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网情悠悠』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11)
----  情真义更真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1&rootid=1770&id=1770)


--  作者:我为何来
--  发布时间:2002-3-20 21:34:07

--  情真义更真
(一)、送别
开车前五分钟,如意下了火车,站在站台的白线里面,微仰起头,面对着趴在窗口的翔子,等着火车的开动。如意尽量把自己的视线移到别处,以便躲避翔子凝视的目光。间或地相互说几句告别、祝福的话,可隔着个窗子有点听不太清,只看见嘴在动着。现在的火车不同以前,车窗下半部分已被固定死,若想开窗只能把上半个窗玻璃拉至下半重叠。窗口对于中等个头的人来说是高了点,对翔子来说也是。翔子尽量踮起自己的脚,好让自己整个的脑袋都露在窗口。

“呜~~~~~”一声长鸣,火车徐徐启动。如意不由自主地跟着列车开动的方向紧走了几步,双眼固定在了始终趴在车窗上的翔子身上。翔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变得僵硬。借着车站昏暗的灯光,如意似乎看到翔子的眼里有一些晶莹的东西在闪烁。如意挥了挥手,算是对翔子目视的回报。

火车驶离了车站,缓缓北上,像是浓缩的模型,变得越来越小,在如意的眼前逐渐消失。载走了她对翔子的友情和祝福,也载走了她这几天的疲劳和短暂的快乐,更载走了她的思念。

如意放慢了脚步。从站台经过地下通道到出口有段好长的路,如意回头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只看到有个小女孩刚送走了朋友,正在那抹眼泪。如今的火车站送客的人已不像以前那么多了。也许现在的人早已习惯了生活的快节奏,习惯了冷漠,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今天走明天留,习惯了出差,习惯了旅游,习惯了流浪,习惯了坐火车,或者更多的人选择了更舒适快捷的交通工具——飞机。所以,车站送客的人只是凤毛麟角的几个。

冬日的夜晚黑得很快,车站早已亮起了灯。那几盏忽明忽暗的桔黄色顶灯在如意的眼中就像恶魔眨着他那对铜陵眼对着她虎视眈眈。如意伸手把滑下肩胛的黑色双肩包带子往上提了提,加快了脚步。下到台阶,走入地下通道。通道里空无一人,零星的几盏壁灯在那宽阔的地下通道里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一丝寒意掠过如意的心头,脸也凉凉的,顺手摸了一下,湿湿的。通道的出口就在前方,如意快步走了出去。

(二)、相识
翔子是如意见的第一个网友,至今为止也是唯一的一个,但并非最早认识的。在翔子之前,如意早有几个不错的网友,至今仍保持着文字及电话的交流。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见面。在此之前,如意也没曾想过会去见哪个网友的。

四个月前的某一天晚上,如意吃罢晚餐,跟平时一样点开了被她称为根据地的聊天室,那是她从开始聊天后进的也是唯一久留的一个聊天室。她每晚除了随意地查看一些网站的信息、下载些自己想要的软件和MP3、阅读些个论坛的贴以外,余下的时光她会在那里打发。

“兔子先生”轻轻地打开了如意的小窗:
“好吗,小鸟?”(百灵鸟是如意的网名)
“好啊”如意也轻轻回答着,不过,看着那个“兔子”的名字心里暗暗嘀咕“狡兔三窟。。。。。。?”。
“请问小鸟从何而来啊?”
“江南水乡啊,来过吗?”
“哦,好美的地方。想必小鸟也乖巧美丽吧?”
“: )”如意回了他个笑脸,未加否定,算是默许了吧。
他们那晚聊了好多,聊了点啥,如意现在想想并不太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兔子先生”告诉她曾经有过一个家,还有个女儿好小。不过,现在不跟他,偶尔也会来他这住几天。他的职业跟医有关,仅此而已。当时她并不想对一只“兔子”多说些什么,只告知了自己是从事电脑方面的工作,已婚。随后互相交换了一下QQ号。

第二天是如意的休息日,不用上班。一早起来,突然想到昨晚聊天把自己要做的正事给忘了——公司老板让帮忙查找一个项目的信息资料。如意急急打开电脑,顺手也打开了QQ。只要在电脑前如意总是开着QQ,这已成了她的一种习惯,她喜欢看着QQ上亮着的头,感觉着有朋友“陪”在身边的味道。QQ上亮起了一个兔头“沉默的心”,这是谁啊,为啥起这名呢?哦,想起来了,是昨晚那个“兔子先生”嘛。他怎么一大早就在网上啊,他不用上班吗?今天可是周一呢,一般单位都得上班的,一看时间7:42。
“嘀嘀嘀~~~~~”兔头发来了消息“小鸟,早上好啊?”
“好,你怎么一大早就在网上啊,昨晚一夜没睡吗?”
“是的,你走后,我也下了线,可睡不着,上来跟朋友打牌到现在,我就上班去了。”
“啊?打一晚啊?干嘛呢?为啥睡不着?”
“想的事太多。。。。。。。。。。。。”
“哦~~~~”
“再见,中午我会回来,你在的话我们可以聊吗?”
“当然,再见”

唯一亮着的头像也变成了灰色。是啊,谁会一大早就爬在网上呢,除了无牵无挂的单身贵族。如意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单身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亦非贵族,只是衣食无忧罢了。

(三)、相知
以后的每周一“兔子先生”或者说是“沉默的心”都会来网上陪着如意,除了如意有朋友在时。“兔子”的单位就在自己家的楼下,二分钟就到。平时没事时溜回来也不太有人会管,只要把份内的事干完,这或许就是事业单位的优越性吧。

如意有好多的网友,至前也只是把“兔子”归在了一般朋友那列。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周一天的交流加上平时晚上的“相遇”渐渐让如意加深了对“兔子”的映像,“兔子”也对如意有了更多的了解。

“兔子”告诉如意,他的真名叫:翔子。如意也礼尚往来地把自己的名字透露给了他。此前,“兔子”一直叫她小鸟。他大她五六岁,可给她的感觉,他像个孩子,平时,除了网还是网,因为她常能在网上见到他。到了吃饭时间,他也不下网,总感觉像是泡在网吧里不想回家经常逃课的学生。

那晚,如意又被丈夫留在了家里,孤身一人,无事可干,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干别的事。她打开电脑,上了QQ,看见翔子也在,有点开心。至少今晚有人陪自己,打发一晚是一晚了。翔子小心地要求可否语音。此前,如意很少语音,她不太喜欢网上语音的那种感觉,一是因为QQ里通话的效果太糟糕,另一个原因是对着个电脑说话不大习惯,要是对方不用耳机的话说不定有一大堆人在听她的声音呢。不过,今天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也想听听翔子的声音。看能不能从声音中获得更多的感觉。

“喂,你好。。。。。。。。。。。。。”(哇!声音好好听,纯正的男中音,普通话也挺标准。声音中带着朝气和活力,也不失温柔。听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小好多,但至少可以排除学生的嫌疑)
“你好。。。。。。”如意回应着。
“你的声音真美,名副其实的百灵鸟呢”
“: )”如意老方一贴地回了他个笑脸。
“说话,用语音,我爱听你的声”
“好的,说点啥呢?”如意面对平板一块的显示屏说不出个话来。
“随便什么,都行的”翔子鼓励着。
“我有个问题早就想问了呢,只是不敢问。我不太喜欢问别人不想说的东西,特别是隐私。但我又好奇。”
“想问啥,问吧。”
“你跟你妻子分手是为的啥?。。。。。。。。”说完这句话,如意感到自己有点唐突,不免脸红了起来。她用手捂了捂有点发烫的脸。
“哦~~~”对方稍稍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其实这个也没啥不能说的,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外面有人,这是所有男人都不能容忍的,尤其我是这么的信任她,以至于他们在一起好久我都不知道,最终还是她自己对我说的。她后悔了,可我在这点上无法宽容她。。。。。。。。。。。。。”
“哦~~”如意听得出他话音背后的隐隐之痛,似乎还带着不死的爱意。她不再说什么,只是想着这真是夫妻间的悲哀了。

两个孤独的人遇到一起就像快要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翔子与如意相互“陪伴”着在网上走过了一段日子。真诚的交流把两颗易碎的心从南北两端拉到了一起。他们开始以兄妹相称。翔子说他不会让如意步他的后尘。他会让如意快快乐乐过完每一天。

(四)、相见前夕
元旦,辞旧迎新的阳历新年,家家户户快快乐乐,更是朋友欢聚,全家团圆的日子。如意懒懒地睁开双眼,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床的另半边。自从嫁给了老公,就注定了每年都会有一个跨年度的孤枕难眠了。她当然知道,这并不能怪老公,因为任职金融行业的先生也是身不由己。别人最闲的时候,特别是节假日,就是他最忙之时。常常半夜才疲惫地回到家里,自然跟如意的交流也是少之又少,家有时真的就成了他的旅店了。如意更愿意丈夫把家当成避风港。

打开QQ,灰灰一片,连翔子都不在,他今天一定是陪宝宝玩去了。小孩都是可爱的,他的宝宝更是可怜的,只是宝宝还小,还没体会到自己与人的不同之处罢了。在她能够快乐的时候,尽量让她快乐点吧。如意坐在电脑前,傻傻地想着。自己总不能跟个宝宝去抢她的爸爸吧。

本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孤独,甚至有时还痴爱上了它,怎么今天会如此的坐卧不定。如意的手失控般地握着鼠标到处乱点,眼睛呆呆地盯着电脑屏,可大脑中的每一根神经都像被打了死结一般,解都解不开,每扯一下都会痛彻心扉。从昨天开始就没碰过饭了,只是偶尔饮一小杯橙汁,这已是如意独处时的习惯了。她没有感到丝毫的饥饿,倒是肚子里的馋虫仰着脖子咕咕乱叫。

也不知什么时候脸上有一些冰凉的小珠掉落,如意没敢碰它。她明白今天想要消灭它会是徒劳,它会像断了线的珍珠,难以拾掇。

“嘀铃铃~~~~~”电话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如意想着肯定是老公打来的,从电脑椅上一跃而起冲到电话机前飞快地拿起了听筒。
“喂,如意,今天好天气呢,来妈这边吗?陪妈出去走走吧。。。。。。。”
“哦~~~~,是妈妈啊。”如意好是失望,不是先生的电话。从前天晚上起就没再接到过老公的电话,只是自己每天打一个过去问候一声,她想,他一定好忙好忙。
“喂~~,怎么啦?如意。国文在家吗?”(国文是如意的先生)
“哦~~没什么,他在单位加班呢。”如意简短地回答着母亲的问题,话好少,她不想多说,怕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又会掉下来,更怕母亲听出点什么。
“来吧,你一人呆家也没意思,我们去玩。”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做呢。过几天上班要给老板的。”如意随便找了个借口,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出去,更没玩的兴趣,最主要的是她怕老公回来看不见自己会寂寞。
“好吧,那你自己弄点东西吃吃,别老不吃饭,会搞坏身体的。”哪个母亲会看不懂女儿的心事呢,母亲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打从前天早晨起就没见过老公,已有整整两天了,也不知还得等上多久。如意看着电脑桌上老公抽剩的半包中华烟,想像着老公吞云吐雾快活似神仙的样子。她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嗒!”QQ上提示有好友上线。如意赶紧用鼠标击醒了QQ菜单,“沉默的心”正在闪闪发光。。。。。。如意没等对方的消息就先发致人:
“哥,上哪儿了啊?我好无聊啊。。。。。。”如意的泪水刹时又奔流直下。
“妹妹好。哦,我带宝宝去公园玩了,她好开心。”
“哦,那挺好的。。。。。。”
“你先生呢?家就你一人?”
“嗯,他在加班呢。”
“这样啊,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的。不然我会早点回来陪你。”
“没事的,难得休息,你该陪宝宝多玩玩的。。。。。。”
翔子似乎看出如意的不快乐,“你不快乐,我会心疼。别伤心了,哥陪着你,好吗?”翔子知道,如意不快乐的时候常会用文字来发泄。他一边安慰着如意,一边不停地在如意常去的论坛搜寻。
…………………
………………………
曾经为爱痛彻心痱
如今为爱迷失自己
每一个祈盼都被现实痛击
每一段美梦都由噩梦代替
每一次惊醒泪湿枕巾
每一个假日唯有失意

绚丽的人生
被孤独囚禁
曾经描画的美境
变得可笑无比
混沌的视线
只有用眼泪冲洗
假如可以
求它彻底把我的昨天一笔抹去
……………
……………………
“妹妹,我想哭。。。。。”看着翔子的消息,如意的双眼再一次被泪水模糊。
……………………
“妹妹,过两天我有一个去B城出差的机会,我想去你那里看你。”(如意所在的城市离B城不远,火车只需二三小时。)
“是吗?那什么时候?”曾经从没想过的网友见面即将成为可能,如意没有多想就已默认。
“给我电话号码,到时我会跟你联系。。。。。。。”
“好的,XXXXXXXX”如意递上公司的专线。

(五)、初次见面
今年的冬天有点反常,腊月寒冬变得温暖如春。下班前如意接到翔子从B城打来的电话,让晚上去火车站接站。放下电话,如意看着光亮如镜的玻璃里那个自己的影子,一件叠领的血青色毛衣,领口和翻边的袖口搀杂的银丝在灯光下闪闪烁烁,外套一件灰黑收腰薄泥短上衣,脖子上随意地打着一条小小的鹅黄底碎花丝巾,一条翘翘的马尾用个五彩的发圈高高地扎在脑后,充满青春的自己看上去更赋活力。那条枣红色棉质小嗽叭裤恰到好处地盖在那双黑色半高跟的休闲皮鞋上,把如意本就修长匀称的腿映衬得更加美丽动人。老天爷不忍心在如意的脸上留下过多的岁月痕迹,年过而立的她给人的感觉就跟个才出校门的学生相差无几。如意满意地给玻璃中的自己一个甜甜的微笑,算是对自信心的一种奖赏。

如意拨通先生的专线,告知自己有个朋友会来该市,今晚要去接站。先生爽快地允诺,但不巧的是先生今晚又得加班,怕是不能陪她共尽地主之仪了。如意这次倒是没说什么,笑着挂了电话。至少今晚自己不再孤独,不过一直想像不出跟翔子见面会是咋样的。

下了班,如意骑着她那小得可爱的单车匆匆来到火车站,此时离翔子到站时间还有二个多小时。如意平时很少离开自己的城市,当然来火车站的机会也不多。她想预先把该知道的事都问个清楚,免得到时分不清东西南北。如意来到问讯处,确定了一下翔子那班车的到站地点(该城市不止一个火车停客站,如意怕到时接错了地方。)来到服务台,买了一张当天的站台票,大型的电子屏上显示着翔子所坐车次的到站时间及所停站台。看看时间尚早,如意逛逛悠悠地进到站台,算是对正式接站的一次演习吧。一切准备就绪,时间还有宽余,如意突然想到还没给翔子联系住宿呢。虽然翔子在电话里说等他到了再找,可做事一贯细致周到的如意想想还是先替他去找找再说,急奔着出了车站。

偌大个城市找个住的地方还是不太难的,尤其在火车站附近。不过,翔子所处北方的一个小城市,消费水平比起如意所在的城市来说是低了点。他曾说过,他们公司的出差费用标准不太高,不能住太好的酒店。对于费用来说,如意觉得并不很重要,而且从她心里愿意为翔子去花费,可,她并不想给翔子带来不快,因为作为男人这是起码的尊严。没行多远,如意就看见一个旅社,外面看上去不算太糟糕,进去问了一下价格和房间的设施,还行,跟翔子所要求的条件也差不了多少。定下房后,如意心里踏实了许多。匆匆地回赶,再一看表,也差不多是火车到站的时间了。

列车咯噔咯噔进了站,慢慢停在了如意的面前。如意快步走到事先与翔子约好的10号车箱,茫然地看着眼前走过的每一个男人。从平时的聊天虽然也知道点对方的长相,但她此时根本就无法分辨出哪个才是他认识不到半年的哥哥,她也不敢去认,她只能用被动的方式迎接着翔子的到来。

不远处,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穿一件深棕色毛领皮外套,银色的领带被黑色的衬衣映衬得格外显眼。深色西裤下一双黑色的皮鞋蒙了一层淡淡的尘土,看上去风尘仆仆,但满面笑容、神采飞扬。他把一条手臂高高举起并挥动着,朝如意这边急步走来。他似乎早就认出了如意。

双方的外貌看上去跟想像也没太大的出入,倒是都显年轻好多。初次见面并没给双方陌生的感觉,倒像是久违的兄妹想见——格外亲热。如意忙不迭地去帮翔子提行李,并一口一个哥地喊着,倒把翔子搞得不好意思起来。

如意和翔子相对地坐在宽敞的酒店餐厅那个靠窗的位子上,盖着碎花台布的小方桌上放着一支血红的玫瑰,含苞待放。略微幽暗的大吊灯高高吸在淡兰的天花板上,低着“脑袋”俯视着他俩。四菜一煲把个不大的桌面挤得满满当当。翔子拿起面前那个装着一小半高度白酒的玻璃大杯轻碰了一下如意手中的那杯橙汁,一饮而尽。如意轻轻地说着什么,翔子双眼柔柔地看着如意,并没说太多的话,似乎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扰了这样的景致一般。如意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不过,立刻又恢复了自然。

那晚,如意很开心,少许的兴奋中带点羞涩。这样的经历对她来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她只记得翔子一句话,他说在这之前他从没想到跟网友见面会给他如此好的感觉。他庆幸自己有如意这样一个好妹妹。作为地主的如意强制行使了那顿晚餐的埋单权利,她想这该是一个主人最根本的礼仪之道。

(六)、累并快乐着
第二天的天气显得格外地晴朗,太阳公公的心情似乎很好,脸上乐开了花。翔子大老远特意来看如意,如意这几天当然得好好陪翔子玩玩了,昨晚下班前就已向单位请了假了。

如意早早起来,刷洗完毕。一件紫罗兰的翻领毛衣外面加了件内侧带桔红色翻边的米色纯棉休闲短上衣,打开领子,那截桔红正好露在了外面,煞是显眼。随手也换了一个紫色的发圈扎在马尾上,看起来跟毛衣很相配。套上一条texwood低腰兰色牛仔裤,是那种裤腿磨得白白的,裤管边及袋口甚至都已磨得挂须的最新流行的怀旧式,看上去既活泼又随意。今天将会是运动着的一天,所以如意选了一双asics网面运动鞋穿上,不至于让脚承受太大的痛苦。如意从柜子里拿出那个买了好久却没用几次的尼康950数码相机装进自己的ESPIRT双肩包里,今天可得让它好好表现表现。如意顺手从硬币盒中抓了一把的硬币,也不看看几个就全塞进了裤袋,等下坐公车会用得着。

对于那些运动着的如车之类的东西,如意天生就怕——晕,什么车都晕,火车也是,甚至电梯也会。坐小车更会让她像受尽折磨般的痛苦万分。平时跟先生出去,打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免谈。坐公车也得视如意当时的状况而定,若是晴到少云,那报批一下勉强通过;若是晴到多云,那可得多费几句口舌,外加诸如空调车不坐,人多的车不坐等额外条件;若是阴有时有雨,那还是乖乖地骑上二轮为妙了。不过,如意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坐公车时靠窗站着——不坐,这样呼吸着车窗外的新鲜空气,一般还能勉强应付过去。

如意所在的城市是中国六大故都之一,也是个国际旅游城市。名胜古迹数不胜数,一路走来都会有美景跃入眼帘,细细品味的话,怕是一周也游不尽。翔子在该市也只能呆上一两天时间,所以如意首选了几个比较有特色的景点,一一带翔子游玩。

如意并不擅长地理,历史方面的知识,也不曾学过导游。不过,从小在本地长大,走过的听过的见过的玩过的多了,在心中也对该市的各大景点有了大致的了解。每到一处总是不忘给翔子留下“倩”影,一路走着,本就热情好客的如意的嘴和手也就没怎么停下来过。翔子也会间或地插上几句,听到乐时也“呵呵~~~哈哈~~~~”地憨笑几声。他们的脸上充满灿烂的笑,显得是那么地融洽,路人很难看出他们真正认识虚龄才二天。不过,如意心中始终闪着一个念头:假如身边是自己的先生那该有多好。

太阳下山之前,如意和翔子回到了市区。按翔子的要求,如意给先生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先生今晚能和他们共进晚餐,以便让两位男士互相认识一下,得到的回答先生今晚又得加班。这早就在如意的意料之中,只是翔子略感遗憾。

(七)、分别在即
接下来的那天早晨,如意带翔子去了一个大型的游乐场,也是个非常美丽的人工景区,虽然门票不菲,但相对于得到的乐趣来说,如意倒觉得像是自己占了许多便宜似的。看着翔子像个孩子似的在每一个游戏器械上蹦上跳下,大呼小叫,乐此不疲的样子,因贫血从小就害怕这些器械的如意忘记了一切,快乐地笑着,尾随着,攀爬着,嬉闹着,像两个玩童一般,并不时地做着鬼脸留下可笑的怪相。

明天就是翔子离开如意的日子了,他俩在一个小餐馆吃完中餐,看看时间已快三点。如意艰难的从椅子上站起,腿有点不太灵便了,好似有两袋铅挂在脚脖子上一般。看着如意痛苦的样子,翔子提意等下不玩了,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说说话吧,可没被如意接受。

如意携翔子来到该市的一家大商厦里,她要给翔子买些本城的特产带回去。听翔子说,他身上的那件毛衣已穿了好多年了,如意拉他来到男装商场,看中了一件颜色和款式都不错的毛衣,还没等翔子反映过来,如意早已拿着单据来到收银台前。翔子追过来时,如意已输入了信用卡的密码,电脑打印机“嗒嗒~~~”地响着,付款凭证慢慢地从机子里吐了出来。翔子刚才还强硬地抓着如意的手臂想拉开她的手停顿在那里,声音已变得哽咽。他说:“妹妹,你这两天的盛情款待哥已是受之不尽了,怎么还好意思让你再为我破费呢?”如意没敢回头,但她分明听到翔子眼框中的泪珠翻滚的声音。“哥,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我总不能让你空着手回去啊,买件毛衣也算是个纪念吧。。。。。。”如意低低的声音回响在翔子的耳边。

来前准备在该市只住一晚的翔子,意犹未尽地已多留了两晚。走的那天他一早起来就赶往火车站买了当天下午回城的车票。他怕到时又会不自主地留下来,他不好意思再麻烦如意了。如意只向单位请了两天的假,况且如意的工作也只有她一人负责,她很少缺勤,这次放自己两天假已是很难得的了。会有好多事等着自己去干了,她不能再开口向单位请假了。

中午,他俩坐在如意公司附近新建的大酒店里。此时,离中餐时间稍早了点,华丽宽敞的大厅里散散地坐着少许几桌人,很是幽静。会做生意的商家总是把自己的环境布置得浪漫而温馨,空调也打得暖暖的。如意缓缓脱下身上那件淡土黄的皮质过膝长风衣,一席拖至脚背的毛织黑色连衣裙把如意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细细的高领套在如意修长的脖子上是如此的优雅妥帖。此刻的如意显得高雅而极具气质。一个亮点在翔子眼中迅即闪现,情不自禁多看了如意几眼。“妹妹,你今天好美!”翔子忍不住道出了心里话。如意快速地展示了一下自己那个深得迷人的酒窝,瞬间又变得神情忧忧起来。那顿最后的中餐在两人的寡言少语中接近尾声,他们都若有所思。

相聚的日子总是稍纵即逝,短短的两天给翔子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也给如意带来了短暂的快乐。对于他俩来说,首次的网友见面是友好的、快乐的、美丽的、也是值得回味的;对于他俩来说,能通过网络,从相识到相知到相见,并能成为永远的兄妹,更是幸运的。虽然很累,全身都酸疼酸疼的,但相比于整日沿着网线四处游走、时感寂寞的如意来说,这短暂的时光就像是进了一次心情加油站。等翔子走后,她仍要满怀信心地继续跟自己心爱的丈夫共同幸福地生活下去。。。。。。
<img src="images/emot/em23.gif" border=0>
                                     (全文终)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87.50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