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网情悠悠』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11)
----  云南随笔----茶马古道马铃声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1&rootid=43963&id=43963)


--  作者:江月
--  发布时间:2002-8-31 22:55:44

--  云南随笔----茶马古道马铃声
七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和女儿来到了闻名遐迩的云南丽江。丽江大研古城是活着的茶马古道重镇,是一处“家家流水,户户垂柳”的温柔之乡。

走进古城,已近黄昏。站在古城口远眺,蓝蓝的天空下有一座洁白的玉龙雪山,在远方和纯净的天融为一体,落日的余辉洒落在山头,刹那就把游人的思绪融入在这静默纯洁的天地之间。入城,仿佛到了江南水乡,栉比鳞次的古式建筑,街道两厢是小桥流水。雪山上融化而下的雪水,顺着街道边的沟壑流淌,古城里到处是淙淙流水,杨柳依依拂水不语。

和女儿找了一家叫“古城客栈”的纳西民居住了下来。这家古城客栈保留着典型的纳西民居的风格“三坊一照壁”,后门就是一条潺潺的溪流。牵着女儿的手细细和女儿讲解什么叫“三坊一照壁”,面对照壁(白底描花绘草或各种图形的一面大壁)的一坊即正坊,方向朝南,地势较高,主要供老年人居住;东西厢房略低,由下辈居住;天井供生活之用,都用砖石铺成,其中摆放花草。“古城客栈”经过了精心装饰,处处雕梁画栋,透着精巧质朴,天井的盆花正开得鲜艳。女儿看见临街的小姑娘拿着衣服在溪边清洗,也学着样,独自在溪边洗着自己的脏衣服。柳杨在微风中轻摆,清泉流淌,淡淡的花香萦绕,坐在天井的石凳上看女儿低头洗衣的娇姿,仿佛时光倒流,我已身处红尘之外。

一夜枕着流水入眠,第二天清晨早早起来赶往玉龙雪山看海拨三千多米以上的冰川。

古城的清晨格外安静,曲曲的小巷,灰瓦白砖的古式建筑依旧沉睡在古老的时光之中。牵着女儿的手走在古城的街上,脚底的青石板和一般的石板路不同,磨光的石面上有五颜六色的图案,像是由众多不同色彩的小石头融聚而成,而且清亮光洁,女儿低着头仔细打量着路面,“真漂亮呀,妈妈你看。”忍不住用手细细抚摸着石板,女儿说。“嗯,这就是用丽江独有的五花石铺成的青石板路,你看石板路面上的累累斑痕,那些深浅不匀、凸凹不平的地方,都是经历了几百年的人踏马踩而留下的痕迹。”我牵着女儿柔软的小手。“路过这里的马队驮着茶叶、丝绸,在这里小歇,然后走向更远的地方……”抚摸着这些往日的痕迹,我和女儿似乎听到了茶马古道上传来悠悠的马铃声。

游完丽江附近的玉龙雪山、玉泉公园,东巴万神园,女儿就催促我回古城,嚷着要好好游古城,海拨三千多米的玉龙冰川、晶莹清澈的泉潭、古老的东巴文化都不足吸引女儿的目光。再返还丽江古城时,已是下午四点多,游人如织的时候。牵着女儿的手,在大街小道徘徊,道路两旁商铺林立,古玩百货琳琅满目,传统的纳西服饰、风光图片、东巴木盘、木雕、土陶、银饰吸引住女儿的脚步,不停的问,不停的打量,仿佛入了一座宝山,女儿走到最后却有一些烦了,为何古城里都是商店?以前也是这样热闹吗?我给女儿挑了一件银手镯,匆匆离开了摊贩云集的街市,心中的丽江古城是个清幽的地方,这分明是热闹的集市。

转弯过大石桥来到清溪静淌的一条小巷,店铺相连,锅碗瓢勺之声相闻,原来到了丽江的饮食一条街,拣了一个靠水的座位,和女儿品尝起丽江的小吃。天渐渐黑了下来,挂在店铺两边的红灯笼相继亮起来,桌上的蜡烛也点燃,倒影在溪水中,夜色流光溢彩,红红的暖色把清溪染的分外的朦胧而妖娆,远处传来年轻人弹起的吉他声。女儿学着他人,买来两个河灯,双手合十,再缓缓的把河灯放入清溪之中,看水流把荷灯送得远远的,方收回自己的目光,红尘十丈,已醉在女儿柔柔的眼波之中。我却莫名的想起了白天参观东巴万神园,路过座落在半山腰中的一所纳西族住宅,怀着好奇之心走了进去,粗粗的木屋梁,黑黑的房间里都是柴烟之气,一位纳西老妇人身着缀满补丁的纳西族服饰安详的半躺在火炉边,对每一位进去的游人报以微笑,脸上的皱纹绽开如一朵经霜盛开的山花,眼睛里流淌着平静和友善。导游告诉我们,山里晚上很冷,纳古族人一般把老人的床位安置在火炉边,而且部分纳西人因居住在山里,生活还是相当困难。我和女儿在老人的房间稍做停留,女儿准备拿出点零钱放在老人身边,老人微笑着摆摆手拒绝了,用眼睛在和我说话,她一切都满足。

回过神来时,饭桌边已走来两位身背吉他的年轻人,女儿新奇的接过点歌本,我心中微微颤动了一下,点了一曲爱听的“橄榄树”,和着吉他轻快的节奏,古城的清流把略带沧桑的歌声“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送到了远方。纳西老人安祥的微笑也荡漾在歌声里,她不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故乡就在这青山绿水之中。

吃完晚饭,女儿有些兴趣索然。牵着她的手准备回客栈休息,忽然风中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铃声,古朴、悠扬,在晚风中还有丝丝回韵,女儿的眼睛顿时亮起来了,一家不起眼的商铺挑出来一块青布,上面写着苍劲的大字“茶马铃”,柜头尽是一线黄色的铃铛,铃铛下面吊着一块木牌,一面刻着东巴的象形文字,一面是烙画,焦黄的烙印渲染成丽江的小桥流水人家。用手轻轻摇晃着较沉的铜制铃铛,发出的铃声厚实、空灵,久久回响。店主人告诉我,他这铃铛申请了专利,是仿茶马古道上过去的马帮用的铃铛,用青铜铸造出来,音质醇厚,铃音悠长。女儿看着我在精心挑选,也睁大眼睛,不停的敲敲这个铃,听听那个铃音,最后选了一个吊着一块木牌的铃铛,木牌一面刻着“走四方”别一面是烙着古城石板路、民居的烙画。我笑了笑,原来女儿这么小就向往着“走四方”,古朴的马铃声会不会成为女儿童年里难忘的歌谣。

从云南回到家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女儿似乎忘记了丽江的马铃声。有次我摇响挂在她床头的铃铛时,女儿在昏黄的灯光下仰着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她不喜欢丽江,到处都是商店和游人,古城的青石板和这清脆的铃声让她想起的是我曾讲过的茶马古道和不曾见过的马帮。以后偶尔入睡前,女儿用手拨弄着铃铛,铃声穿过时光,我仿佛又看见在丽江古城溪水边低头洗衣服的女儿;我也会把自己选的铃铛轻摇,和女儿的铃声和应,写着“一生拥有”的木牌晃来晃去,仿佛从丽江的红尘中走出来的我,梦里只有纳西老妇人那双安祥的眼睛。






















[此贴子已经被江月于2002-8-31 22:55:44编辑过]

--  作者:冷月
--  发布时间:2002-8-31 14:21:13

--  
精致呀!
已完全入境了呀!呵呵。。。成了~~!佩服!
--  作者:周黑子
--  发布时间:2002-8-31 22:47:15

--  
如果关于古道和马帮的笔墨再多一点。丁当铃声中穿过时空。
依然是篇美仑美奂的好文章。



--  作者:我为何来
--  发布时间:2002-9-2 15:11:26

--  
“叮当叮当~~”远远的,传来清脆、悠扬的铃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那不是我们翘首期盼的马队吗?那些四海为家的商人,马是他们最忠诚的伙伴和朋友。他们一路走来,把我们需要的物品从外面带来,再把我们多余的东西带给别人。他们是我们与外界相连的唯一纽带和桥梁,也是我们生活下去的支柱。。。

喜欢这样的画面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67.96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