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乡村的荷塘』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5)
----  悲凉花城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5&rootid=25558&id=25558)


--  作者:楼兰
--  发布时间:2002-5-22 16:43:30

--  悲凉花城

  我至今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和距离,用心灵的目光和客观的标尺去凝视和丈量可儿,抑或找一段准确的文字,说清楚我和可儿的故事。我曾经整整齐齐打印她给我的不多的E-mail仍旧放在我蓝色的夹子里,她们象是风干的树叶,飘满了我挥之不去的记忆中。我知道现在的自己仍然不知所措,就象面对突然碎裂的价值连城的千年宝瓶,木然的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残片,手被划伤了流出鲜血而茫然不知,我平生第一次感到失神而无助。在梦里,我总见到可儿驾着鲜红的敞蓬宝马向我疾驶,耳畔仿佛又听见可儿灿烂而天真的笑声。我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应该是可儿用去天堂的情节考验我是否爱她的诡异的骗局……
  但是这一切都是真的,真实得让我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我自己。
  上周末,可儿的好友阿仪说一直在找我,她想告诉我可儿去天堂之前发生的一切。我想大概有可儿想告诉我的话语吧。可我残酷地拒绝了,听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两周前的今天,可儿从上海打来电话,强装坚定的声音里我却听出了脆弱生命的颤抖却如海浪一样的澎湃,她说现在才发现健康是幸福的,她说她只是想听听我的声音,即使我妻子接电话她也坚决想听,后来可儿呜咽地说自己拿不住电话了……这是花城里一个24岁的有着花样年华的天使般美丽的女孩,这是一个应该有她自己的爱和被别人爱的铿锵玫瑰!但是残酷的上帝却要把她提前带进天堂……
  灿烂的日子里可儿说过,有一天她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至今后悔的是,当初我为什么那样所谓理智地阻止她飞到长春,而没有用我所在的城市延长她短暂的春天?我为什么没有让她张开翅膀开心地飞到北国有雪的春天里,让雪融化她即将被吞噬的厄运?哪怕让她见到我后失望地骂我一句庸俗且冷笑一声立即返回花城也好。我为什么两月前我们在电话中交谈的间隙,她说自己头疼而我却没有让她去医院检查?去及时治疗……素来被大家所说的敏感且聪颖的我怎么就糊涂且愚蠢到那种地步?
  春节,也就是我们分手的前夕,可儿从福建打来电话给我拜年,我怕可儿陷得越来越深,总想找一时机心平气和地和她说再见,甚至我认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恋爱过。这是春节,是大家都不自觉地用所谓的祥和和欢乐维持幸福的日子,我无法在此刻让可儿伤感。于是正月初八我过完生日的那天,我郑重地告诉可儿去寻找自己现实中真正的爱情,而有家且有女儿格格的我根本不配可儿。她伤感地哭了,在我模糊的印象中是可儿第五次因为我而哭,而每次恰恰都是因为我说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或者是类似的话。然而可儿是真实的也是坚强的,在可儿光彩照人的巨大人性魅力面前,我显得卑微和渺小。其实我最喜欢可儿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非借助多金的父亲造就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且在全国有多家分公司。她所经历的创业经历和痛苦,和短暂而充满质感的人生是我所难以体会和感悟到的,尽管我比可儿大整整10岁。可儿又是实实在在的对生活充满爱心的可人的女孩,她是我异性朋友中最独特也是最超群的一个人。在我们每次交谈的时候可儿从来都是避讳谈$,我问可儿为什么,她说会有损我们之间的感情。可儿曾经开玩笑地说将来让我养她,甚至天真地说让我来下厨房,因为我曾经告诉可儿我会做鱼等许多菜肴,而可儿却只会吃即食面。可我配吗?我值得可儿为我流泪吗?我算什么?我到底给了可儿什么?无非是伤痛的记忆和漫无边际的片言之语,而可儿却真实地爱过我。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生命的渺小和人性的悲哀。
  就在可儿当晚要回美国的那个白天,我们进行了最后的长谈。可儿说自己终于搞清楚了两件事情。她求我忘掉她,但又犹豫地说如果……。我告诉可儿我正在筹备自己去广州进行第二次创业的事情。其实我真的打算且也有一定条件去广州办一份我热爱的文学杂志,我妻子的姑父原是广东省一位影响非常大的政府官员,并且其现在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和便利。可儿问我来广州是否因为她在,我理智地说“不”。尔后我觉得不该让可儿太失望,就又说“顺便”。可儿告诉我已经把大部分资金投向医疗项目,又问我办杂志是否需要资金,我说不。可儿建议我去上海发展,说上海已经成为亚洲金融和经济发展的中心。她说广州已经没有什么拼头了,况且她全家已经移民澳大利亚,然后她又说了如果……
  让我终生难忘的是,可儿说她平生第一次的爱却因为楼兰被拒绝,在两月前失去了古老的已经成为往事的楼兰,心情失落的时候又遇见了网络中新的“楼兰”,因为后者有和我一样甚至在她看来比我更加优秀的缺点。但可儿又说分手以后始终挂念着我,无论她身在国外还是国内。她起初以为自己在国外忙一阵子便会将我望得一干二净,但是……我记起可儿去法国前在机场给我打电话的情形,当时我正在云山雾罩地与我大学时的辅导员,也就是现在的全结构创意公司的老板喝酒。酒店里手机信号差的一塌糊涂,可儿一连打了4遍电话我却始终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说真的,直到最后长谈的那天我才知道自己在很深的心底里爱着可儿,不然当我听到她说另外一个“楼兰”的种种优秀时,就我不至于那样失落和心酸。记得我们两月前分手的时候可儿伤感地告诉我,她将来有孩子一定叫“念海”因为我的名字里有海,最后的长谈那天可儿又再一次缓缓地说了这件事情。
  我避免与可儿谈病情,为了让可儿开心,我告诉可儿我在硕士班里的论文取得第一名93分,可儿开心地笑了,她说我的楼兰当然是最棒的。我又告诉可儿春节过后我回到大学上硕士课,当时可儿应该在美国做第二次手术,课上讲述中国当代文学的老师正在侃侃而谈,香港《大公报》的女记者打我的手机,看到上面0755的深圳区号,匆忙当中我以为是可儿在家里给我打的电话,便全然不顾其他甚至没有与老师打招呼就跑到走廊接电话的尴尬,可儿听到这里又开心地笑了,她问我你失态了吗?我说是的。笑过之后,可儿说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当时我的心里是悲凉的,我感觉自己的语言的晦涩、苍白和无力。如同给浑身冰冷的可儿讲述一个我从来都没经历过的一个赤道国家关于热的故事。最后可儿说两月前我们在一起那些时候是她一生中最灿烂的日子,她真诚地谢谢我给了她那段愉快的日子。
  我无言。
  后来我被同情可儿且愤怒于我的几位朋友骂得非常惨,记得当时我也被激怒了,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竟然骂起人来。我无意去为自己解释什么对还是不对,在理还是不在理,象男人还是不象男人等等,一切都与事无补,什么都换不回来可儿灿烂而宝贵的生命,什么都不能……可儿在弥留之际心中所念和所想据她自己所讲应该是另外一个“楼兰”,而我已成城南旧事。我只有依照可儿所说的话去做她所希望的事情:她喜欢我的开心、机智、无赖和洞察她所想的一切等等,并嘱咐我永远健康地骄傲地乐观和向上。其实我还是比较早地知道了可儿患了不治之症的消息,是我们分手的一月后广州的一位好心的聊友告诉我的,记得当时我们惋惜良久,可儿据说在美国治疗,我无法为可儿做任何事情,也不该给可儿添乱,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可儿早日病愈,但还是隐隐预感悲痛的即将来临,心情始终在矛盾中挣扎、期待和失落。
  我整理邮件,也整理最初那些残破的但却清晰可辨的记忆。可儿说自己开车总溜号,风驰电掣中总设想楼兰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她说如果哪天开车出事了,全是你楼兰害的。可儿说走在大街上也在瞎想那个人若是楼兰该多好。尔后又矛盾得很,经常在电话中说自己傻得没了言辞。在另一封邮件的结尾处可儿说本来应该跟我的爱告别的,但是她又说自己完了。她又说打电话经常找不到我,我的手机经常关机,而我家里电话又不方便打,她还说喜欢听我阳刚之气十足的北方亮音……。
  我又记起阿仪给我的邮件内容,其实好心的阿仪不忍心看可儿发生和她自己所经历的相同的悲剧故事,阿仪告诉我她爱上了一个有家的男人,那人一支脚蹋两支船,后来两支船一撤,那人就“咕咚”一声掉到河里去了。阿仪让我放了可儿,我回邮件说一定按她的意思放了可儿,并且之后也这样去做了。有天周末我与阿仪谈可儿,当时可儿其实正在深圳回广州的路上。而阿仪谎称可儿驾车过快,终于撞上安全岛,现在正在医院里。我慌忙问人怎么样,她说没事,只是车子损坏了一点点。她说可儿在医院里怕我着急,又不能来,失神的大眼睛非常想知道我在干什么?阿仪终于被我*问得没有了言辞。后来阿仪告诉我救星可儿从深圳回来了,她正在上楼。可儿宽容地跟我解释说阿仪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想让我放了可儿,另一方面又想试探我到底对可儿好还是不好?可儿说阿仪心里其实希望我们好,演出了一场“狼来了”的故事。后来可儿说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出事了,恐怕楼兰你再也不会相信了。她又说广东人是忌讳这样的假设的,恐怕会有厄运……我忘了自己当初都说了些什么,大概是警告她不要再说下去,不会发生任何事情的,因为我们都不是负天的人种,这一切都是事情的征兆吗?我茫然!
  得知可儿在美国病逝的那天,应该是我与可儿作最后长谈的第四天。是新的“楼兰”在社区中留言告诉我的。我根本没有料到,一个花样年华灿烂如旭日的生命结束得竟然是这样残酷而突然。后来有人告诉我可儿与我最后长谈的时候是阿仪在打字,因为当时可儿已经衰弱得不成样子。
  我流泪了。
  我删掉了社区中我所有的文学帖子,那里面绝大多数的主人公是可儿,因为我把在大学里所写的作品主人公的名字都换上了可儿。我在聊天室茫然地告诉我所有的朋友说我不来了。我的思维也开始混乱,连大领导主持召开的会议都安排得一塌糊涂,一连几天我都失神而无助……我再一次知道了自己在心里是爱可儿的,而我为她做了些什么?是的,我什么也没做!理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前几天,“春天的伤感”的标题下,我悲愤地写下这样的句子:春天,请不要把别人的欢歌笑语送给我,随即一气呵成一首诗歌。

  春雪
  掩埋了伤感的花季
  连绯红的青春
  也走向记忆
  而剩下的
  只有
  惋惜

  枯枝
  抚摸起卑微的自己
  是冰冻和寒冷
  去让她尘封
  而隆起的
  却是
  坟冢

  风儿
  默念着灿烂的往昔
  把模糊的韵律
  紧紧地收起
  而留下的
  终是
  痕迹

  春天
  把别人的欢歌笑语
  送到我的耳际
  我便说好吧
  而微笑的
  不是
  自己

  我愿意再一次追忆几个月前我与可儿初次相识的对话,我记不清楚是哪一天了。我当时因为要出差一段时间所以在网上与我的朋友,也与还没烦我的诸多妹妹们煽情地说再见啊再见。这时,一个网名叫cc的我以为是高中生的小女孩找到了我:
  cc:你要走?
  楼兰之歌:是的!
  cc:为什么?
  楼兰之歌:出差!
  cc:何时回来?
  楼兰之歌:我们认识?(我开始奇怪,这个小女孩真天真!)
  cc:不认识!
  过了一会儿,她又来问我。
  cc:跟我说再见吗?
  楼兰之歌:好!再见!
  cc:这么简洁?
  楼兰之歌:生命因你而精彩,我的祝福洒满你灿烂的天空,好运并再见!
  cc:谢谢你,我要哭了!
  楼兰之歌:不会吧?(其实我一直没停止和我的妹妹们继续道别。)
  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问我:
  cc:你一定是在左拥右抱吧?
  楼兰之歌:也对!
  cc:其实我说的话是有酸味儿的我知道。
  我还在与她们道别。
  cc:你就不能与我聊聊吗?
  楼兰之歌:以后。
  cc:你可真简洁!
  楼兰之歌:对!
  cc:我喜欢上你了!
  楼兰之歌:不会吧?
  我他妈的还在与她们道别,这时对话的大概有将近10人,她沉吟了一会儿。
  cc:你就不能对我说3个字吗?
  楼兰之歌:我不懂。
  cc:比如说我?你那3个字啊!
  楼兰之歌:我谢你!
  cc:你真好好玩啊!
  楼兰之歌:呵呵!
  ……

  后来可儿告诉我她已经注意我很久了,我问她是否当时有征服我的意思,她坦率地承认了。

  这便是可儿,永远的可儿:再不会告诉我“醒目,安啦”等广东话是什么意思的讥笑我的可儿;再不会在Office通过手机给我大声放她所喜爱的绅士摇滚的时尚的可儿;再不会提醒我她今天穿了一身牛仔装带了一顶俏皮帽子的动感的可儿;再不会告知我注意身体少抽烟多陪陪妻子和女儿格格的善良的可儿;再不会强调我这辈子从不求人但我求求你楼兰的感性的可儿;再不会说自己身材虽不高但是那个…且气质那个的羞涩的可儿;再不会呜咽着说我总不会跑到你妻子面前说我看上你老公了请把他让给我吧的无奈的可儿;再不会悲伤地告诉我楼兰不在的时候没劲就去疯狂地开卡丁车的任性的可儿;再不会害羞地在电话里命令我你就不能亲我一下吗的娇嗔的可儿;再不会恋恋地让我记住她将来有了孩子名字一定叫做念海的伤感的可儿……
  尘埃落定,我泪流满面。
  阿甘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在将来的天堂里,我会找到你可儿,我会告诉你我们分手后所发生的一切。我会养你,给你做许多你在南国所没见过的美味佳肴,让你不用再吃即食面;我也会与你在翠绿的草地上奔放地打起网球,让你重新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健康的身体;我更会把长春盛开的君子兰摆到我们的家园,让天堂的花城跟美丽的可儿一样缤纷和灿烂。春风抚慰,我们幸福地依偎在一起,看着念海在庭前嬉戏。傍晚时分,星月作伴,我还会在你深情的双眸注视下,骄傲地背着双手,挺起健康的、结实的胸膛,高声朗诵我们共同喜爱的海子的诗歌《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有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  作者:江月
--  发布时间:2002-5-23 8:15:56

--  
“尘埃落定,我泪流满面”。。。。。。。。。
--  作者:水蓝
--  发布时间:2002-5-23 9:57:50

--  
走的,已经走了。在这样的季节再次追忆起那段日子,或许滑落的不仅仅是腮边酸涩的泪水。

我想,可儿即使在天堂也感觉的到的。
--  作者:雾夜清
--  发布时间:2002-5-23 10:13:33

--  
假如她还活着,你又能怎么做?
--  作者:一望无际
--  发布时间:2002-5-27 10:30:23

--  
把这一篇拿给您夫人看看,再告诉她如果可儿活着你的打算。

典型的"红旗不倒,彩旗飘飘"的现实表现。

--  作者:水蓝
--  发布时间:2002-5-27 11:05:46

--  
一望无际:

对一段感情,我们或许可以议论,但是对于投入感情的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宽容的对待呢?
爱,没有对错。我觉得作者本人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红旗不倒什么彩旗飘飘,你只能看到他的文章,看不到他的思想。在文字后面的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

第一次见到你,欢迎你常来看看。在这里,我相信,你会慢慢了解很多。

[此贴子已经被水蓝于2002-5-27 11:05:46编辑过]

--  作者:阿三
--  发布时间:2002-5-27 17:55:27

--  
水蓝:
不对。
感情是破烂玩意,没那么纯洁的。所以也不必有什么宽容。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文字背后的东西,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到。又不是什么天书。
从文看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文章中真实的思想无论怎么掩饰都能被察觉的。


--  作者:水蓝
--  发布时间:2002-5-28 9:34:44

--  
阿三:那你如何看待作家呢?感情那破玩意,应该也没那么坏吧?邂逅一段感情,是不是都要分错对呢?如果都能分得清,我看世间也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也就没那么多让人欲罢不能的爱情了。以文论事,不对人。
--  作者:灰姑娘
--  发布时间:2002-5-28 9:40:25

--  
嘿嘿,有热闹喽………


--  作者:边民
--  发布时间:2002-5-28 22:45:05

--  
我没弄明白这么糟糕的文字怎么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管它真实不真实,感情,故事;但可以肯定的是文学性乏善可陈,这也包括结构。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0:06:59

--  
如果这篇文章的内容是虚构的,那么我要说:我呸!呸呸呸!
如果是真实的,我要说:去***,放到你的日记中去吧!
老实说,我感到悲哀,文学竟然成了一些人炫耀自己才华的道具。
我真不明白,这篇矫情而罗嗦的文章到底好在哪里?
一段差不多逢场作戏的,才子佳人情感破故事,凭啥赚你们的眼泪?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0:09:17

--  
如果这篇文章的内容是虚构的,那么我要说:我呸!呸呸呸!
如果是真实的,我要说:去***,放到你的日记中去吧!
老实说,我感到悲哀,文学竟然成了一些人炫耀自己才华的道具。
我真不明白,这篇矫情而罗嗦的文章到底好在哪里?
一段差不多逢场作戏的,才子佳人情感破故事,凭啥赚你们的眼泪?



--  作者:来去如风
--  发布时间:2002-5-29 0:52:58

--  
乱……
不知是思维乱还是行文乱……
总觉得真实的东西少了些,故意矫情的东西多了些……
感觉像王塑,只是在码字儿……
--  作者:在人群中
--  发布时间:2002-5-29 9:57:31

--  
真情总是让人心疼。

--  作者:在人群中
--  发布时间:2002-5-29 10:17:12

--  
偶认为“网上生活”已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楼兰似的“网情”我觉得也不为楼兰独有,呵呵,偶认同它的真实与美丽。
--  作者:红叶
--  发布时间:2002-5-29 10:42:37

--  
文章可看性不强,故事情节老套。
可儿的个性我欣赏“红颜失志,空怡皓首之悲伤”
上帝认为可儿拥有太多了:)
--  作者:落日天堂
--  发布时间:2002-5-29 12:47:29

--  
我不排除情感的真实性。人在情感中很无奈。填不满的是欲海,攻不破的是愁城。不是我消极,生活就是这样。在路上,永不停止寻找吧。
--  作者:七剑下天山
--  发布时间:2002-5-29 13:28:48

--  
阿三说的有点道理。没弄明白那种令作者刻骨铭心的感觉从何而起,所谓爱与被爱就是如此简单吗?靠点想象力?虚构不是生活,尤其是虚构感情。
--  作者:临风公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14:29:23

--  
爱情从人诞生的那天就开始缠绵。流走的是岁月,留下的是真情。细细的看了一边文章,给我的感觉是他对她在忏悔,为她而心悲,淡淡的流露出的是无奈。七情六欲是人之常情,情欲却往往被现实压抑成畸形;恨不敢恨,爱不敢爱。
在悲痛里对往事追忆;乱处见真,无奈处见爱。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5-29 14:29:23编辑过]

--  作者:吃匹萨的狮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16:14:55

--  
人家用笔写下了自己认为最需要的文字,这本身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人家的事。因为每个人审视每件事的角度,环境各有不一,认识也就不一。所以说拍人有时候是对的,比如说以探讨的目的。至于拍人中的贬人,运用自己都看不顺眼的语气来卸掉自己心头之粪,愤愤然地居然寄起文学性的大旗,可见这帽子大的没边,难怪楼兰不敢起来应战/
--  作者:吃匹萨的狮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16:22:42

--  
人家用笔写下了自己认为最需要的文字,这本身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人家的事。因为每个人审视每件事的角度,环境各有不一,认识也就不一。所以说拍人有时候是对的,比如说以探讨的目的。至于拍人中的贬人,运用自己都看不顺眼的语气来卸掉自己心头之粪,愤愤然地居然寄起文学性的大旗,可见这帽子大的没边,难怪楼兰不敢起来应战/
--  作者:七剑下天山
--  发布时间:2002-5-29 16:53:18

--  匹萨上的虱子
你这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写砖文的何尝不是在写自己的感觉。反对别人扣帽子的同时小心自己也在给别人扣啊。呵,,,,,,,,,,,,,,,
--  作者:灰姑娘
--  发布时间:2002-5-29 17:17:23

--  
拍狮子
--  作者:吃匹萨的狮子
--  发布时间:2002-5-29 17:34:38

--  
关于扣帽子:
恩,如今六月也开始流火,可见帽子还是不应该给人扣的,但硬是有人给别人扣了,再被人勒令摘下来恐怕有伤自尊,于是可以有这么个说法出现——美其名曰那是扣了顶凉帽,遮阳用的, 为了被扣者好!
拍人有如扣帽,有棉帽有凉帽,我不反对拍人,但反对使用过激词汇或者语气。如果这样也算作凉帽,那我宁可夏天在太阳底下晒着也不肯接受这样的帽子。/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5-30 1:53:51

--  
吃匹萨的狮子:
我没有看出有人使用了过激的语气在写砖文。如果“呸呸”两下也会被批判一通的话。按您的逻辑,那么,骂了梁实秋等人是“资本家的乏走狗”的鲁迅岂不是要被掘墓鞭尸了?(呵呵!我又祭出鲁迅这面大旗了,又会被您奚落了)
我要提醒您的是,您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您要明白,这是在网上。在不违法犯罪的前提下,我有发表言论的自由。即然,网上能容纳一些病呻吟的文字,那么我“呸呸”两声,也算不得过份,大不了被人斥之为没教养。本人野佬村夫,念书不多。拍板砖只图获得感官上的快感。不像你们,都是硕士硕的,博士博的,教训起人来,文采斐然得花儿般绚丽。不由人不服气。
这就是有知识与没知识的区别。真的,您犯不上与我般半文盲叫劲,那只会辱没了您!
--  作者:我为何来
--  发布时间:2002-5-30 20:10:36

--  
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不想在楼兰的伤口上再撒上盐,不去管写作的水平如何,已让我看到了一个欲哭无泪的心。

 约定来生

缘是一种默契
分即是一种前世的约定
有缘无分便是今生的一种悲哀

悄悄地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
你驻留在了我的面前
给我欢乐、给我激情
赐我智慧、赐我力量
只是瞬间
你便随着海对面的蜃楼消失得踪影全无

留下的不再是欢乐
没有了激情
智慧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力量从此软弱可欺
这就是人生
虚拟的世界也一样

若有来生
你我约定
在那个高高的奈何桥上
别碰那个看似和善的孟婆端过来的汤
那会让你我永世相忘

若有来生
你我约定
我会成为你再世唯一的新娘



--  作者:吃匹萨的狮子
--  发布时间:2002-5-30 22:51:36

--  
呵呵,首先,我看不出您没知识,至少你知道鲁迅,知道梁实秋,知道乏走狗,知道有个博啊硕的名词,所以和你叫个劲实在也不能用“辱没”俩字表示,其实这俩字在你回帖中一出来,多少也出来点山西老醋的味道来,您觉得这俩字和无病呻吟的文字起到的作用是不是一样呢?
其实言者无罪,更何况写者。写者煞费心思完成的作品犹如自己的孩子,虽想矫正其错误但毕竟不能使之灰心丧气,如老黑所指“无病呻吟”,虽指正正确却言辞不当,如果老黑认为板砖是为了让作者认识到自己作品的缺点,目的虽好,但形式上却让人难以接受,恐怕这样板砖会适得其反,如果老黑板砖纯属一逞本人之快感,那我还是上面那句话,我宁肯在太阳下晒着也不肯要这样的凉帽,因为我并不觉得对作者写作有好处。言者亦如写者,有时候需要换位思考一下,看对方是否能承受得起自己的份量。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5-30 23:49:33

--  
呵呵!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351.56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