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三言两拍』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8)
----  下水道〈二十一〉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8&rootid=3370&id=3370)


--  作者:九拍
--  发布时间:2002-3-20 21:34:07

--  下水道〈二十一〉
〈二十一〉
 
 梆子被宋丽捅醒了,他茫然的睁开眼看了看四周,才想起是在火车上,急忙看了看怀里的箱子,还完好的抱在那里,于是松了口气。看看表已经中午了,他的肚子准时的咕噜叫起来,看看宋丽正无精打采的看着窗户外面,听见他肚子的叫声摇摇头也没看他。梆子楞了会只好问她:“吃饭吗?”
 宋丽没吭声坐起来,哎哟了一下,她的腿麻了。梆子也站起来,扶了她一把。宋丽伸头看了看车厢里面,已经有人下车空出了位子,宋丽示意梆子进去占个座,自己看了看前后的情况,对正要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的梆子说:“给我点钱,我去餐车买点饭,你在这看着东西。”说完把自己的包也扔到行李架上,伸出手去。
  梆子犹豫了一下,想起兜里的钱都给了出租车司机,只好吃力的把手伸进箱子里摸索着,那个信封还稳稳的压在衣服下面,他没敢全掏出来,捏出一张钞票先看了看没多拿,才不放心的递了过去。
 宋丽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钱一把抓到手里,那可是张崭新的百元大票,梆子本能的够了一下想想也没用,只好回到座位上坐下,看着宋丽向餐车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心思搭理对面那个女人的注视。她正上下打量着这个从箱子里拿钱的年轻男人,又看看箱子,好象那里面全是钱一样。这让梆子有点不放心,但是这个女人穿的很干净,和这车厢很不搭配,不象坏人,而且只是一个人。梆子懒得想那么多,继续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越来越密的树林。远处光秃秃的野地不时有几只灰喜鹊飞起落下,梆子被这样的情景触动了,鼻子发酸,想起自己好象做梦一样丢了所有的一切,眼圈都红了,对面的女人好奇的看着他,梆子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掩饰着身了个懒腰。
 正当梆子饿的没有了信心的时候宋丽才回来,她托着两个饭盒,放到梆子面前的小桌子上说:“吃吧,一盒米饭,一盒炒菜。”
 梆子没多说话,打开饭盒吃了起来,米饭和炒菜都不怎么样,好在还算热乎,梆子知道现在不同以前了,只是有点难受,没敢抬头,飞快的扒拉着饭。快吃完了才想起宋丽问了一句:“哎,你没吃?”
 宋丽撇了撇嘴说:“快吃吧,等你想起来我早饿死了,我在餐车吃的。”
 梆子恩了一声继续吃着,想了想应该还能剩多少钱,可看这样子宋丽没打算把余下的钱还给他,梆子总觉得不是滋味,凭什么一起出了事都是自己出钱啊。他偷偷的看了宋丽一眼,她正掏出一个镜子摘自己的眉毛,对面那个女人不屑的哼了一声,宋丽听见了却没反应,在镜子背后皱了皱眉头。她的外表确实还不能和这个女人相比,那身超市发的廉价牛仔服已经不算干净了,虽然宋丽把能留下痕迹的东西都摘了下去,可谁看都知道这是工作服。难怪宋丽没有脾气,只是把硕大的胸脯挺了又挺。
 终于快到站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梆子算了算坐了将近10个小时的火车,他只知道是车往南边的方向开的,以他的地理知识,实在断不出这是那里。以前也从没听说过这个地名,觉得比老家暖和许多,羊毛衬衣快穿不住了。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离家已经很远了,虽然那里没有了爸爸,可从小没出过门的梆子还是想起了那个酒鬼。假如他在的话就是挨顿皮带也比这样孤零零的好。梆子根本没把宋丽当成什么。谁都知道,她在超市就是有了名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主,虽然对梆子无所谓,可现在看起来,梆子不得不依靠她了。习惯了女人照顾的梆子,象个受气的孩子一样提着箱子跟在宋丽的后面出了站,迎面而来的是一阵火车站特有的搔臭味,顶的梆子差点把盒饭吐了出来。
 宋丽在前面不声不响的走着,梆子也没心思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在肮脏的地面上一步步木然的迈着,周围骑三轮车的人不时问宋丽要不要车,宋丽回答的麻烦了就指指身后。那些肮脏的车夫满怀希望的骑过去,看见梆子直楞楞的表情便马上没了兴趣,问都不愿意问了。
 梆子本来就很黑,一天的旅途让他很烦乱,他的身高在这里真算得上鹤立鸡群了,那些长的矮小黎黑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到梆子下巴的。
 宋丽终于摸清了方向,拦住一辆三轮车坐了上去,梆子憋气似的也不说话,一屁股坐在旁边,车夫吓了一跳,看看他象半截铁塔似的,真有心不拉这活。宋丽踢了踢车厢板:“快走,去九天夜总会。”
 车夫听见这名字没再多说什么,低头欠骑身吃力的蹬着车子。梆子发现没走多久两边就没了车站的繁华。这是个非常小的城市,一条马路还算平坦却是这里唯一的公路,豪华轿车却不少,梆子看着车夫熟练的穿插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上,一边骂着那些大大小小外地牌照的汽车。
 梆子很奇怪这地方看起来这样小,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饭店和汽车,而且大多人都比比自己穿戴要要好的多,这让梆子兴奋了一点,人越多越越杂的地方,就容易混饭吃,这是他在超市学到的。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13.28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