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红网论坛  (http://202.103.69.41/bbs/index.asp)
--  散文·小说  (http://202.103.69.41/bbs/forumdisplay.asp?boardid=15)
----  角色游戏之——城市森林  (http://202.103.69.41/bbs/showthread.asp?boardid=15&rootid=&id=49496)


--  作者:皈依天堂
--  发布时间:2003-5-5 18:38:00

--  角色游戏之——城市森林
我叫小沙,16岁,喜欢戴着不同的面具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游走.
————————————————————
我们美丽的青春/填充不了城市的胃/巨大面具下的虚伪/我/我累/城市悲伤的眼泪/浸透我的眉/我们不要悲伤好吗/快乐的脸多美/当世界变得渺小/城市也开始莫名其妙/它胀大/长高/在笑/在跑/我们只能抓住它的衣角/任它撕咬/当我们迷失在城市森林/拥住每一颗破碎的心/林中的景色日新月异/我们却站在原地/无处可去
色彩斑斓的羽毛/哗啦啦地/掠过树梢
——-—《城市森林》
吉他颤抖的余音在空气中逐渐淡薄。
我缓缓睁开眼,松开握住话筒的双手。舞池中是一片黑压压的脸,互相掺杂。有晶亮的光点在黑暗深处闪动了一下,顿时又归入黑寂。我走下不高的舞台,平静地扫视着一张张逐渐清晰的脸庞。音响边一个女孩忽然无声地倒了下去。大滴的泪珠顺着她的眼角渗入她额边的发。我在她身边蹲下,把手放到她的脸上。
坐在台阶上的TAY忽然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然后抓着他的吉他走向后台。
凝滞的人块开始流动,嘈杂,涌向大门。
女孩硬卷的睫毛在我指下微微颤动。我把手移到她肩上,扶她坐了起来。
你们的音乐很还,真的很好。她张开眼,望着我。布满残妆的脸上泪痕交错。
我耸肩笑笑,不置可否。
这真的是你们第一次演出吗?那首《城市森林》是你们创作的?
我嗯了一声,算是对她提出的所以问题做出了回答。
你们还会继续在这个酒吧做下去吗?
看情况吧!我抬头望着绚烂的天花板。我和JAY的打算是到每一个陌生的城市演唱,两年后再返回我们所生活的这座Y城——那时我们正好20岁——然后各奔东西。为一大堆客观的因素而工作。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出唱片或者……卡带什么的?
我把脸转向她,微皱了一下眉头。我们的音乐不是商品。
哦。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希望今后还能在这家酒吧看到你们。她向门口走去,厚重的松糕鞋与地面大面积摩擦,像谁嘶哑的笑。
我蹲在原地。灯光在头顶一盏一盏熄灭。

我在堆满了乐器的仓库里找到了TAY。他正靠在蒙了灰尘的架子鼓旁边,不太熟练地点着一支烟。一明一灭的火焰将他的脸勾勒得颓废。木吉他扔在一边。
我上前去一把抢下了他手中的打火机扔到窗外。装深沉也要找个地方吧?没看见这里是仓库?!要起了火卖了咱俩都赔不起。
JAY仍是叼着烟,低着头,长发遮住眼。
你他妈在想什么啊——我抓住他的头发。
JAY在底下嘀咕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楚,我缓和了一下情绪,在他身边蹲下——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第一站到哪里?
C城吧。我随口说道。到哪不一样呢?
什么时候走?
明天怎么样?看着JAY友好像来了兴趣我也随之兴奋了起来。我们创作的歌已经有20来首了,路费也够用……
那就明天吧!TAY忽然从嘴里抽出烟,对着地面狠命摁了摁,仿佛那是一支火星闪烁的烟头。

那个酒吧比我想象中的要肮脏。因为刚走到门口我就听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交涉着一笔关于身体的交易。
JAY转住我的手就要往回走。我不愿意第1场演唱还没开始就夭折,于是死命钉在原地然后拖着他就向酒吧里走去。他只是抵抗了一下就再没了动静。我们继续往里走,穿过潮湿的人群,旋转的光斑。在一堆陌生而非善意的眼神中,冷汗浸透了我的白衬衫。

大家好,我们是城市森林。
TAY在话筒前微微俯身,平静的脸上找不出一点类似于刚才的抵抗情绪。
我把目光移到台下,努力扬了扬嘴角。那一瞬间望着台下一张张不屑或沉默的脸,我想,也许以后我会习惯在没有掌声的注视中低唱。

演唱过后的如潮掌声是我和JAY都没有想到的。纯粹的掌声,没有呼哨和尖叫。
当酒吧老板问我们能不能在这个酒吧留下来时我和JAY都有些愣愣的。老板看着我们的神情大笑着走出了休息室。
那晚我拉着JAY留在了酒吧,我在吧台上醉倒了。JAY陪在我身边不停地大笑,嘴型夸张。

第2天晚上我和JAY决定演出我们的保留曲目:《城市森林》。在上台之前,我想,我和JAY是不可那留下来的,是该考虑下一站的时候了。
走到话筒前我发现台下的人似乎比昨天多了一些,黑压压地涌在台前。
大家好,我们是城市森林。
鼓掌。
今天我们带给大家的是我们的主打歌曲《城市森林》。希望大家喜欢。
沉默。
我不安地看了JAY一眼,他朝我做了OK的手势。我握住话筒,闭上眼。

……没有掌声。
我睁开眼。台下闪动着颗棵亮点。一个秃了脑门的男人忽然掩面干嚎。
JAY忽然摔开了他的吉他奔向后台。
类似的情景让我一惊,忙拾起他的吉他追了上去。

AMY,我受不了了,我们回Y城吧……不,随便到一个什么地方去,只要不是城市……我再也不想演出了……
一走进化妆间JAY就迎面抱住了我。他像个不安的孩子一般全身发抖。
JAY?
AMY,你知道吗?从第1次演出我就感觉到了这次出行是一场错误。
错误?为什么?
因为第1次出演,在舞台上站定的那一瞬间我就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它绞得我简直无法呼吸……
什么感觉?我打断了他。
我感觉我们是在对着一个人演唱!不管台下的人们带着什么样的表情,我总觉得那不是真的,像是浮在表面上的那种……我无法言表……AMY你听得懂吗?
我懂。那是他们的面具。他们真正的表情是僵直的。我忽然有想大笑的欲望。我和JAY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贴近。
所以,看着那些同样的表情同样的面孔我就很不安,但更令我不安的是演唱结束后他们的眼泪!那样真实的眼泪——JAY冰冷的泪水滴在了我的发上——以及那种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痛苦……天!我受不了!我觉得我们是在给他们制造困惑你知道吗?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拍着JAY的肩,大滴的泪从眼角滑落。

JAY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化妆间。
在经过舞台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回望了一眼。舞台上灯光璀璨。
走吧。JAY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我回过头。
一道金属特有的钝亮忽然在眼前划过。还没等我来得及弄清楚那是什么,我就听见TAY在我旁边闷哼了一声,紧握的手缓缓从我手心滑了下去。
一个火红的身影在JAY旁边晃荡了两下后又迅速隐入了躁动的人群。
那个背影……是“火鹰”乐队的鼓手?那个两天前因我们的到来而被酒吧老板辞退的乐队?
我立刻明白过来了——JAY!我拼命转住了那只下滑的手,但JAY还是很快地垮了下去。我跪在地上抱住了他,想把他扶起来,双手却软绵绵地支不起任何东西。腥热的液体粘到我的手上,白衬衫上……我疯狂地大叫。
谁来帮帮我?谁?啊———————
舞池中顿时大乱,男人女人如潮水一般朝酒吧的出口奔去,混乱中谁踩着了谁的脚,谁在大叫……
混乱的光斑在众人头顶入秃鹰般盘旋。
JAY抓着我的手渐渐垂了下去,不动了。我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抱着他的身体眼神空洞。舞池的人已经走掉了大半,各式的垃圾凌乱地躺在舞池,微微发颤。华丽的包装上色彩斑斓:蓝的,绿的,银的,灰的……
红的。红的。红的……
JAY,我们走,走出城市,去我们都喜欢的香格里拉,撒哈拉……
……好吗?

火葬那天,我没有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会疯。但当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把那个黑色的木盒子放到我受里时我仍然可以听到自己全身的神经一根一根断裂的声音。

喂,航空公司吗?我想订一张去西藏的机票……

回到旅馆,我从背包里捧出了JAY的骨灰盒,抱在怀里,然后在房间背光的那个角落缓缓蹲了下去,长发散落。
陈旧的天花板瑟瑟地落下几把细碎的粉末。

那一夜,我被城市巨大的叹息声淹没。


--  作者:大隐于网
--  发布时间:2003-5-6 11:09:00

--  
呵呵,作品还不少呢。欢迎欢迎。
--  作者:皈依天堂
--  发布时间:2003-5-7 13:10:00

--  
哈哈,我会继续发贴~~~~~~~只要你们不嫌我烦~~~~~~
--  作者:大隐于网
--  发布时间:2003-5-7 20:39:00

--  
你不发我才生气呢,嗯!!!怕不怕?
--  作者:皈依天堂
--  发布时间:2003-5-8 13:34:00

--  
怕怕,敬爱的斑竹大人~我可得罪不起,我一定会乖乖发贴来讨您老人家欢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