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无主题变奏之十月绝响:杀手游戏』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2)
----  看看。。。这是木莲认为的我最理想的死法。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2&rootid=14282&id=14282)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4-21 16:12:14

--  看看。。。这是木莲认为的我最理想的死法。
她那双本来应该捏绣花针的手此时却拿握着刀。
 一把足可以让一个人刹那间去到另外一个世界的命运之刃。
 看到如此的手就应该知道她有多么的美丽。
 不。
 她的脸根本就不漂亮,甚至让人恐怖。
 她脸上全是疤痕。
一道道疤痕就象一条条的蜈蚣爬满了她的脸上,尽管那伤疤已是陈旧,但还是给人一种恐惧,仿佛 它是来自地狱。
 她的双眸饱含着愤恨和怨毒。

 一片秋叶飘过她的眼前,继而又无助的飘落到了她的脚前。
 她不觉。
 她的眼中只有对面的男人。
 一个英俊的男人。
 一个曾经她相爱过又抛弃了她的男人。
 一个让她奉献出少女时一切的男人。
 一个让她原来美丽如花的脸庞变得如此狰狞的男人。
 一个甚至让她家破人亡的男人。
 她决定要杀了他。

当那片落叶飘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看见了。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很悠闲,所以他看到了那片落叶。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他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
3年前他能把这个女人玩弄于手掌之间,今天也一样能够。
虽然3年前他没有把这个女人杀了,只是毁了她的容貌,但今天却不能再放过她,不能让她在活下去。


他本来就没有爱过她。
他和她成亲原本就是为了当沙巴克城主,而她是城主的独生女,是要继承王位的公主。等到他成为了她家的女婿后,就要让沙城名正言顺的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做到了。
他自以为有些事做的干净利落,但是还是被她知道了。
她原本不会武功,所以让他也不存在防备之心,只是毁了她的面容,把她孤零零的扔在荒郊,没有想到3年后的她会自己送上门来。
所以他决定要杀了她!

一个女人就算在3年里,花最大的苦功也练不成什么高深的功夫,就算她现在手里握的命运之刃,在他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个玩具。用不着冰咆哮,也不用圣言术。只要3级闪电就足够对付了。所以他根本就不必担心。
他蔑视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反复的打量,他倒是想看看她在这两年里学到了什么绝世的武功。 因此他现在还不着急动手。

3年的时间对她来说确实是这人生里最痛苦的时刻,她无时无刻的不想着要报仇。
她要看着既是他丈夫也是她的仇人死在她的刀下。
现在仇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的刀已经后开始有了颤动。
因为她的心里有了仇恨。
她将随时准备出刀。

她从小就是个乖巧的女孩子,是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公主。从小父母疼爱有加,母亲怕弱不禁风的她学武吃不消,从来不要求他学武。只是在学文累了的时候,为了虚弱的身体,听从父亲的劝告,学过一点刺杀剑术。

3年前的那天,当她得知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丈夫的手里时她就开始要报仇。
就在半夜里她拿出自己练过刺杀的极品匕首,刺向他时却被他制止了。
他无情的用匕首,在她的脸上划下了这一道道的伤口。
痛彻心扉的伤口在流淌着滚烫的血,血遍布了她那原本很美丽的脸。
她无力的挣扎,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怎么能打得过一个练过武功,而且武功又是非常高的男人呢?
她只有委屈求全,她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最后她被他扔到了荒郊。
 
那天当她孤零零的象条野狗一样,躺在那偏僻的野地时,她终于忍不住了自己的情感,脸上的伤口 更是要命的疼痛,她哭了。
咸咸的泪水淌过她的伤口显得格外的刺痛,她已无力的去擦拭,任由着泪水洗刷着脸上的血迹。

凄惨的哭声引来了狼的窥视。
她吃力的爬起,她感到死亡在向她一步步的走进。
就这样的死她不甘心,但却已经无能为力。
两道绿光在她身边不远处停了下来,仿佛在观赏和嘲笑她。 她开始害怕。
当刀子在她的脸上划下的时候她也没有害怕,但此时要她如此死去的刹那她却怕了。
她感到无助。
她开始怨天无眼。
狼又试探的走近了,她艰难的向后挪了挪身子,但却不能阻止狼前进的脚步。

突然一阵衣袂声响,又听“噗”的一声,那狼连声也没吭就倒下了。
 
她长长的喘了口气,才看清是他父亲的贴身侍卫救了她。
贴身侍卫在危急间一刀砍下了狼的头。
她知道这个侍卫,一直都很爱她的。
不仅是他,她还知道有许多大将军们都向她父亲提过亲。
可是父母最后还是坳不过她。让她自己选择了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自从她下嫁后,那些将军们才各自有了家庭。
可侍卫却发誓终身不娶。
是侍卫告诉了她,她的丈夫有可能是杀害她的父母的凶手。
她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什么也没说。侍卫很是惊讶她的沉默。
究竟她会怎么做呢?侍卫一时猜不出头绪,却有预感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于是,侍卫在晚上也不敢睡觉,一直密切的注视着她的动静。
那天晚上,虽然是半夜里,他却早就听到了异样的响动。
侍卫看到了她被毁容的脸,还有被他在黑夜里抛弃在荒郊野外。

他帮她医好了脸上的伤口,但那伤痕却再也医治不好了。
她很感激侍卫,她拜侍卫为师。
她和侍卫住在狼谷的山洞中,一住就是3年

侍卫把先前城主奖励给他的技巧项链送给了她。
她戴起了技巧项链学武功。
这个技巧项链黄灿灿的,象一把古代的锁。
这个项链是沙城的五大宝物之一,普通人以为这个项链只是个传说,就是见上一见也难。
现在,她戴上了这个项链练功,每次使用技能时得到的技能点数翻3倍。使行动速度,攻击速度加2。
本来要3年学会的技能,有了项链只要一年就学会了。
确实是个稀有的宝物。
 
她时常告诫自己要报仇。
每晚当她在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便再也不能把持自己的一遍遍重复的练着白天一再练习的刀法。
她的进步很快。
她很高兴。

当她在年余后,已经学会了半月刀法,但是2年后却无论如何也学不了烈火剑法,她疑惑了。
她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体质不适合练。
她不停的问侍卫,侍卫只是笑而不语。
侍卫把她单独的关在了一间屋子里。
她愤怒了,她使劲的捶着门,她咆哮着,但她着一切都是白费了力气。
六个时辰后侍卫进去问了她的感觉,她感到很生气,侍卫只是笑了笑。
第二天侍卫还是同样的把她关进了屋子,她还是同样的愤怒…………
直到一个月后侍卫把她再次关进屋子时,她不再愤怒,也不再叫喊时,侍卫满面笑容的把她放了出来,告诉她可以再次练习以前学会的东西了,她忽然感觉到有了很大的进步,,以前想不通的地方现在已经顿然觉悟。
这一个月没有白关,在这一个月里她已领悟到了很多。
当她明白个中原因时,侍卫终于让她回去报仇了。
当她看到魂牵梦饶的城市,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心早已象三月天放飞的风筝,回到了自己的天空。

她已经出刀。
烈火已直奔那个男人。
女人练的武功都应该是以轻巧为主,不管是刀法,剑法还是拳法,但她却不是,她的刀法却是那样的迅猛,步法是那样的快疾,完全走的是拼命的路子。
她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女人。
自从她被他划下了这一脸的伤口后就不再这样认为,她发誓要做男人都能做的事,更或者是男人做不到的事。


此时他的眼光不再是轻蔑,她的烈火剑法已全把他的退路封杀。
3年的时间,她就能学到别人需要10年学的武功的,除非。。。除非她有技巧项链?,但她的一刀一刀的烈火刀法肯定了他的想法,他不得不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的的确确,真真实实,他已感到举步维艰,捉襟见肘。

拖延,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他不由的想到。
如此耗力的打斗,如此刚猛的刀法,就算一个男人也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她还是个女人呢,凭他现在的处境还能够拖延上十招,十招过后她就算不消耗多大的力,也要缓一缓,到那时他就能找到破绽给予还击。

十招过后,她的动作显然比先前要慢了些许,但步法和刀法却丝毫未乱。
世界上任何的东西都会有不足或缺陷,金子是,人也是,所以武功也是。
他很快的找到了她刀法中的破绽。
他已在自己处境窘迫时出手,他时机抓的很准,他用他学过的法术闪电,一个霹雳就打中了她拿刀那手的脉门,她感觉到手火辣辣的疼,命运之刃也差点把握不住。
 
她惊愕,难道这3年的努力就这样要白费吗?
她速退。
她没有惊慌。
他那轻蔑的笑容又涌上了面部。
突然她的眼中不再有了愤恨和怨毒的目光,取代的却是柔和和平静。
她已感到了刚才的错误。

她又再出手。
他又打到了她的手,又笑了,女人毕竟是女人,又怎么会是男人的对手?
他突然发现她的眼光变了,变得不再那样急噪,他有点难以适应,照理说一个复仇心切的人不该有这样的眼光,他迷惑…………。
 

她突然想起侍卫给她那个技巧项链。因为常年的使用不修理,已经细的快要断了。
只有沙城的一个首饰匠可以修理这个项链。所以她不在紧要的关头不敢使用。
此刻不用更待何时?
戴了技巧项链后,感觉就是不一样。她的刀法速度快了2倍。
他只有疲于躲避
烈火刀法本来就是快速致命的那种。
一刀接着一刀,她的手好象不再火烧的疼痛,又不知觉的快了许多,他有点忙不过来。
“砰”她的刀已经着实的砍在了他的胸口,他顿感气血上涌,他硬憋了一下,把翻涌的一口血强咽了下去。
此时她已不再给他有任何的可乘之机,接连着几刀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胸中的血再也强咽不下,“噗”的一下全都喷了出来。
她迅速的出刀,在他吐血之时一个反身,刀如闪电般的横砍在了他的咽喉处。
他的眼珠突的象死鱼般的凸起,这一招已让他的喉结尽碎,筋脉全断。
他的浑身马上象正在被屠宰的猪一样不停的抽动,喉部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呜……”声,那英俊的脸、也不停的变化,变得极度的怪异。
他强壮的身躯慢慢的倒下………

她成功了。
她终于把他杀了。
但是她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尽管她已经报了仇。
但是这一切的代价确实太大了,如今她虽然报了仇,但是得到的却是什么。而她失去的又是些什么呢?
突然觉得人生对她已经毫无活下去的意义,她把刀往脖子上一搁........


--  作者:东方辩白
--  发布时间:2002-4-21 16:17:42

--  
木莲写的?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4-21 16:25:06

--  
写得如何?
--  作者:阿三
--  发布时间:2002-4-21 17:03:01

--  
看来你们都喜欢当杀手。
这种潜意识太可怕了。只有我想当游侠、。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4-21 19:41:31

--  
呵呵。。。是吗?你这个坏杀手!
--  作者:相忘于江湖
--  发布时间:2002-4-21 20:25:52

--  
呵呵,杀手不坏,游侠不爱。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91.40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