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红网论坛  (http://202.103.69.41/bbs/index.asp)
--  诗词语林  (http://202.103.69.41/bbs/forumdisplay.asp?boardid=38)
----  “古典派新诗”将长期与大型诗歌刊物《行走》合作  (http://202.103.69.41/bbs/showthread.asp?boardid=38&rootid=&id=23236)


--  作者:菜花
--  发布时间:2002-12-16 15:49:00

--  “古典派新诗”将长期与大型诗歌刊物《行走》合作

    《行走》文学丛刊由安徽省文联安徽文学院主办,分诗歌双月刊和综合性纯文学双月刊。本期《行走》诗歌刊,用13个页码隆重推出“古风网站.古典派新诗”。首页是古风网站宗旨和古典派新诗简介。首次选诗重点考虑了流派特点,共刊登了毛翰、独钓寒江、菜花、紫筠、鸿鹏、唐古拉山风语者、梅花香雪、洛水曹植、掬雅、老实和尚等10人15首诗歌,本期重点推介本人菜花。《行走》诗歌刊将长期为古典派新诗开辟专栏,争取每期重点推介一位诗人,以后将陆续介绍本流派其他诗人。

    古典派新诗:响应毛翰教授中锋诗歌理论,针对诗坛日益脱离现实、大众与传统的现代派诗歌泛滥现状,在网络上由一群志同道合、风格相近的诗人成立的新诗流派。主要主张是诗歌内容贴近现实,语言晓畅、典雅,注重音乐美,兼顾形式美,承接五四诸大家风范和精神,让汉语诗歌回归现实,回归大众,回归传统。


钓鱼岛(作者:毛翰)

以虹为丝 
以月为钩 
有一位仙人在这里垂钓 
御风为歌 
鼓浪为谣 
这是我中华的一座宝岛 

东海的鸥来栖 
东海的燕来巢 
这里盛产山茶、童话、海芙蓉 
还有神农的灵芝草 
五百年前 
我的祖先 
就打坐这天赐的钓鱼台 
钓一尾长鲸逍遥游 
钓一卷春秋清平调 

以虹为丝 
以月为钩 
有一位仙人在这里垂钓 
青史为凭 
苍天为证 
这是我神州的金边银角 

天外的风来谒 
天外的云来朝 
这里每一寸阳光、礁石和浪花 
都在我中华的怀抱 
五百年前 
我的祖先 
就高卧这天赐的钓鱼台 
钓千古江山永遇乐 
钓万里海天渔家傲 

日出东海兮朝朝潮 
天佑中华兮乐逍遥 
海盗船来兮触我礁 

太公偕同太白到 
夏虹秋月不须邀 
天赐我中华钓鱼岛 
请与我同歌 
请与我同钓 

注:据宋人赵德麟《侯鲭录》记载:李白曾自号"海上钓鳌客"。或问:"先生临沧海钓巨鳌,以何物为钓线?"答曰:"以风浪逸其情,乾坤纵其志;以虹霓为丝,明月为钩。" 
1996.9.3一稿

泥泞的小路(作者:独钓寒江)

我梦中常常回到那条泥泞的小路上,
寒风在潇潇春雨中回荡, 
朦胧的远山无声地咽泣, 
霏雨罩着我深埋的希望。 

淙淙流水送走我少年的时光, 
我幻想揭开生活中的层层薄霜。 
霏雨中我冥思苦想, 
谁知道总是冬的寒冷秋的悲伤。 

泥泞的小路是我少年彷徨的地方, 
她寄托了冬的企盼春的希望。 
生活的牢笼终将冲破, 
何惧世人说我轻狂? 

愿春雨洗涤我稚气的心灵, 
把苦涩的泪水酿成酒的沉香。 
雨后的田野充满清新的空气, 
唤起我不泯的信念在小路上歌唱。


写给自己的十四行(作者:紫筠)

一   声音
破碎的声音
声音很纯碎 
渐近渐远 地淹没了我 

鲜红的血滴 
血滴很纯洁 
沾有月亮的余光汩汩遗失了我 

执紫之手  与紫携老 
举起的手 
托不起梦寐中饱满的果实 

今夕何夕  何夕今夕 
离去的脚步 
竟然是勇敢的逃亡 

以生命的归宿做为前世的赌注 
以花落的声音做为今生的代价 

二  悼亡
青鸟死在中午 
白鸟死在午夜 
已没有理由为你们痛哭了 
最后一场秋雨 
它落的不是我的眼泪 

命运的手兀自翻来覆去 
让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让一切都毁灭在瞬间 
让所有的落花情怀 
过眼便淡如云烟 

只留下一根白白的羽毛我不忍去看 
只留下一根黑黑的羽毛我无法折断 
罕见人迹的断桥上杨柳依依 
苍茫的暮色里又覆满新雪 

三  空灵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白天我躲着太阳  昏睡着 
夜晚我对着月亮  清醒着 

心事阡陌 
夕阳难以装饰黄昏的脸 
醉满影子的桃花雨 
不知泥泞了哪个人 
抚落红花的憔悴 
看天高云淡晚来风急 

朝阳下你疾疾地走 
夕阳下你徐徐地去 
霜花飞起时再觅青萍 
零落的水面已了无踪迹


在我和世界之间(作者:鸿鹏)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春风,是时雨   
是一缕温馨的阳光呵!   
是一种无法驱除的亲情感受   
温暖我永存感激和渴望的心房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故乡的小草、树林   
故乡的庄稼   
你是童年的梦幻呵!   
你是母爱永久延伸的翅膀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画框,是窗口   
是开满野花的田园   
是潺潺溪流的歌曲   
是雄鹰展翅高飞的蓝天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陪伴星星的夜晚   
是夏日莲花盛开的池溏   
你是永远萦绕心头的甜美梦境   
是洒满秋思的明月光呵!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纱幕,是雾   
是披着朦胧面纱的少女   
是神秘的力量之主   
是宇宙永远延伸不断的边沿呵!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生,是死   
是一个又一个生命的轮回   
你是鸿沟,是池沼   
是爱,是恨   
是正在下陷的深渊-----   
我永远无法看清你真实的面目   
却永在你古往今来、沧桑巨变的怀抱中呵!  


长恨人间(作者:唐古拉山风语者)

人间长恨水长东,
应该如何,
偏偏如此,
事事不由衷。 

李杜一经分别后, 
千里漂泊, 
千里寂寞, 
终究不相逢。 

陆游重寻沈园中, 
不见唐婉, 
不见惊鸿, 
只见钗头凤。 

梁山一百单八将, 
一声哥哥, 
一声兄弟, 
几人生死同? 


白马与燕子的爱情故事(作者

在美丽神秘的草原 
草原上鲜花怒放 
一匹俊美的白马 
它是草原的帝王 

它的四肢修长,毛发闪亮 
它总是高高地昂着那尊贵的头颅 
它是许多动物心中的伴侣 
暗恋的对象 

它喜欢在草原上奔驰 
它的速度比风还快 
它喜欢在溪边伫立 
静静地欣赏自己俊美的体态 

你们这些低等的动物 
凭什么把我暗恋 
我是这个草原的传奇 
我的俊美举世无双 

白马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有一片白云悠然飘过 
溪水倒映着白云的飘逸 
白马的眼中刹时放出爱恋的欲火 

天上的白云啊 
你才是我这一生的爱恋 
我要长出爱的翅膀 
到蓝天将你陪伴 

白马爱上了蓝天的云彩 
白马迫切需要一对翅膀 
这个消息很快在草原传遍 
那些鸟儿们眼睛开始放亮 

亲爱的白马,尊贵的王 
我们愿意为您献出最美丽的羽毛 
帮您编织成最美丽的翅膀 
把您送上九宵的云涛 

鸟儿纷纷忍痛把羽毛拔下 
能够为爱的人牺牲 
也是一种无上的幸福 
何况,羽毛终究还会再生 

相对于众鸟的狂热 
那黑黑的小燕子 
却是那么的无动于衷 
它只是看着白马痴痴 

你这只虚伪的燕子 
平时总说自己是如何的爱恋 
可事到临头 
却连一根羽毛都不肯奉献 

众鸟嘲笑着, 
对黑色的燕子不屑一顾 
黑色的燕子依然痴痴 
它痴痴的看着,无语 

美丽的翅膀终于编织完成 
鸟儿们都大松了一口气 
长了翅膀的白马 
越发的俊美无比 

蓝天悠悠,白云悠悠 
白马终于如愿以尝 
它在蓝天尽情的飞翔 
蓝天白云衬托下的身姿俊美非凡 

鸟儿愈发痴迷 
它们围着白马不停的赞叹 
白马愈发自得: 
从此,我是你们的一切,你们的天 

忽然,一阵风吹过 
白马身上的羽毛纷纷下掉 
它开始急速地坠落 
它一下子便慌了手脚 

我的天啊,我的鸟儿啊 
你们快来救我 
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们 
快啊,快啊,快把我背驮 

众鸟也惊慌失措 
可是,望着白马这么雄伟的体魄 
鸟儿都暗自摇头: 
尊贵的王啊,我们怎能把你背驮 

你们这些低等的动物 
你们只知道蜜语甜言 
到危急的关头 
你们只会退缩,躲闪 

白马不停的诅咒 
身子急速地下坠 
鸟儿都早已无踪 
可怜的白马再没了往日的尊贵 

白马停止了诅咒 
它慢慢把眼睛闭上 
它知道今天定不能幸免 
可是,它的身体忽然就停止了下降 

晃晃悠悠的身体又开始上升 
白马惊奇地睁开双眼 
在他的马蹄下 
是那只黑黑的小燕 

燕子的翅膀上鲜血淋漓 
可它依然奋力将白马托起 
它知道,它的爱人将万劫不复 
 ——只要它稍有放弃 

和着燕子翅膀的鲜血 
白马眼中淌下晶莹的泪珠 
天地悠悠,黑与白成为永恒 
凝固成了一幅最美丽的画图 


踏月[作者:洛水曹植]

我踏月而来, 
又踏月而归。 
披一身纯纯的素洁, 
来看这月色下夜的妩媚。 

那池塘里的倒影, 
是谁偶成的丹青? 
这丹青里淡淡的墨色, 
可是霜娥依依的心情? 

池边一条弯弯的碎石路 
正聆听树影的倾诉—— 
在蓝蓝的天空里隈着月的那一朵 
不是云  是那纯纯的白兔 

我心底平添无言的爱慕 
向着青冥外的星空漫溯 
清风来携我同舞 
远处  还依稀明灭着一两盏渔火 

我静静地依在小桥 
隐隐还听得古时的丽人在教吹箫 
我在这箫声里沉醉 
沉醉里有今夜梦的甜美 

我踏月而来 
又踏月而归 
我轻轻地挪动这脚步 
怕惊了这夜的酣睡


梦醒的时候(作者:掬雅)

梦醒的时候   
捻亮一盏灯测量夜的深度   
然后用一把音乐的伞遮住二月的落雪   
只留最后的一首布鲁斯   
擦干笔尖上遗落的一丝寂寞   
  
赤着脚站在落地窗前   
我总听到天空中流水的声音   
就像无数只青鸟的翅膀在煽动着一种情绪   
赶着春天的到来   
  
风在门外逡巡了很久   
一遍一遍卷起树的影子又放下   
我不知道它是在读一本读不完的书   
还是在走一条走不尽的路   
  
有人还在隔壁楼上轻轻的唱   
我听出来了这个北方的城市注定不是他的故乡 


我爱上一个姑娘(作者:老实和尚)

我爱上一个姑娘 
姑娘如春花的芬芳 
芬芳,芬芳 
芬芳里 
酥润了心房, 
心房,心房 
心房里 
满盈了忧伤 
忧伤!忧伤! 
  
我爱上一个姑娘 
姑娘如春梦的怅惘 
怅惘,怅惘 
怅惘中 
萦损了柔肠 
柔肠,柔肠 
柔肠中 
透浸了彷徨 
彷徨!彷徨! 

我爱上一个姑娘 
爱如春水的荡漾 
荡漾,荡漾 
荡漾着 
缭绕在古杭 
古杭,古杭,古杭内 
永远的守望 
守望!守望! 


菜花专稿:

我要造假

我想装一只假手, 
与人见面好去握手, 
听报告用它来拍手, 
选举时庄严地举手。 
两只真手,我要留给自己, 
右手用来深夜里写诗, 
左手用来敲打自己的瘦骨, 
抚摸爱人青春的身体。 

我还要做一个臀部模型, 
送给北师大的那班诗痞, 
送给沈浩波、李红旗, 
特别要送给两位女士 
——巫昂与朵渔, 
(想来她们已做了孩子妈妈) 
非是我吝啬高雅的礼物, 
无奈她们只对下半身感兴趣。 

最好右边胸腔里安一颗假心, 
用它来应付转瞬即逝的爱情, 
用它来工作,用它来谋生, 
用它来进行正义的战争。 
左边的真心,它爱的是和平, 
享受的是这夜灯下的宁静, 
窗外的秋雨在沙沙沙地响, 
远方的人们,愿你们都安心。 

我要分阶段推进我的造假大计。 
初级阶段的假: 
我要戴一幅假脸, 
装一口假牙,练好假声, 
在这个荒谬的大舞台上, 
跳一曲假面舞,唱一出假面剧。 
中级阶段的假: 
我要拜一个假父或假母, 
然后狐假虎威, 
造假酒假药假钞, 
假冒伪劣,假道畅行。 
高级阶段的假: 
我要高倡一种假说, 
给人一种假相, 
假人民和正义之名, 
行独夫与邪恶之实, 
假贷白痴的愚昧, 
假借奴隶的自由, 
如若不信我的假话, 
我就抠下我的眼珠子发誓 
——切,那是一只假眼! 

天啊,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假惺惺的真实的人。 
我周围是什么样的群众? 
一种虚假得忘记自己虚假的群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个假作真时真亦假的世界。 


环城公园的秋天(《我曾经歌唱过爱情》1)

秋风如约而至,吹拂着
白发的夫妇,蹒跚的孩子
——有人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是季节轮转年华又逝
没说是梦中的你的名字

晴空明净得如同水洗
空无一物却藏着永恒的秘密
——有人问我在看什么
我说是云卷云舒北雁南飞
没说是看见你在云端里

傍晚的云霞在天空燃烧
金黄的野菊花盛开在草地
——有人问我在笑什么
我说是秋山如媚秋树如醉
没说是回忆你的甜蜜

夜幕无声无息地降临
灯光摇荡在雨花潭里
我扭转头,一滴泪落下
融进那轻漾的涟漪——
没有人看见半丝的痕迹


孤  岛(《我曾经可鄙过爱情》6)

那是海中的一座孤岛
亘古倾听浪花的喧叫
千年万年  白云飘飘

有一天飞来一只迷途的候鸟
落在孤岛上歇脚
孤岛献出最美的食物  最甜的淡水
将这唯一的客人招待好

候岛飞走了
再也看不见它光洁的羽毛
再也听不见它温柔的鸣叫
孤岛目送它融入蓝天
它的背影在缩小  在缩小
天在那时荒  地在那时老

无数的年月过去了
那只迷途的候鸟
再也没有来过孤岛
亘古的浪花依然在翻腾
千年万年  云在飘飘

两个雪人(《我曾经歌唱过爱情》18)

荒凉的雪原上有两个雪人
谁把他们堆成已无从询问
那土地是多么的荒凉他们
该感谢造物者还是该怨恨

似乎亘古以来就一直这样
雪原上没有任何活物行踪
就连飞鸟也不从这里经过
永远是铅灰色的阴霾天空

一年刮两场,中间歇一天
唯一的动者是凛冽的北风
北风呼啸而来又匆匆而去
在雪原上卷起漫天的雪尘

他们相爱在无尽的寂寞中
了望对方的身影从始至终
他们啊只能用默默的目光
抚慰彼此的孤独那样情深

走不过这一段永恒的距离
这漫长的一生要它又何用
生命是多么单调多么苍白
如果不能与爱人紧紧相拥

“哪怕只活一天也心甘情愿
只要能够随意地自由移动”
一个女神无意中路过听见
他们呼唤了上千年的心声

女神向天空掷出手中金梭
太阳便冲破阴霾露出笑容
冰雪在阳光下一滴滴融化
雪人开始了新的生命过程

他们终于得到期盼的自由
可是呵到处都是雪水纵横
在融化成水的短暂生命中
他们再也认不出对方影踪


姐姐从故乡来(《我曾经歌唱过爱情》21)

姐姐从故乡来
身上还带着原野的芳香
她就坐在我的对面
亲切地把我上下打量

父母的身体都很健康
侄儿侄女也在成长
清明冬至,都去打扫
外婆的坟茔,安然无恙

几个熟悉的老人
已经入土为安
他们匆匆而去
让我不胜嗟叹

又有几个童年的伙伴
当了新郎新娘
更多的新生命
诞生在故乡

无意中姐姐提到一个
熟悉而亲切的名字
在那一霎时
我的心跳似乎要停止

就是这个可爱的人啊
让我知道什么叫做相思
后来有多少个夜晚
她的倩影进入我的梦里

我把这个隐秘的恋情
化成一行行诗句
再把青春的诗句
往我的心底邮寄

我装做若无其事
询问她的消息
姐姐毫不怀疑
娓娓说出她的境遇

送走姐姐的夜晚
我独自坐在露台上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
就像星星在夜空闪闪

我回忆着故乡
山岗上的风,原野里的草
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夜晚
长满了我的怀抱

心情恍惚似梦
夜色清凉如水,夜色中
我温柔得像一根水草
啊,故乡明媚的春天
是否还停驻在
她那绿柳一样的身腰

十年一觉北京梦——组诗《中国行》之五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我曾经以为我是主人;
灯如繁星的广场上,
我像当年一样是个异乡人。

夜风轻轻,吹拂着记忆中
不眠的日夜、狂热的青春;
车声沸腾,人影灯影交汇,
夜都市一如从前,从不入睡。

十年,异乡人青春已朽,
血冷发白,学会了三缄其口;
十年,北京城繁华更茂,
环城公路,轻松增加了三条。

王府井到东单的街边,
喧嚷热闹的小贩已经不见,
代之而起的是高级写字楼,
清一色银光闪闪如梦似幻。

十里飞虹的现代立交,
多过我家乡的独木桥。
全中国的财富与权力,
万水归海在这里聚集。

蜘蛛网似的地面交通,
密如乡下的阡陌田埂; 
飞跑的“铁虫”,里面都坐着人, 
不然,就很像农田里的害虫。

巨大的广场上,
流光飞彩,四溢着芳香,
各种各样盆装的鲜花, 
精心摆放成巨大的镰刀图案。 

而在我的家乡,
同样面积的良田已经抛荒,
农民的镰刀生锈,割不完 
各种各样的野草疯长。 

你可是暗地里生机无限, 
你虽然看起来歌舞升平? 
你可能烛穿黑夜照见方向, 
你虽然火矩高擎灯火通明?

你可孤独,你虽富足?
你可忧虑,你虽繁荣?
硕大无朋的夜北京,
请允许我轻轻地问:

“我穿过田野山地走进大都会,
我是你夜色中的异乡人!
你俯瞰中原,遥望西部,
你可是辽阔中国的异乡城?”


文明最大的敌人,
不是艰难、危机与困苦,
想我中华民族,
曾几次在死灰中复苏!

暴虐的黄河养育我, 
酷暑严寒锻炼我,
游牧铁骑践踏过,
欧风美雨吹打过。

而多少盛极一时的文明,
如流星闪过昙花凋殂,
古罗马,巴比伦,都毁于
首都的享乐、奢华与富足。

酒绿灯红的夜北京,我为你担忧!
担忧你看不破繁华的迷惑,
打不开皇城的桎梏,
敞不开衣襟,放飞不出自由。

   三
海峡的这边,有一张地图,
它如雄鸡,曾引吭昂首
将百年的长夜啼破,而你
就是一唱天下白的雄鸡咽喉。

海峡的那边,有一片枫叶,
像火红火红的梦中的地图,
而你就是枫叶上那一滴
游子的衣袖拭不去的露珠。

燕山在北面高高耸起,
为你阻挡风沙的袭击。
弯弯的海河从南面流过,
为你聚集中华大地的福气。

世界聚焦的华都,
万众嘱目的名城,
你记载过耻辱,
也写下了光荣。

万里长城如龙,
在八达岭上游动,
圆明园的废墟,
也要永远留存。

紫禁城高高,故宫殿里。
潜藏着华夏先祖的魂 
你无边深沉的夜色中,
正孕育着一个民族复兴的梦。


[此贴子已经被菜花于2002-12-16 15:48:45编辑过]

--  作者:梅花香雪
--  发布时间:2002-12-16 16:02:00

--  恭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贴子已经被梅花香雪于2002-12-16 16:02:28编辑过]

--  作者:西南飞龙
--  发布时间:2002-12-16 23:06:00

--  
理解!!!!!!!!!!!

[此贴子已经被西南飞龙于2002-12-16 23:06:08编辑过]

--  作者:菜花
--  发布时间:2002-12-16 22:06:00

--  
飞龙:
偶一直不敢贴出这个贴子,就是怕你问偶这句话:(
“首次选诗重点考虑了流派特点”,第一次选诗着重一定要能凸显流派特色,你的诗歌我都快把你划为现代派的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紫筠喜欢你的诗歌,有人喜欢,尤其是紫筠喜欢,你还不够吗:)

--  作者:西南飞龙
--  发布时间:2002-12-17 9:43:00

--  
理解,理解,充分理解!!!!!!!!!!!!!!!!!!!一切尽在不言中…………
--  作者:唐古拉山的风
--  发布时间:2002-12-17 13:45:00

--  
我的那首长恨人间掉了最后一段,现补上:

有酒且饮君莫辞,
今日如此,
明日如何,
人生只天懂。


--  作者:菜花
--  发布时间:2002-12-18 11:13:00

--  
唐兄:
刚才赶到印刷厂,已把唐兄这一段补上。怪我粗心。不补上,此诗就有头无尾了。
--  作者:唐古拉山的风
--  发布时间:2003-1-10 22:38:00

--  
菜花多费心了。
--  作者:鸿鹏
--  发布时间:2003-1-22 9:34:00

--  
天生仲尼,将以正礼教,天生菜花,将以正诗风!
--  作者:菜花
--  发布时间:2003-1-24 18:14:00

--  
朱熹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此话现在看来,过誉;同样,梁兄套用此话赞话,更是谬赞。
梁兄有沫若之风,话如其诗,不然我就要找地缝了。只因你也是斑竹,删不了你的话,不然我就越权删去了。
--  作者:鸿鹏
--  发布时间:2003-1-25 10:24:00

--  
话虽有过誉,但看到你这种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读者是可以理解的!
--  作者:鸿鹏
--  发布时间:2003-2-6 17:18:00

--  
‘行走’刊物我已收到,感谢菜花使我们古典派新诗有了一个新的园地。略翻了一下,感觉我们水平不低于其他诗人。特别是菜花的‘环城公园的秋天’和子建的‘踏月’无论是章法和意境韵律都很出色,绝对经典。自我感觉其他诗人似乎不及,这个流派一定会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