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网情悠悠』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11)
----  小姐,请别卡位!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1&rootid=1539&id=1539)


--  作者:弯弯
--  发布时间:2002-3-20 21:34:07

--  小姐,请别卡位!
卡(qiǎ)位,是四川话,北方那边应该说“夹塞儿”吧。
嘿!还没有说事情呢,我的脸就红了,我就不好意思啦!说真的,我还真的不好意思说呢,因为我要说的事情发生在我不该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妇产科手术室门口。
近些日子,老婆老是说不舒服。刮风下雨时咳嗽,不刮风下雨时也咳嗽,腰酸腿痛小肚子发胀,谁知道这是什么毛病?我对这些一窍不懂,只好劝她去医院做检查,最好做全面检查。是嘛,刮风下雨你咳嗽,没风没雨的你咳哪门子嗽呢。
老婆发嗲,老婆撒娇,“大哥大哥”地叫个不停,非让我陪她去医院不可。我眼睛一瞪,凶神恶煞地说;“大窝?大窝吗白菜!”说归说,但还是跟她一道上医院去了。
排队,挂号。排队,交费。排队,检查。排队,拿结果。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花了大半天的时间,什么毛病也没有。不过,那医生老太太见我脸色垮起了,有些歉意,赶忙找出一个毛病来,说:“我看,还是去检查一下妇科吧,最好做一个化验。万一是更年期提前到来呢。”医生老太太和蔼地跟我老婆说,我老婆笑眯眯地看着我。于是,我又急忙赶到交费处排队。
我心里有些着急,我心里有些窝火;这老太太说得太玄乎了。我听说过提前完成生产任务,听说过提前完成某些经济指标,提前完成后,都能得到表彰和奖励。却没听说过更年期提前,难道这也值得表扬,也值得嘉奖?队伍前边排着一溜男人,神色各异。有的兴奋,是因为快当爸爸了;有的沮丧,也是因为快当爸爸了,只不过目前不想当爸爸,或是没有资格当爸爸罢了。只有我是个例外,当爸爸的兴趣早已过去了。女儿每天晚上,在几百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城市,通过互联网,通过QQ,跟我聊天了。
我前面的小伙子满脸赧愧,跟身旁的姑娘商量着什么,声音低低的,听不太清楚。
“手术费两百元,如果做无痛手术,价格就是四百元。你看……”手心里捏着几张五十园的钞票,攥得紧紧的。
“就做一般手术吧,我不怕!”那姑娘双手握在小伙子的拳头上,也攥得紧紧的,昂首挺胸,脸色绯红却又大义凛然,让人不由自主地朝英雄人物上面联想。
小伙子皱着眉头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那姑娘一把夺过烟来,细细地将弯曲的地方理伸展,又放进烟盒里去了。整个过程,是那么温馨纯情,是那么完美自然。我觉得小伙子应该很幸福很幸福。
交了费上楼,来到手术室门口,我傻眼了,这里有好些人在排队。好在中国人已经习惯排队了,做什么事都要排队,以前买米排队,买菜排队;现在赶火车排队,上厕所排队。如果哪天没有机会排队,反而会觉得浑身痒痒的,不舒服。所以,大家都神色悠然,不急不火。只是有个年轻人大概烟瘾犯了,翘起上嘴唇,嘴唇与鼻孔之间横夹着一支香烟,“丝丝”地嗅着。
一位小护士拉开门,探出头来朝外边左右看看。当所有的目光都焦急地看过去时,她却又急忙关上门,好像谁要抢她什么似的。
“啊——”手术室里传出一声惨叫,声音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等在门口的几个男人同时颤抖一下,女人们却没有任何反应,面目被愁云覆盖着,泥菩萨似的一动不动。老婆没有反应,因为她是女人,我也没有反应,是因为枪战片、武打片、恐怖片看得太多了。那里面的叫声,比这里的叫声还要夸张些。但是,这毕竟不能算是享受。我心里有些烦闷,跟老婆说,我出去转转,买张报纸,马上就回来。如果有急事,就打传呼给我。
出去走了一圈,没有买到报纸,问别人哪里有报纸卖。那看守自行车的老头笑笑,说;“来这里的人,哪还有心思读书看报哦!”我想也对,就急忙赶回来了。
情况依旧,大家还在那里傻等,只是人数比先前少了些。
我跟老婆笑笑,又出去蹓跶去了。这次准备走远一些,因为不光是为了买报纸,还准备顺便侦察一下,看附近哪家食店价廉物美,一会儿从医院出来,吃了晚饭再回家。我觉得现在不止是心里空空地,肚子里面也是空空地了。
再次回到手术室门口时,就只有我老婆和一对青年夫妇等在那里了。
老婆接过报纸,一边看一边安慰我;“快了。他们以后就轮到我了。怎么?拉登还没有妥协的意思?”
我笑了笑,说;“那么,我再出去一趟。揍得他投降!”
老婆笑了,骂道;“噻话多!”
那对年轻夫妇也在一旁偷偷地笑。我递过去几页报纸,大家反正都是闲着,就一起学习起来,共同提高。
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走来,敲开手术室的门,跟里边的护士嘀咕了几句,又急匆匆走了。随后,带来两个年轻小姐,塞进一个到手术室里去了。我还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目光随她们移动,在一旁读报的那位年轻丈夫开始发杂音了;“妈哟!这种事情都还要卡位嗦。现在的社会,还有啥子不开后门?”
中国人习惯了排队,能容忍排队,但不习惯别人卡位。心理承受能力毕竟有限。
我看看表,已经下午五点半了。我宝贵的时间,就这么糟踏在这里了。走廊的墙上,醒目的贴着服务公约,其中有一条是;“病人就是亲人”,这“亲人”在“亲人”前面卡位,还是在护士的授意之下,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接过那年轻人递过来的香烟,点上,悠悠地吸了起来。他们违背服务公约,我们也违背这里不许吸烟的规定,两抵啦!但我心里总有些不痛快,像是被别人*着,干了件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
老婆进了手术室又出来,总共只用了十五分钟。而且是自己大摇大摆走出来的,气宇轩昂的,有些像国家领导人。不像有的人那样,先是在手术室里呼天抢地的惨叫一番,随后让护士在门口大喊某某的家属,最后让那个不想当爸爸的人搀扶着,一拐一瘸的走下楼去。我顿时感到老婆的伟大,后悔刚才上街的时候,没有买上一束鲜花。
来到楼下,我四处寻觅意见薄。意见已经在我心里想好了;“等待,两小时零四十五分钟,手术,十五分钟,何故”。在后边,还要加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找到了意见薄,却还是没有提成意见。那栓在一起的圆珠笔写不出字来。我正气急败坏地在意见薄上边胡乱画着,老婆过来了,使劲拧着我的耳朵,将我拉出了大厅的门。
裹着寒意的风,迎面吹过来,我猛然打了一个寒战,才稍许冷静了一些。<img src="images/emot/em09.gif" border=0><img src="images/emot/em09.gif" border=0><img src="images/emot/em09.gif" border=0>


版权所有: Inncn.Com 一个人客栈 旧事回顾 联系:小刀
页面执行时间:121.09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