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三言两拍』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8)
----  在人间*神女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8&rootid=7424&id=7424)


--  作者:轻不狂
--  发布时间:2002-4-2 15:57:14

--  在人间*神女
我是通过在小狼认识丽丽的。

那时候小狼刚从海南回来。他因为在自己的单位混不下去,90年歇了劳保,跟随所谓的“百万大军”一起下了海南。不过以他的能力也就是在酒廊做做“少爷”,和那里来自祖国各地的“小姐”们打的火热,很有点乐不思蜀的意思。后来,改革的力度加大了,我们这里也铺天盖地的开了很多夜总会酒廊什么的。于是小狼的一个老板朋友把他招了回来帮忙,美其名曰“培训指导”。

朋友们都来替小狼接风,这小子才去了南方半年就学会了捏着嗓子说话,意气风发的,很有点“先行者”的味道,好象他不是做少爷,而是做了把老板一样神气。不过很快被我们这帮老朋友损的落花流水了,酒过三巡之后就开始口不择言的胡说起来。

这时候服务员说来了两位小女孩找小狼,还没进屋就听见她们放肆的喊叫。等进来一看所有的男孩子都互相对视一眼,这是俩小姐,她们的穿着在我们这个内陆的小城市一眼就能看出特别来。

那时候我们还都很单纯,第一次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多少有点不自在。小狼得意的介绍说:这就是跟我在海南混的妹妹,我走到哪都跟着。还没等大家说点什么,其中一个穿黑裙子的女孩就大刺刺的撇着嘴说了:快别扯淡了,我们跟着你还不是因为被人家追着砍。别搁这吹了!

大家哄堂大笑,小狼指着那女孩说:我告诉你,我的这些朋友可都是正经人,你别胡说啊。那女孩好象很吃惊的样子:正经人?跟你在一起的还有正经人吗?小狼似乎拿这女孩一点办法也没有,转过来看着我们,你们平常不都吹能喝多少多少吗?这俩妹妹都是“三合一型”的,你们谁来来?那时我们已经喝了不少酒,于是放下矜持,撕杀起来。

这俩女孩子确实不愧是出来混的,火热又泼辣,不怎么费劲就灌到了一大片。我那天也喝了不少,最后只记住那个穿黑衣的女孩叫丽丽!

后来我们就常去小狼朋友的夜总会喝酒唱歌,当然从来没叫过小姐,一是害羞主要还是没钱。丽丽和那个一起的女孩都在这里坐台,我再看到她们时是截然不同的矜持又稳重。我想这可能是推销自己的一种策略吧!

小狼周围总有很多正经或者不正经的女孩子,也喜欢带着出来现眼。那时候我们的兴趣还主要集中在喝酒和侃大山上,有女朋友也不想带出来。偶尔别的女孩在身边时,只好象多了一道菜而已并不是特别在意。

丽丽总喜欢跟着小狼找我们玩,她很喜欢我们在一起的气氛,时间长了大家好象也都习惯圈子里有个这样的女孩,简直快成了公共女友了。

丽丽是北方人,却长的象极了南方女孩。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五官很有味道,假如不穿的那么张扬,她不太象下海的女孩。或许是职业病吧,她看人尤其是看男人总是让人觉得有一种媚态。

我们熟悉之后她说话就不太拿捏了,不时露出家乡口音,嗲声嗲气的很有意思!

其实我们这些半大小伙子只是当丽丽是个“玩意”,可是也不怎么当她另类。有大聚会时也不忘了叫上她。这样的女孩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不会冷场,尤其没有了客人和小姐的那种感觉,在一起就越发的愉快了。好象男人都比较容易接受这样的情况:只要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越随便越好。

渐渐我们都了解了她和她们的生活,为了在当地混的容易,一般“小姐”都会在当地找了一个“男朋友”,当然也是出来混的才好,那样地方上有了什么问题,比如说派出所找麻烦,有人收保护费什么的,就可以帮她们出头了。丽丽后来发现我们都没什么发展前途,终于也找了一个,于是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少多了!

有一阵子没见到丽丽了,听小狼说她换了一家夜总会,好象做的不是很顺心。因为小姐的队伍也是越来越年轻化,丽丽说起来也算“老鸟”了,我想她不会堕落到“纯卖”的地步吧,太可惜了!

那天我出来办事回去,路过一个乱哄哄的自由市场。忽然听到有个女人喊我,找了半天才看到丽丽正站在路边,手里提着个塑料袋。还是那样扎眼放肆的模样。看到我看见她就使劲的大喊起来。我有点尴尬,赶紧走过去说:别喊了,别喊了。丽丽笑着说:哟,怕谁听见啊。我没接这话茬,心不在焉的问:你不是在西边吗?怎么跑这里来了?丽丽一脸的风尘,不过还是那样漂亮,叹了口气:先别扯这个,你吃了饭没有?上我那喝酒去吧?我正琢磨着怎么拒绝呢,她又说:我现在和一个女朋友在这租的房子,很方便。我已经买好东西了,好久不见想和你聊聊。我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就问说:我看你都买了点什么东西?

其实这些小姐自己吃饭的时候很抠门,都节省的不行,她只买了几根黄瓜西红柿,还有我从来不敢吃的炸小鱼,这些卖炸鱼的的人看起来比那鱼还肮脏。于是就说你现在是越混越回去了,怎么就吃这个。丽丽的拿手本事就是发嗲:是啊,俺们穷,谁象你们……。我说拉倒吧,别给我灌药了,谁不知道谁呀。再买点别的,这东西能吃吗。

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丽丽好象见了亲人似的喋喋不休,把这段时间的工作都做了汇报。

原来她找的那个男朋友因为偷汽车被关了,丽丽也差点受了牵连,于是不敢在以前的地方做了,小狼也帮不了她,只好找了现在和她同住的同乡换了家歌厅,好象也不如意。

中间丽丽接了一个电话,我听到她用家乡话和里面说着什么。一会就吵开了,最后丽丽哭起来,一边说:以前你们把我寄的钱都退回来,现在怎么又要了,我不是人啊,过年你们都不让我回去,现在让我回去干什么!

丽丽的同乡在旁边小声的告诉我:丽丽以前刚出来做就往家寄钱,他的父母开始不知道钱怎么来的,后来听说了是做小姐就再也不要了。过年也不让她在家住,现在丽丽的弟弟考上了大学,没有学费,于是就厚起脸回来向丽丽要。

那女孩说他们那一家人也真不是东西,当初不认丽丽是嫌她丢人,现在儿子上了大学又想用她的钱供着,也不知道哪个脸面重要了。

丽丽把电话摔到床上,擦擦眼泪又接着喝,我知道这都是真事,除了*良为娼的之外,小姐有很多是为了生活更好点才出来做的,有下岗的城市女孩,也有很多穷乡僻壤的女孩。本来这社会就是是笑贫不笑娼,难怪禁也禁不住了!

丽丽说自己不打算再干了,年纪也越来越大,竞争也越来越厉害,丽丽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事。兴致勃勃的说早想在这里开一个时装店了。我忽然担心她要向我借钱,这可麻烦的很,正不知道怎么回绝呢,丽丽就说其实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几年挣的钱除了给家里的还够用,地方也找好了。丽丽得意的说:我前一阵子跟个南方的老家伙去了趟南边,看看了衣服,估计正常的话没多久就开业了,正想找你们这帮人聚聚来着,以前吃了你们不少次饭,我做了正行要请请你们。

我放下心,可又觉得有点不是滋味,看着丽丽满脸通红,和同乡兴奋的说那些衣服多漂亮一定很好卖,似乎觉得她已经不是个小姐了。

我走的时候丽丽已经喝多了,我到底也没留自己的电话,心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几年过去了,一天我路过市中心的商业区,注意到一个不大的时装店很热闹,门口站着个女人,一身黑色的旗袍,绾着头发,正冲里面的店员喊着什么,喊完了又回过头对出来的顾客热情的再见,我认出来那就是丽丽。这女人还是那样漂亮,普通的旗袍居然能让她穿出这样性感的效果,看来她真是很适合卖衣服。

我没有打招呼,骑车越走越远。回头看见丽丽抱着胳膊,笑嘻嘻的看着那些挑衣服的客人,黑色的衣服勾勒出她的身影在肮脏飞扬的尘土里还是格外眨扎眼。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上官云珠演的那部黑白电影《神女》,而我眼前这个同样出落青楼的女人却应该是另外一种生活了吧!





--  作者:恒一刀
--  发布时间:2002-4-2 19:59:54

--  
呵呵,轻轻老写自己熟悉的故事啊?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40.62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