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三言两拍』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8)
----  我们去嫖妓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8&rootid=48963&id=48963)


--  作者:黄非红
--  发布时间:2002-10-3 14:19:49

--  我们去嫖妓
我想我是个很笨的人,所以当舍友杰开玩笑似的叫我去嫖妓的时候,我张大了嘴愣了好半天。在我心中,嫖妓是那些腰缠万贯的经理老板或者是电视中那些戴金项链有手下几百人的黑社会老大才会做的事情。无论如何,嫖妓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至于杰,我想他应该是嫖过了,否则他不会说的那么若无其事,且又信誓旦旦的表明他一个星期可以玩七个女人。
杰或许天生就是那种调儿郎当的男人。他爸爸是监狱长,妈妈是公司老板,也许是继承了他爸爸和坏人打交道的遗传因子,杰说他从小就爱惹事生非,聚众打群架。长大后又喜欢在夜总汇等娱乐场所奔D、泡MM。杰说他已经记不得玩过多少女人,总之在初中、高中,他就是那种很成熟又带点邪气的帅男孩。我们宿舍其他人听了杰的说话,常会在那里不停的傻笑,和杰相比,我们就是那些从弱智院里逃出来的儿童。
我呢?天生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诗人。有时候,我也想,或许我的血液中有陶渊明的成分,所以我理想的生活就是归根山野、与飞鸟共居。相比杰那种放荡不羁的时候,有时候虽然也会自惭行秽,旦也知道自己天资不够、先天条件也不足,所以只能做一个整天提笔写诗看书的书生。不明白的是,我这样性格腼腆温和的人也常会招来几个女生的青睐,不过他们要么就是超级的大恐龙,要么就是傻乎乎的笨女生。而杰的身旁,却总会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与他相称。
大学的生活远不象社会流传的那么美好纯真,大学生也远不是“天之骄子”而且以我的观点他们应该是“魔之骄子”,也许我的看法过于偏激,旦命运多舛的我自从来到XX市这所大专后,以前一切美好的幻想随之烟消云散。在这方面,杰是远胜于宿舍里任何一个人的。而且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某些观点是很现实的,他说大学里也有卖淫,他就上过;他说大学里考试可以用钱买的,他就每次考试都是及格的;他说大学里可以玩女人,旦不可以把肚子搞大;他说在社会上人善是要被人欺的,所以他常叫嚣着叫混混趴在地上唱国歌......哦,天哪!我常在心中这么的叫。可是我就是我,天性不是容易改变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处男,从没有考试作弊过,也没有打架过。杰有时候调侃的对我说:以你的天资,可以成为名人的。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是在梦中。我天生就是个默默无闻的人,虽然和我相处过的大部分人都会对我说:你是个很另类的人。另类?我不觉得,或许我天真,我笨,不会玩女人。旦我活得心安理得,也不妄求身边会依偎着什么漂亮女孩。
杰有时候也对我说,他觉得很累,也想过平静得生活。旦是他只是这么说着,平时却还不忘把某某帅哥身边的女人抢了过来,又用啤酒瓶砸了大二“扛霸子”的头。睡觉前杰总会在宿舍里大声喧哗,这总会让我们觉得很亢奋,我们就像在听某个黑社会老大讲述他生前的叱诧风云的往事。有时候我的心里也会有短暂的冲动,也崇拜杰这个长胸毛的男人。可是,我永远无法融入杰那样的世界。或许,人与人的隔膜就是性格产生的。
我认为诗人的爱情总是会像徐志摹和陆小曼那般的深厚绵长,像孟姜女夫妻那样的惊天地泣鬼神,可是我的爱情就不是那样的完美与纯真。婷是我在大雪里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喜欢的。那时候,我头上常会被套上“追MM”得光环,有点不太适应又有点自豪。杰总是教我如何追女孩子,要有耐心,要舍得花钱,要会说话。可相反,我却是一个很木枘的人,诗人的品质让我相信随缘、破执,口袋里摸不出多少人民币,碰到婷的时候我的嘴唇会颤抖的厉害。我一直以为,任何感情都可以用真心换回,可最后我拣来得仍就是单身。杰常对我说,你是个没有耐心的人。我不但没有耐心,最后连信心也失去了。婷最后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投进了一个早已经有女朋友的人。而我,依然会在闲暇时写写诗,弹弹吉他,咏唱属于自己的苍白青春。
那是个很窘迫的时光,但杰从来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说,世界上真正的爱情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滥交。我拼命得点头,其实是安慰自己的懦弱而已。杰还对我说了很多很多,包括他的初恋。他说他对那个女人感情很好,不过那个女人最后找借口甩了他。他说那次初恋除了让他知道女人是用来玩的外,还让他知道做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杰的说话一向是这样直白粗鲁的,而我也在那时候深信纯真的爱情只存在于童话,世界上的人种不过是帅哥加美女的种子而已。
和杰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学会了抽烟。吸烟是一种很伟大的行为,杰常这么说。以后,我也经常会对宿舍其他成员宣传。我学会了吐烟圈、吞烟头、用鼻子吸嘴里吐出的烟。我也发现我开始堕落了,但也发现其他人对这却不以为然,而且好象是天经第义似的。于是,我继续抽着我的烟,有时杰也对我说:你可以成为我的衣钵传人了。我只时一笑,把烟头往窗外扔去。
校园的生活,让我想的做多的还是理想。踯躅于这世界,从来就没有认真的想过理想,或许,我根本就没有理想。有时候发现自己能出人头第的事情总是有千般的阻挠。这阻挠有有形的也有无形的。我本是诗人,对缘分两个字再清楚不过了。不过还是杰说的最好,理想,是过一天算一天才能到达的。我开始怀疑杰到底是个智者还时个魔鬼,我只觉得,书本上的吹嘘和空穴来风都只时表面和肤浅的,而杰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却适应了这个时代现实的存在于扭曲。我很累,我生活在现实和理想的边缘而又摸不着边,而杰自始自终都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他比我有幸的多。而我,充其量不过是个像海子那样无病呻吟的人。

杰最后也出人意料地被人甩了。杰回到宿舍的时候,神情很憔悴。他打开了两瓶啤酒,一瓶给了我。我苦笑着把酒伸向嘴边,准备杰歇斯底里的喊叫。以前他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总会用拳头砸宿舍门,可那次他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对我说,爱情本就是用来玩的,男人可以玩女人,女人也可以玩男人,爱情只是一种游戏,游戏总归会有输赢的。我在赞成的同时,也添油加醋的说,爱情是现实的牺牲品,爱情是自私的男女寻找性欲的载体,爱情是肉体的交易,爱情是钞票上面的精液,爱情是燃烧欲望的火焰......到最后,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像那只吃不到葡萄又说葡萄酸的狐狸,但我胸中的冲动却随着杰的一句话儿停止:“我们去嫖妓。”
......
在那一夜,我终于买到了渴望已久的爱情,也许有人会用对待令人深恶痛觉的罪犯的口吻对我说,那不是爱情,但现实中确实是有这样的爱情存在。而关于理想,我也不想想太多,正如杰所说的,理想是要过一天算一天才能实现的。


后记:这虽然是一篇小说,但绝大部分是我身处的环境中所散发出来的现实气息。我的文笔一向不好,尽管这样,我仍要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和对社会现实的怀疑。在这个近乎令人堕落的社会,大多数人自顾不暇而又安于天命,理想与爱情的追求,往往一碰到现实就土崩瓦解。选择这样偏激的方式来写文章,就算是表达一种私见,又或许是“呐喊”罢了。




--  作者:堕落英雄
--  发布时间:2002-10-3 23:22:22

--  
爱情就是生殖器冲动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0-4 22:01:27

--  
呵呵

--  作者:轻不狂
--  发布时间:2002-10-6 0:31:19

--  
那个杰似乎也不是业内人士,“咱们出去嫖妓吧”不象,他们不那么说。
--  作者:欢乐书生
--  发布时间:2002-10-6 9:35:41

--  
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魔之骄子”,从结果来看是魔已胜天

俺觉得叫“呐喊”似乎无理,因为通篇并没有呐喊的正义之声,建议叫“发泄”更为贴切,同样是表达不满,前者是大声疾呼,后者是埋头苦干

玩笑话,别在意。另类文章还是喜欢看的


[此贴子已经被欢乐书生于2002-10-6 9:35:41编辑过]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10-6 13:52:11

--  
书生:有输赢么?没事找点乐吧,人呢。
轻不狂:为你的看法拍掌。呵呵,《下水道》岂是胡思乱想能生产下来的?
布衣:你笑什么?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10-6 13:54:01

--  
英雄:有一种快乐叫堕落。偶尔堕落一回,不失为英雄本色啊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10-6 14:00:33

--  
嫖妓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比一夜情更高尚一些。
--  作者:茹毛饮血鬼独夫
--  发布时间:2002-10-6 14:51:44

--  
楼上的恐怕在胡说吧?
都是打炮,凭什么有什么高尚不高尚的区别?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10-6 16:14:44

--  
你可真够厉害的。。。

我是不是胡说,也许不是你说了算的。
--  作者:灰姑娘
--  发布时间:2002-10-6 17:48:36

--  
爱情嘛,是不经意间的一种感觉吧
--  作者:临风公子
--  发布时间:2002-10-7 14:22:40

--  RE:
以下是引用相忘于江湖在2002-10-6 13:52:11的发言:
书生:有输赢么?没事找点乐吧,人呢。
轻不狂:为你的看法拍掌。呵呵,《下水道》岂是胡思乱想能生产下来的?
布衣:你笑什么?

哈哈--- 问题可以回避吗?

--  作者:红尘摆渡人
--  发布时间:2002-10-13 16:41:10

--  
看到诗人的字眼突然想到上写作课留的第一篇作业,老师说体裁不限,除了诗歌,理由是--我们不培养那种太有个性的人.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99.21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