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网情悠悠』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11)
----  再遇见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1&rootid=44017&id=44017)


--  作者:所以然
--  发布时间:2002-8-31 21:45:02

--  再遇见
我是很相信命运的人,我相信命运峰回路转,总是要带你见到你应该见的人。
我们在夏天相爱,在冬天分开,然后在很多年后的秋天再遇见。我们的故事里,没有春天。


我和他已经分开很多年了,在分开的这些年里,我偶尔会想起他,他和他的曾经,以及留在我生命里的痕迹。有时候,想他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日子太久,连这个人的面目轮廓都模糊了。要很用心很用心的想,才能想出个淡淡的影子。
我没有想过还能再遇见他。没有想过,是因为觉得遇见了,也没什么意义的。各自投奔不同的生活这么多年,学生时代的执着能留下多少呢?虽然,我在心里一直窃窃的希望他会一直爱着我。那只不过是一个女人,没有破灭的虚荣心罢了。
但是,真的还是遇见了,六百万分之一的比例。
其实,之前我们可能也遇见过。在街的两边,走不一样的方向;在同家咖啡店里,坐不一样的台子;在同程的车上,我从这一扇门上来,他从那一扇门下去。这个城市里,我们可能不止一次又遇见了,只是没有看见彼此。
忽然记起他住的屋子,白色的墙,花格子的桌步,窗台上有两色的牙刷,有一只是属于我。
我现在再次倚在这张床上,一切都是熟悉的,包括这夜色。以前的日子里,我们很多次在这种夜色之中结束我们的缠绵,匆忙的离去,那时心里是埋怨这夜色的深重。毕竟是孩子嘛,不懂得美的,也不懂得克制。
我倚在床上,他坐在离我很近的那把椅子上。我能闻见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我猜那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香水。我心里偷偷笑了,他以前不擦香水的。我一直觉得他有洁癖的,连香水味道也不喜欢,现在看起来,事实并非如此。男人,始终和男孩子是不一样的,只是我的认识还来不及转过来。
我问他,为什么这里一点没有变。他说,其实这些年是很少来的,只是有空的时候才来打扫,毕竟他现在已经不住这里了。这话在我听起来,有些心酸。我想,他是在提醒我,过去的都过去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这句话很多人对我说过,我也对很多人说过。但是,在我们之间,真的都过去了吗?我那没有破灭的小小虚荣,就要这么轻描淡写的碎了。我看着自己的皮肤泛着银色,突然记起他曾经赞过我美丽。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不漂亮的,我始终都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你觉得我变了吗?我轻轻的问他,口气谨慎,仿佛突然回到相爱的那个夏天。
没有,就是瘦了。
他还是最了解我的人,知道我最想听什么话,知道我怕什么。
你也没有变呢。
呵呵,我胖了。
你知道吗?其实上学那会,你能总遇见我,是因为我总在那个巷子里等你呢?
是吗?呵呵,我一直不知道。
我心里想,你自然不会知道的,我每天在那条巷子里是怎样心急火燎的等待。那种心情,现在想起来,已经很不真实。我已经不可能在那样等一个人了。也许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讲,等待就如同播种,希望它能换回来爱情的甜蜜。年轻的时候,很喜欢讲爱这个字,现在可是耻于开口,喜欢用“感情”这个词,觉得它隐蔽一些,也更暧昧。
他起身,把百叶窗卷起来。这个动作,我在那年夏天看过很多遍的。娴熟,轻柔,迅速,他做每一样事情都是这样的。许多年后,我没有想到还能看见这个动作,看着看着,觉得身影模糊了,才发现我原来想哭。
我去上厕所。我欠起身的时候,有水珠打在脚面上。我心里想,这太夸张了。
我在厨房里洗手,没有开灯,窗外是依然灯火通明的邮政分检楼。再之外就是阑珊的夜色,阑珊的都有些斑驳了。我听见他开了广播,老歌听起来很温暖,我低下头,看见窗台上的牙刷。已经有很多把了,我想其中一定还有我的吧。

我忽然记起分开的那个晚上,我们被一壶力顿红茶分在两边。我手颤抖着点烟,结果火苗撩了头发,让我看起来更加焦躁不安。那时候,我心里好怕好怕的,我知道就要失去了,而且失去的将很彻底——拥抱,亲吻,电话里的呼吸声,路灯下面的影子,牵着的手,鼻子上面的汗……。我一直语无伦次的讲述着,埋怨着,冷嘲热讽着,他就那么安静的坐在我对面,微微红起来的眼眶,说明他也知道要失去了。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这是我记住的,最清楚的一句话。我看见他的眼眶里,落下一滴泪。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他的眼泪。我慌乱的逃开了,出了门,觉得风刺骨的痛。裹紧风衣,我一头钻进匆忙的车流,穿越了他的眼泪。
就这样 ,我们分开了,很多年,又在遇见。

想什么呢?他站在我背后,眼睛看着窗户外面。我们两个人,可能都很留恋这种夜色。
不早了,你送我回家吧。
其实,以前这句话都是他说的。那会我们喜欢坐在楼顶,一坐就是半天,从如血夕阳到星光漫天。然后他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今天,换我这样要求,我只是怕,如果我不要求他会把门在我背后关上,留我一个人在漆黑的走廊里。
等等,你还有东西在我这呢。
是吗?是什么?我的裙子。
那是我读书的时候,最喜欢的长裙,是蜡染的。他打开灯,好让我仔细看看。裙子很旧,有些地方颜色都已经没有了。他说,没有洗过,因为觉得我不会在穿了。他是对的,但是我想再穿一次,就在他面前,再穿一次。
我真的觉得累了,就是穿上长裙那一刻。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努力呢?我是想在暗示什么吗?徒劳的努力罢了。穿上长裙,也不再天真可爱,不再纯情。如今,我除了保留小小的虚荣,把曾经记的牢固些,我什么也不该妄想的。
我把长裙脱下来,递到他面前,还是你收着吧,我留着没有用了。

我们走在那条曾经走了无数次的路上。他还是迁就我,走的很慢。
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连车也很少,安静。等这条路走到一半,我们就得分开了,我们不可能在路上走一夜。我们已经过了疯狂和执着的年纪了。明天一早,大家各有各的事情要忙。
在这段已经老旧的支离破碎的感情里面,我们都无法再得到安慰。我摸着中指上的戒指,心里有什么突然裂开了,奔涌着,我以为是眼泪,最后发现只是叹息。

他在我背后站着,很近很近。他曾经是我生命里的一道墙,随时都可以靠上去歇着的。如今,他已经是别人的墙了,对我来说,他变成了一道风景。而风景是每个人都可以欣赏,尽管他们都不会懂得他。
你真的觉得我没有变?
没有。
我想,我们一辈子在对方心里,都是这个样子了吧。
是的。













[此贴子已经被所以然于2002-8-31 21:45:02编辑过]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8-31 22:38:47

--  
能有一个人,在自己一生的时光中穿越,那是件幸福的事情。


想起台湾一位著名的诗人的诗句:把你的影子在风中晾干/老的时候/下酒。


--  作者:世事如烟
--  发布时间:2002-9-1 10:41:47

--  
雨落竹林愁意浓。
竹林听雨雾蒙蒙。
细雨敲窗听心语,
相思总在梦魂中。


--  作者:月光舞
--  发布时间:2002-9-1 18:35:00

--  
女人对爱情的执著总让人觉得很傻,看者他远去的身影还是苦苦追寻他无情的脚印,也许,在这个世界里,真的是的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也是最能让自己珍惜的吧。
--  作者:江月
--  发布时间:2002-9-1 21:34:05

--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
--  作者:所以然
--  发布时间:2002-9-2 18:01:40

--  
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
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是---
你没有得到他,他也没有得到你。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而那些得到了,又弄丢的,
又算是什么呢?
--  作者:kidd
--  发布时间:2002-9-2 20:48:46

--  
收做一份记忆,很美:)
--  作者:堕落英雄
--  发布时间:2002-9-4 18:21:14

--  
最好不遇见

--  作者:所以然
--  发布时间:2002-9-4 20:13:21

--  
就是,最好别遇见。
但是有人喜欢做曹*哦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79.68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