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三言两拍』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8)
----  怀旧之一:信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8&rootid=55670&id=55670)


--  作者:远山
--  发布时间:2002-11-1 15:39:29

--  怀旧之一:信
有一些物事从我们身边消失了,没有一种惊心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譬如传统的信件,不知道后来的人们如何来解释鸿雁传书这样的字眼。

很是怀念过去那种淡纸飘墨香的年代。捧着亲人或者好友的信,那种喜悦与温馨已经远远超出信本身的内容了。无论是读信或者回信,都是念念几篇,才塞在枕头下安然入梦。

时光流转也就几年,一些物事就从我们生活的边上消失了。而大多的信件,也就成了公式化与程序化,伴随着众多的垃圾文件拥塞而来。而一些友情与温暖,就会随着轻轻的一点,到了垃圾箱里。

生活教会了我们可以有很多藉口,理所当然地接受我们的生活象航程安排里的一日游那样匆匆而过。我们会及时处理一些公文,象处理我们的生活一样,而很多信件,排在垃圾堆后面,抵不过速食时代的消化品。

有一个问题没有想过,物质的丰盈,到底使我们更为富有,抑或更为贫穷?

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怀旧。而怀旧也只局限于那种蓝调的酒巴里,淡淡哀伤的音乐飘来荡去,寻不回落地的余音。

前些日子在整理旧书籍时,突然发现以前的信扎再也找不到了。那些透着湿霉味的纸,曾温暖了一时的岁月,却被当成了垃圾扫地而去。懊悔中,有一种岁月被抽空了的感觉。

生活中有些东西就这么消失了。
朋友说,一定有人贴足了邮票,去了最远的地方。
还会有人读吗?一字一字的。





[此贴子已经被布衣于2002-11-1 15:39:29编辑过]

--  作者:我为何来
--  发布时间:2002-10-28 21:39:17

--  
消失的事物,有些可以拾回,而有些不行。
信,可以。
多用笔,少用键盘。呵,键盘的功能多着呢~~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0-29 7:04:49

--  
呵,拾不回的是那种心境

--  作者:雨夜昙花
--  发布时间:2002-10-29 7:37:43

--  
呵呵,是人懒了吧,不愿写信,如我。
不过我还是喜欢收信的,现在还有人愿意那样写信给我,呵呵,如女巫如游侠和练冰……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0-29 7:44:11

--  
呵,昙花,你幸福
--  作者:白勺
--  发布时间:2002-10-29 7:57:34

--  
我想起布衣常说的“人言为信”了。
--  作者:雨夜昙花
--  发布时间:2002-10-29 7:58:11

--  
嘿嘿
幸福不是常挂在口上就幸福了的。
越把幸福说得多的人越是渴望幸福,证明:呵呵。
--  作者:翠羽黄衫
--  发布时间:2002-10-29 8:40:33

--  
冰冰:
嘻嘻。人一说话就是信了。
嘻嘻。。。冰冰,你说偶今次是不是又当谭嗣同了哇。呵呵。想笑。呵呵。

--  作者:雾夜清
--  发布时间:2002-11-1 11:36:07

--  
远山,好久未见:)
信笺,是记忆的忠实随从,也是回忆的点滴证人。
可以记录生活记录爱,可以制造误解制造恨。
可以随喜可以同悲。只是无论怎样,都需要郑重的心情。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心情去提笔写下那些真挚的话语。流年岁月,指间匆匆漏过,没有挽留的余地。
过去的那些人、事,和旧信笺、黄照片融在了一起……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1-1 12:02:28

--  
雾夜清:好久不见
你认识远山?
晕倒

--  作者:涛声依旧
--  发布时间:2002-11-1 12:13:09

--  RE:信
很想给你写封信,
对不起,只是想想而已.
这个回贴你就当作信吧.
--  作者:雾里藏身的菊
--  发布时间:2002-11-1 13:48:16

--  
Faint~:),你别装了,QQ上叫远山的,还故做神秘,我说怎么没见过这名字呢!要不是网友撰文揭穿,呵呵哼哼~~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1-1 14:19:59

--  
阿涛:写啊写啊
雾里的菊:你QQ上叫什么呀,我再faint,,,,,,,,,,,,难怪,难怪,你藏在雾里

--  作者:璇
--  发布时间:2002-11-1 15:56:37

--  
手迹也许比标准的宋体字看着温暖些??

感情好像总要寄托在某件具体有形的事物上,想起来了翻出来来怀念怀念??

与其想念信件,不如一周打个电话问候问候,既然真情可以用文字表达,语言就不能?

也许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所在。

向往鸿雁传书的年代,必然是向往那种相距遥遥而心念念的状态,同时生活缓慢的流动。这是前工业文明时期的事情了。欧洲在两百年前结束了这一时期,中国在20年前结束了这一时期(在城市里)。

然后一切都在加速。物质在迅速的膨胀,不仅仅是量上的。可是精神上可以诉求的事物却没有跟上,而原来的却消解掉了。那是找不回来的了。充其量只能做为后现代生活的一种消遣。而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的现代,又何来后现代?

物质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即使在物质已经极大丰富的社会,这仍然是主流。

与主流和解,可以是快乐的,但可能是不幸福的;

与主流保持距离,可能会找到幸福,但思考是痛苦的。

要自由还是被异化?这是个问题。
--  作者:一蓑烟雨
--  发布时间:2002-11-2 14:43:09

--  
“物质的丰盈,到底使我们更为富有,抑或更为贫穷? ”呵呵;挂一丝无奈的浅笑。我们的父辈没有那么多的余暇去念旧,也没有我们这样因生活的不断的巨变而感到失落。看那疏疏的村落,小小的溪流,淡淡的远山,皎皎的江月,一切曾是那样永远、那样永恒,然而,就是在那些似乎不需忆旧的岁月里,也留下了“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的诗句。何况是我们呢?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207.03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