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net/bbs/index.asp)
--  『版主讨论专版』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46)
----  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区别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46&rootid=29644&id=29644)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6-16 23:09:44

--  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区别

寒瘦于 2001.06.08 17:13 发表在随笔小札

  文学起源于人对生活的理解、思考与体验,是人类对精神领域的探索。在不同的时期,文学有着其不同的表现形式。唐诗、宋词、元曲,在其不同的时代里,都曾主宰和代表过其时的文学存在形式和人类对生活的理解。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信息交流的方便快捷,人类生存环境的改变,生活呈现给人们的是一片信息化的高科技时代,面对这数字化和信息化的生活,人们开始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与体验。对于网络,人们一度好奇、欣喜、茫然,面对这全面、众多的信息,人们很为感叹。文学,作为人类的心灵与精神领域的交流,它成为网络上的信息而存在,似乎无可非议。从而,便出现了网络文学及其为之努力工作与奉献的网络作家。
  网络文学因与传统文学的存在方式和存在范围不同,所以,它们在对文化底蕴的表现与写作方式上有着不同之处。
  网络文学以其独特的存在方式,决定了它的写作自由度。传统文学的写作,在很大程度上由于出于对各方面问题的考虑,在写作自由上十分拘谨,压抑而并不活泼,沉重而并不伶俐,在对心理感触的表达上,从来都不那么淋漓尽致,有份欲言而又止的感觉。从当前的网络文学看来,其写作自由度之大,表达范围之广,令传统文学无法与之媲美。在网络上我们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被一串串数字与符号转换为一个虚幻与模拟的人而存在,我们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或悲怆,或欢欣,或痛苦,或愉悦。在对情感的表达上,我们可以无所顾及,任凭自己的感受去流露,从而让我们真正感到表达上的自由与快感。这也或许是网络文学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相反,网络文学由于其写作自由度很广,造成了其文化底蕴的匮乏。这一点,似乎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如果真正深刻的对其进行剖析,那么理解起来并不困难。网络文学因其表达自由,从而在写作上似乎有些“放肆”,在对文化的理解上严重地冲击着传统的文化内涵,有份轻佻与浮躁。或许,我们从很多风靡一时的网络小说中,可以深刻地体味到这一点。它们只注重了对自己情感的尽力表达,而忽略了文化内涵的存在,也并不去刻意地追求和探究这一点,从而造成了文化魅力的流失和不完善。作为文学创作,我们并不能只从个人情感出发。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有着不同的心理感受,而别人却并不能身临其境地去理解,所以它的存在价值和影响力并不会很大、很广。而传统文学之所以存在许多优秀的作品,而一直流传长久,是因为作者站在一个较高的角度,从社会、生活、大众的角度,写出了当时能代表社会主流的思想所要表达的东西,从而受到了人们的肯定和赞许。这或许也是网络文学发展与网络作家必须正视和注意的地方。
  社会的信息化,为网络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成长乃至成熟的条件。网络文学从创作、发表到被读者阅读,只需要一个很为短暂的过程。加之,通过各种网络链接,它的被传播量便更为广泛,同时,它也可以使人们在电脑上繁忙和辛苦工作之余,得到了较好的休息和陶冶。因此而体现出了大于传统文学的绝对优势。
  所以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都具有各自的优越之处,如果两者能相互补充与改进,那么文学的繁荣将会成为一种必然。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6-16 23:10:46

--  
网络文学论辩录 雅琴飞白雪于 2001.06.05 11:53 发表在随笔小札

  前些日子,在华网一川烟雨中掀起了一场关于网络文学的不大不小的论争,场面热闹、激烈,吸引了不少的读者参与。现做一回顾性总结,以飨读者。
  问题的提出:hgg35先生(以下简称H君)发表了一篇题为《版权所有不得翻录——为华网梦游者提个醒儿》的短文,文中写道:开初被人领到华网来,还觉新鲜,但多看了几篇“文章”,就感觉有受骗上当的味道——难受。有人需要什么,就有人提供什么,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宛如大街上的发廊、泰式洗脚等没有两样。如今的文学市场和菜市场从属性上看不出大的区别。我在某市亲眼看到我曾经为她(他)们的诗歌、小说所倾到的、具有大碗级的作家在那里吆喝卖书,门可落雀,我站了过去,看了桌上的牌子,哦,这个就是“阿猫”,那个就是“阿狗”……神圣变成了悲哀。虽未曾怆然泪下,但那种酸楚让我几天的胃口不振。而就在那几天,我又看了一篇关于某作家诱奸痴文少女的报道,我真想吐。从此,所谓文学的圣洁在我心中荡然无存。
  但对文学如痴如醉的少男少女或孤男寡女还大有人在,和我童年一样做着作家梦。我不怀疑有的能圆春梦,在大小报纸上发表一点豆腐干文章,但多的是无病之人“哼哼”两声罢了。“百花齐放,百花争鸣”的文学方针在现时期才真正得到体形,各种烂七糟八、怪头怪脑的都在胡乱“哼哼”着。电影、电视出不了大片,足球出不了亚洲,文学界又出了几本名著呢?为了几个臭钱,到处找关系出书。可悲不?真是人格大削价呀!为艺术献身,多高尚的情操啊!真要这样,你今生就出一本像《红楼梦》那样留芳千古的名著就行了,就一本足矣!何苦为了几个臭钱而卖了自己的金玉之身呢?幸好她们都不是花容月貌,我才不致于生太大的气。文人相轻而又大都清高,做起要不完的样子,有水平的到底有几个?不都是出不了书到这个华网来“哼哼”两句的吗?瘦山石要故垒西边,烦不?那聊天室里的打情骂俏不绝于耳,什么姐呀妹呀哥的,春梦做到了大观园去了!红学会最近已经得出结论:林黛玉不可取(娶)。回到现实中来吧,华网的梦游者们!
  各位“文豪”可千万别生气,该“哼哼”的继续“哼哼”吧,不管有病无病。否则影响了华网的上稿率老哥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哦!我仅仅是提个醒儿……
  此文一出,即在华网引起了轩然大波。属于H君所指的“哼哼”之辈纷纷起来反对,其中本人做了急先锋。在网易找到了相同观点后便写了一篇题为《谁在歪曲网络文学》的读后感,全文如下:读了纯净水的《谁在歪曲网络文学》一文深有同感,原本想转贴给大家一起欣赏的,不知为何无法转贴,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只好作罢。
  作者论述了网络文学的特性及其与传统文学的区别,就有些传统文学的作者对网络文学嗤之以鼻的态度及传统文学作者做起网络文学秀来的类似街头卖春妓女般的扭捏作态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痛击,读后真觉痛快,也明白了到底什么是网络文学。文章作者说得好:人在网上的一生挺坎坷,但出名也挺容易,要只要你只追求纯粹,只追求心中所想,这样的文字一定不会差。由此我茅塞顿开,我一直因为自己是文学的门外汉而自卑,而踌躇不前,生怕被人嘲讽斥之以杂碎、无病呻吟之哼哼。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只要说我所想,述我所思就是好文字,哪怕它“狗屁都不是”呢,呵呵~~~~这就是网络文学!
  接着便是惊动了与狼共舞站长大人,给H君以有力的驳斥。原文如下:今天偶尔看了hgg35的话,才知道这华网原来竟是个哄人睡觉的地儿,所以不禁愤愤然,十分想找过一斧子棒子锤子来,砸了我旁边这害人的服务器,让大家也都清醒些,大家也不再做梦,我也少挨了多少累,岂不都来得干净?
  文学到了如今这种地步,真该让人痛心疾首的,hgg兄说“和菜市场从属性上看不出大的区别”,我说hgg兄说轻了,菜是能吃的,所以天下任叫人都少不得去菜市场看看,充充饥、解解馋,文学则大大不行,要想逛文学的市场没有水平的不行,干做梦的不行,写不出红楼梦的不行,随便在华网呻吟几声想冒充网络文学青年的则更不行!
  文学是不能当饭吃的,文学家不逛菜市场,所以饿死了也是活该。因为自古没有一条明文规定过,你搞文学,就应该有饭吃。拿文学当吃饭的行当,本是最下贱的,远不如卖菜、演戏、唱歌、踢足球来的实在,“百无一用是书生”嘛,这道理前清的人就明白的,所以电影、电视出不了大片,足球出不了亚洲,hgg兄归罪于“百花齐放,百花争鸣”的文学方针,实在太高看了它。
  我听说西汉有个叫司马相如的,文赋写得了得,武帝让他起草一篇告示,洋洋洒洒,飘飘逸逸,写了三天才交稿子,武帝看过之后赞扬道:“好文章啊,但我可害怕天下老百姓看不懂呢。”文学的作用在什么?在言事。你说明白了,你讲出来了,便有用处,便是水平。
  否则,文学就是一个废物,再举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到华网来“哼哼”两句,大多是出不了书又想出书的,也就是不够水平来出书的,远不如hgg兄有水平能够出书的,甚于出了不是红楼梦的书就算人格大削价的大家一流。故而,没有水平的就别谈文学,出不了书的就别谈文学,出了书书号是用钱买来的,也别谈文学,否则瘦山石故垒西边,聊天室里的打情骂俏,春梦做到了大观园去,气坏了hgg兄,耽搁了文学神圣大计,这般可怎了得?
  hgg兄对文学所知甚深,远非我等在华网“哼哼”一辈可比,所以这里妄言,总望hgg兄谅解海涵,否则影响了华网的上稿率,我可找谁个负责去?就话论话,别闲气与狼共舞又“哼哼”得太多了。
  随后又一员大将一介书生出马,发了一篇题为《回:为华网梦游者提个醒儿——文学不仅是作家才有的梦》的重量级的炮弹,全文如下:作者在此文中言词锐利,大有打醒天下文学沉迷者,叫大家快些结束那个做不完的梦,回到现实中来。其中好意,可谓良心用苦也。
  此文中作者反映了两个令人悲观的现象,一个是当代文学家很多沦落于市场经济,“如今的文学市场和菜市场从属性上看不出大的区别”;另一个是有作家梦成不了作家的人只好在网上哼哼,或者出一本小册子聊以自慰,可见作者的观察能力是很强的,心中充满了对文学精神寻求的使命感和对现状强烈不满的忧患意识。
  不过,私下觉得言之颇有些偏激。书生看的文学类书籍不多,一般是一些有代表的被人称之为“名著”的作品,从中发现,文学是一个时代的精神表象,不同时代的作家反映的同一时代的社会现状,目的有两个,一是揭露社会的不公平现象,二是提出理想的生存方式。与政治家、法学家不同,文学家从道德角度来改良社会。
  再回过头来看看当今的文学界,书生以为优秀的文学家是存在的,并且为数不少。为什么很多人会产生没有优秀的时代作品可读的困惑呢?这可以从中国的政治传统来找到答案。中国自古以来一直不许众生议时政,这个时代的问题得到下一个时代才会深刻地反映出来。虽然目前的文学气氛已比之以前有了很大的宽松,但文学作品涉及较多的还是娱乐性范筹,极端一些进行性、个人隐私的猎奇,表现出一种触及表面但又无可奈何的精神上的浮燥。文学不能以理性的态度接触到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就会导致思想的失落,产生对失去信仰的恐慌。
  但人的天性是从善的,对于大多数不能成为文学家的普通人来说,文学对于他(她)还有着一个更重要的功能,就是自我完善和自我修养。网络是时代的媒体,网络文学多是一个人思想的片段,虽然不系统,却是最写实最贴近生活最自由的,能在其中留下自己的感受无疑是件好事,因为经常这样做的人就能够自然地保持情感的丰富和思维的敏锐。
  从中国传统来说,保持对文学的一分亲近其实就是寻求心中的仁爱,将善的一面从心中自然引发出来并传播于大众,这样的熏陶无疑会在中国的知识群体中形成强大的精神力量,形成现在很多人觉得普遍缺乏的文学基础。
  虽然作者在生活中发现了许多违背其理想文学状态的不良现象,但作者应该也要看到,文学不能脱离现实存在。在西方文学界,文学市场如菜市场的现象比之中国更为严重,但并不妨碍具有时代使命的文学巨匠的存在和那些光辉著作的产生。因此书生得到的结论是:
  ----中国被作者称之为“神圣”的文学作家是存在的;
  ----这个时代的精神状态和原因会在我们年幕的时候欣然见到;
  ----文学不仅是作家的梦,是属于大众的,是丰富心灵和完善修养的最好方式;
  ----网友的文学交流是人性中善的自然流露。

  以上观点仅是个人看法书生的观点得到了众多读者的支持,没想到不肯服输的H君又发了一篇题为《文学与白粉——回“文学不是作家才有的梦”》的文章,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斑竹江南梅亲自出马,回应了一篇题为《文学的存在与文人的存在及其他——致hgg君》一文,本人也添油加醋顺应了一篇《我不能再沉默——也致H君》。斑竹原文如下:这两天反复读hgg君的《为华网梦游者提个醒》。说实话,几次都想在后面作些反应,但键盘敲到半途终于打住——因为我把握不住要不要在这里讨论这样的问题:文学究竟属于哪些人?寻常布衣热爱文学到底有没有罪?网络文学是不是就是那些出不了书的小混混们的无病呻吟?文学到底要依存什么而存在?等等等等。
  现在,hgg再一次向华网所有的“小哼哼们”抛出这样的命题:文学等于白粉!
  如果说我把H君上帖看作是一个玩笑,善意的调侃的而不想较真的话,那么,《文学与白粉》无论如何不能让我再保持沉默。因为我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又一个王朔向我们走来了!而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
  先来看看H君在提醒中说的:“开初被人领到华网来,还觉新鲜,但多看了几篇”文章“,就感觉有受骗上当的味道——难受。”
  我不知道H君在华网看了几篇帖子,我也不知H君在看了这些帖子后损失了多少,竟然会发出“受骗上当”的呼号。但照H君后来得出“文学即白粉”的结论,这应该归功于华网小哼哼们的功劳,否则先生怎会如醍醐灌顶,明白文人只不过是“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H君前后两帖例举了大量事实来论证文学的罪恶,文人的罪恶,如“某作家诱奸痴文少女”,“杨玉环乱伦被作家写得有声有色”,“蔡锷将军与名妓小凤仙”也被文人曲笔描成高山流水。在H君看来,这些都是肮脏的,令人作呕的。但江南梅想问:如果没有文学与文人,这种现象会不会存在?
  “我在某市亲眼看到我曾经为她(他)们的诗歌、小说所倾到的、具有大碗级的作家在那里吆喝卖书,门可落雀,我站了过去,看了桌上的牌子,哦,这个就是”阿猫“,那个就是”阿狗“……神圣变成了悲哀。”
  很感谢H君在这句话的末尾用了“悲哀”这个词。是的,悲哀。大腕级的作家在今天却要到市场经济的柜台前吆喝自己的产品而竟然“门可罗雀”,这不能不令人“酸楚(我相信H君是因为良知未泯才用了这些文学的字眼)”。但是,这决不是作家的悲哀!这是整个中国社会的悲哀!人们失掉信仰,所以上帝死了,人们拒绝艺术,所以精神消亡了。而一个精神消亡的民族除了蝇营苟苟,一堆行尸走肉还能怎样?当H君说“阿狗”、“阿猫”的时候,江南梅也在为先生悲哀。在先生看来,农民可以卖自己的粮食蔬菜,企业可以推销自己的产品,唯独文人不可以干“卖文”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即使现代社会人心浮躁,酒在深巷却懒得移步,你不吆喝就得饿死,也不许卖,否则神圣就变成了下贱。
  H君说:“你今生就出一本像《红楼梦》那样留芳千古的名著就行了,就一本足矣!”但江南梅也在这里给H君提个醒:一、曹雪芹当初也是从小哼哼才到大哼哼的,二、《红楼梦》写的也是很肮脏的东西呀,比之杨玉环乱伦有过之无不及,不记得焦大是怎么说的么:只有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要说白粉,《红楼》可是车载斗量了。三、当初曹大爷就是因为不会吆喝,所以才贫病而殁,弄得后续红楼的人疲累不堪,吃力不讨好。
  对不起,似乎有些言辞过激了。
  但是,我真的很想向H君讨教:文学到底要不要存在?依靠谁来存在?文学是不是一种罪恶?文人是不是有罪?网络到底应不应该给文学、给那些热爱文学的人以一个可以自由呼吸自吟自唱的空间?
  《红楼梦》的价值是经过了历史和时间的过滤的,一生窘困的凡。高生前并不知道他的向日葵可以在后来养活那么多艺术家和非艺术家,莫札特为了妻儿能吃一口饱饭而不断向宫庭出售自己的圆舞曲,而那些作品却成了后来的音乐经典。
  生存是第一性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文人是也是人,他必得首先吃饱饭才能谈创作。而文学到底是麻醉了人还是愉悦了人,这不由先生一个人说了算。既算出不了书的布衣族到网上来小哼哼让先生不齿,但这些人也没妨碍到谁吧?比之那些到处漫骂世界,到处寻衅闹事的街头小混混来,网络文人应该要算是良民了吧?
  呵,我也是网络文人,没有人给我开稿费的,我也不给谁稿费,但我看重华网的每一行文字,包括先生的。因为我固执地认为:热爱艺术的人不消亡,艺术就不会消亡;艺术不消亡,人类的希望就不会消亡。
  感谢站长与狼共舞和书生的参与,对你们的观点和坚持,江南梅深怀敬意。
  H君文笔犀利,学识非浅,景仰了!
  时到此刻,形势就更倾向于一边倒了,众多的文人们一致讨伐H君的言论,其中不乏言辞激烈者,此时的H君终于举手投降,扬言要离开华网,并发出了罢战书《讨论终结篇——提醒儿》原文如下:真的没有想到胡乱叽喳几句就让网文作家们、乃至栏目主持人江南梅姐甚至站长大人如此动怒,题目太大,如何收场,众怒难犯,自取灭亡。我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一个没事在网上瞎逛的人,无意中到了华网,一个看热闹的人,梅姐说的街头混混而也。
  那天心情不好,胡言乱语几句,错把呻吟打成了“哼哼”,引得大伙儿都为此而心里不舒畅,进而对我的屁话进行了一些无谓的思考,还使大家的键盘受到磨损,真是对不起呀,小生在此陪不是了,希望原谅,或者忘掉。就像一个假球迷看球,球星的当门一脚但球没进就叫了一声“臭脚”,可球星还是球星,假球迷还是假球迷,总不能就此换假球迷上场吧。
  说实话,我看了梅姐的风铃,很不错的,推算你的年龄比我大,思考的东西也比我多且深,我深感惭愧。你的文章包括回帖我都下载在读,你主持这个栏目很好,我是走错了门,不懂文的人到这儿胡闹,给你增添了麻烦,深表歉意。我的确是“善意的调侃的而不想较真的”。谢谢!
  站长的马屁我就不拍了。那个一介书生可真地了得,回驳的头头是道,学识堪称渊博,本想还和你再斗上两个回合,已觉没有必要,甘拜下风,回头是岸。“以退一步登高远望的姿态看一看文学或者网上文学:不要因为一两颗树木受到了虫蚀就看不到森林的葱翠;不要因为一两处水质的污染就看不到大海的蔚蓝。”很有味可回。
  还有醉蝶、冰心玉壶等等“不能再沉默的人”和好文虫虫们,网络文学或文学的网络被你们编织得如诗如梦,很有韵致,请别停足,巴金文学奖在向你们招手。这是我真心的祝愿。我是学理科的,别把我当成竞争对手,拜托。
  隔行如隔山,有时增加一点艺术修养包括“文字的学问”修养我想也没什么坏处。我喜欢真、善、美的东西,憎恨假、恶、丑的事物,而现实总让人失望,我见你们有着犀利的文笔而不去抨击时代的恶习和弊端,而在此桃花园中吟诗赋词,自我陶醉,便想“提个醒儿”,结果跑了题。呵呵~还引发一场战争,但经过这样的讨论,对我,还有大家也不是没有好处。不管是文人与非文人。同时,我也开了眼界,天底下“还是有很多人格值得尊敬的作家们,他们在做文章的学问,刻苦而辛劳。比如残疾的史铁生,比如深入西北的张承志,比如隐身写作的张炜。”
  好了,我再不会在这儿发帖说屁话了,大家“用心地在这片小天地上耕耘,放牧自己的心灵”吧。有所得罪,再次抱歉,谅不谅解是你的事,但我要祝华网越办越好!我也个华人呀,还成了华网的居民了,有空我也要来看看——闲情逸致观网嘛!哈~~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众多的文友表现出了极大的友好,诚挚的挽留H君,斑竹江南梅再次发文《交流——兼向hgg35道歉》,祥见如下:你的帖子看了,心里很不好受。如果你真的因为一场争论就从此离开华网,那也真不够男子汉。
  你说你心情不好才写了那个帖子,但要想到你抛出的是一个文学观点,一个观点引发一场争论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何就那么不堪一击呢?其实从你的文字中可以看出,你是一个纯粹的人,你希望文学圣洁一些,与世俗远一些,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字里行间随处可见。江南梅本与你感慨相似,心态共同,但你过激的言辞却也打击了我们仅存的一点信心: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们唯一还能守着的只是文学,唯一还能做的,仅仅是想清洁文字。而你一定要揭开那层面纱,而且一竿否定全部。请你自问一下:你的语词间就没有不妥的地方吗?
  江南梅不才,却在现实中被称为异类,只好到网络求得一种认同。我想做的,就是呵护好属于我的领地里的每一行文字,不管是哭是笑是怨是恼。
  然而我没有做好,至少我没有给H君一个宽松的氛围,一种公平的对话。在这里,我诚请你接受我发自内心的道歉:对不起!
  我回帖的本意是对事不对人,也许我言词之间多有冒犯了,但我绝无半丝敌意。我是很严肃地想借你的帖子来探讨一些话题的。弄巧成拙,江南梅后悔不已。
  请H君给华网朋友一个机会,学会宽容和理解。
  对江南梅来说,来过一川烟雨的,就是朋友。
  再一次请你原谅!
  其间本人及其他人也情真意切的挽留H君,终于感动了他,并高高兴兴的留了下来。在讨论接近尾声时,听雨堂先生,冷眼先生也发表了很有见地的发言。听雨堂先生的〈关于网络文学的几点浅见〉原文如下:一。关于文学的几句闲话文学首先要基于文字,文字的最初怕不是为文学而设,而是记事。在记事之外,人又有情感焉,有感悟焉,如此等等。如同言不足以征而歌咏之,舞蹈之的道理一样,将其形诸文字,这该是文学的缘起。有了这样的缘起就必然会寻找些恰当的表述方式,文学乃逐渐系统地存在了。因而文学大约就在这些情感,感悟与其表述的范围内的事。至于那情感感悟云云,是否于人的社会性有益,是价值系统的问题,应该是哲学的范畴。从金岳霖先生的见解:文学与哲学没有必然的联系。
  二。《诗经》是删出来的诗三百,是经孔子删定的。既是删定,当初的作品必不止于现在我们见到的这三百零五。这是个去芜存菁的过程,谁能想象没有繁荣的“芜”,就天生地有这“菁”呢?
  我们有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等等,直到清末,那都是经典。白话的兴起是百来年的事。当其时也,白话未必不是“俗言俚语”,但不久便有了飞跃。谁又能说苦雨斋,徐志摩不是一代文学巨匠呢?
  有些闲话拉杂了。说这些的意思是想表明两点看法:一是,精品要源于广泛的甄选空间;二是,语言是社会生活中一个比较活跃的因素。
  三。传播方式关系着文学的普及程度前边已经说了,没有繁荣的“芜”,就不会有辉煌的“菁”。文学越普及就越有更大的甄选空间。流传下来的汉以前的诗不过《诗经》,《楚辞》,到汉魏六朝就多了,到唐宋更是不得了,这里边的道理很简单,有了纸,可以成书,受教化的人多了。
  四。网络文学管窥网络文学是个边界很宽的范畴,很难一言以毕之,所以避重就轻,拣容易的说说。我以为网络文学有三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是范围大。无论作者和读者,可能都比传统文学的范围大,至少作者的范围是大的。二是出现了新的语言因素。这个不须赘言。三是还年幼。也不过是几年的时间。
  这三个特点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将受到文学的锤炼;会促进语言的发展;孕育着未来的大师。
  我们且拭目以待。
  至此,一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大论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总结:提出问题的一方提醒沉醉于网络的“华网梦游者”提个醒,其本意是好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作者一棍子打死了所有网络文学爱好者那点可怜的自信,贬到了“哼哼”的地步,实在是触犯了众怒。其后来的“白粉”说则太不恰当,因此失道寡助再所难免。驳斥的一方人多势众,且都驳得有理有利有节,因此胜出理所当然。而且,最为感人的是只对事不对人,值得赞赏。
  几点反思:一、网络文学的特点是什么,它与传统文学的异同点在哪里?
  二、应该如何对待网络文学及网络写手?
  三、网络文学的前景如何?
  一场争论虽然结束了,但是关于网络文学的争辩则远远没有结束,还需要不断地探索下去。衷心地祝愿网络文学之花争鲜斗艳,常开不败。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6-16 23:11:56

--  
网络文学还没诞生 --网络文学就是一月文学 鬼谷先生于 2000.11.01 08:00 发表在凭心而论



自从Internet的兴起,‘网络文学’常被人提及,中文网站中也
有专门的文学站点,‘网络原创’也开始出现。很多人认为这就是网
络文学,但敝人认为网络文学还没诞生。
文学作品的出世有三个环节:创作,出版,发行。其实,目前所
为‘网络文学’只是在出版,发行的两个环节革了传统文学的命。
今年三月,美国恐怖小说家斯蒂芬·金抛开传统出版社,通过互
联网发表了他的小说《迎着子弹》,并创下24小时之内被下载40万次
的惊人记录。
从《迎着子弹》的出版可以看出。文学作品的出版和发行已经网
络化。但其中一个大环节创作,还是靠作家一人手工作坊式劳动。既
然文学作品还有一个环节没有网络化,那就不能叫网络文学。
当然,并不认为网络文学只能靠电脑创作才叫网络文学,这也太
偏激了。敝人认为,只有在作品的创作上充分发挥网络的优势,网络
文学才风光无限。
我曾听说张笑天创作《太平天国》化了10年,这可是21世纪的时
候了。如果创作象《红楼梦》那么优秀的作品,那必然化掉一个人一
生的时间。这已不合互联网高速的发展速度。过聊天室因此网络文学
的创作主体应由个人转为大众,而由网站领导。
网站先选择一个好的主题,划出作品的枝干,然后细分,越细越
好,再搜集大量原材料供网络写家取用。最后让写家申请登记组成一
个临时团体,100 人或1000人。要么一人写,要么几个人通过聊天室
或BBS 合写一个,写成再联起由大家一起改编。一部文学作品最多不
过100 万,由100 人写每人不过一万字,则10天可成篇,10天改稿,
10天定型。因此一月就能创作一部一人一生才能完成的巨作。
网络文学也可称为一月文学网络文学出版后。它的版权可由写手
劳动量大小而定,与网站共分之。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210.93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