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三言两拍』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8)
----  感受死亡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8&rootid=1623&id=1623)


--  作者:VivienL
--  发布时间:2002-3-20 21:34:07

--  感受死亡
<img src="images/emot/em18.gif" border=0>

感受死亡 vivienbl投稿在随笔小札 <一>

漫天飞散的白色纸钱像悲伤的人的眼泪,以为没有停止的时候,受到重搓的心在瞬间变得麻木……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有残留在外祖母刚合上的眼角旁未干的眼泪以及一片让人目眩的弥漫着神秘气息的白色……我像发了疯似的哭叫着,甚至于惊动了整个楼道里的病人,可我自己却听不见自己喊了些什么,就像外祖母再也听不见孙女儿甜蜜的称呼一样……
我的头脑在那一刹那忽然不能思考,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为安详睡去的外祖母蒙上白色的布,更不明白那仪器上停止起伏的线代表着什么。耳旁隐约有些沸腾的人声在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一个中年妇女来揭开蒙在外祖母头上的白布,同时为外祖母换上了一身青衣青裤;母亲和阿姨双双跪在外祖母的病床前,多年不见的泪如今像流水般不停的滑落。我为什么间什么也看不见,那淌进嘴里涩涩的水滴又是什么?
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像惊慌的小鹿,忙着散去,向他们的父母寻找着安慰。而我,很直觉地走上前去,跪在外祖母的床前,握起老人家依然温暖如故的手,轻轻的在脸庞边摩挲,也慢慢地诉说起儿时嬉笑的往事……


 <二>

我知道我见不到一生中最疼爱我的外祖母了,就如同知道,我的后代总有一天也会永远见不到我那样,而,生命在此时显得如此的脆弱.我有时真痛恨文人墨客们故做含蓄的咏叹,那惺惺作态的陈词滥调真让我觉得作呕.没亲历死亡就不知道生命的短暂与美好,小儿女们摆不出世面的情与爱在死亡的巨大阴影前也会逊色和无味.而我情愿将我年轻的生命削减1/3,来挽回我亲人和煦的生气的微笑!
在熙来攘往的前来悼念的人群中,我找不到我想要的慰藉,而我天生不懂应酬,于是只能拣一个离外祖母安静睡去的位置最近的地方坐下,继续在含泪的记忆中找寻往日一起生活的痕迹……
在死亡的气息如此*近的时候,我却不想去理会它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那肆无忌惮的嘲笑。当我从叔父的手中接过那张有千斤沉重的死亡证明时,我竟在洒泪的同时学会了微笑,为外祖母无可奈何的解脱感到释然。也许每个人在年老时,与疾病相抗挣的结果就是这样,哪怕再顽强,终有疲惫的一天,于是便抛下至亲至爱的家人,也不去理睬他们可怜的眼泪,纵身为三尺黄土所掩埋,而今生的情缘便就此了断。


 <三>

有时真的感到只身为人的无力,就当你伸手牢牢握住亲人的双手的同时,以为就此可以将之拉出死亡的黑暗,可谁曾想到,那只看不见其形的暗箭早已将亲人的灵魂刺穿!
我真痛恨死亡,并不是因为我惧怕它黑暗的力量,而是厌恶它将人性之中最脆弱的地方展示给万物观看.在时间的推移中,它终将带走我身边每一位亲人,用利刃活生生地斩断今世注定的血脉相连,最终也一并将我带走!当死亡的身影在我身边游走时,我知道,每过一分钟,它都在庆幸我的生命之花更接近于凋零,而千古以来,无人能战胜它,也几成为生命繁衍的定律.
在我慈爱的外祖母离开我的瞬间,我并没有感到天昏地暗,而是为人子女难以抑制的过度的悲哀.犹记得老人家弥留之际一张一翕的唇畔还残留着的微弱的气息,而那气息之中隐藏的便是永无人知晓的答案——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外祖母当时想说什么——她将只有她才懂的心事永远地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而几十年以后,我们会在那里重新相见,然后再次轮回,续未了的祖孙缘!

 <四>

兄长么从千里之外赶回来了,在见到他们的时候,我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梗住了,讲不出一句话来,只能任泪水不停地流,似乎除了落泪,再难找到什么更适合于感情宣泄的方式.
从来都很少相聚的兄弟姐妹竟在这样的情况下聚首,也不知道过了今朝,明天又会各自奔向何方,也许像这样的相聚,一生之中也不会再有,想到这里,心里真是有说不出口的难受,毕竟是一脉相承的骨肉啊.
前来做法事的道长搞出了许多名堂,大都也就是超度亡魂的事宜.尽管是新社会里培养出的无神论者,在此种时刻也顾不了那许多,只盼亲人的灵魂能在众后生晚辈悲戚的祝福声中,早升极乐!
我竟不知一个人的眼泪可以有如此多的,几天下来竟要将我一生的泪统统流干似的.母亲失去了她的母亲,因而撕心裂肺地怒吼;想到天人永隔的鸿沟,就如万箭齐发时射中心房般的疼痛难受.我的亲人在我触碰不到的地方向我招手,告诉我一个天人共晓的秘密——那就是死亡,我纵身挡在它的面前,阻止它将我的亲人带走,它却蛮不在乎地耻笑我的狂妄,并轻而易举地把我的亲人拉到了我再也见不到的远方!
我的呼吸忽然不能通畅,沉重的现实*得我将自己蜷缩进伪装的躯壳,以为这样疼痛便会减半……其实世人皆知,那是死亡之神奏起的自以为美妙的乐章!
我痛恨死亡!我诅咒死亡!我厌恶它如魑魅般黑暗的身影,而我纵有万般能耐,也难以将它阻挡!

<五>

在外祖母的灵柩前守了一夜的亲人尽现出了苍老的疲态,在烈日悬空的平地上竟难流出一滴汗珠来.
母亲煞红的双眼和爬上双鬓的华发让我感到为人子女的内疚.我只顾着自己去舔噬重创的伤口,却完全忘记了母亲不仅是一个痛失了她的母亲的女儿,也是一位年愈半百的老人,也需要亲人的体贴与慰藉.我那平日里意气风发的母亲,我那年愈半百却衣着时髦,高贵幽雅的母亲在此时已俨然一无所有.
我忽然想起了一首古老的旋律:“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孩子像块宝……”当我还是母亲万般呵护的宝贝时,她自己却尽失了母爱。断了一生相濡以沫的依靠。我的心都碎了,在顷刻间化做片片飞花消散在风中!
当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开往火葬场时,之于我来说与亲身同赴死亡没什么两样。总之,每个人都有两腿一伸,到那里领取自己死亡牌照的一天。我想外祖母必定也不曾想到她的身后事会被倔强而孝顺的母亲张罗地如此声势浩大,认识的,不认识的后生晚辈,街坊邻居统统在此为老人家送行。尽管又是洒泪又是跪拜的业余孝子表演得有些做作,然而我却分明从那些与外祖母年纪相仿的老人眼中看到了艳羡的光芒。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能为外祖母做到的吧!
弥漫在空气中,难以抹去的死亡的味道始终在身边缠绕。尽管艳阳高照,我还是打了一个寒颤。
当外祖母的遗体出现在眼前时,我直觉追了上去,只因知道这一别就果真是永远。有什么力量拉扯着我的身体?有哪一双手挡在我的面前?我看不见外祖母渐已消逝的脸,母亲和阿姨们从未出现过的哀叫出现在我耳边,我用尽全力地叫喊,让我再看我的外祖母一眼,可我,却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徒留下眩晕与黑暗……
汗湿的长发弥漫在肩上,脸上,我像傻子一般呆坐着等待巨大的忧伤再次将我掩埋……
父亲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人生而注定的命运便是这般。明知父亲的话正确,可我却愤然打断,因为我受不了命运的残忍。一个人关在如今已空无一人的外祖母的小房间,老人家音容尚在徒留一片慈爱荫及每一个子孙后代。我只知道这巨大的悲哀总会随时间的推移被思念所取代。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当我的孩子又有了他(她)的孩子,当我的孙辈们也有了他们的后代,如此生命的延续,终有一天,时间也会把连同我在内的一切事物抹得无影无踪,到那时,所有关于往事的记忆也将烟消云散。
生命原本是这般!
死亡也就是这般!
上帝眨着双眼,神秘地说:“其实没有死亡,因为……”
我不想知道因为什么,生与死只在瞬间,过多的修饰会淡化它遗留在心中的震撼!
我知道死亡,我也了解死亡,但我不怕死亡,因为经历过的人不会去在乎它笼罩在人心间挥之不去的黑暗!

<全文完>


Vivien L 于二00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28.90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