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红网论坛  (http://202.103.69.41/bbs/index.asp)
--  湖湘文化  (http://202.103.69.41/bbs/forumdisplay.asp?boardid=3)
----  办公室的故事(二)  (http://202.103.69.41/bbs/showthread.asp?boardid=3&rootid=&id=5903)


--  作者:珠儿
--  发布时间:2002-11-25 9:57:00

--  办公室的故事(二)

上海男人

这个大厂最初的员工说得上是来自五湖四海,其中北方人居多,上海人因着他们早餐日复一日的泡饭一直被北方人哂笑着,烙了精明小气的印。

而如今便大不同了。上海人又恢复了他们天生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其实随父母从上海调到这个城市来时,他只不过是个啥事也不懂的五岁男孩,这个城市的水土倒养了他三十年。每每有人问他老家,他会轻声报出上海,口气并不张扬,却有压人一头的力量。槿就亲见他用几句优柔缠绵的上海话立马将那些江浙客户的气焰轻松打下。

上海男人平素也说着这个厂很有特色的普通话,上上下下都相处得一团和气。但同一个办公室的槿笑言他骨子里仍是上海人,随意中有很多做作精致的成分。即算一件工作服穿在他身上也比别人来得熨贴。再激烈气愤的事,也不会让他发作。但槿偶尔会听他用上海话低声嘟囔,象是骂人阿乡。那是他消气排解的唯一方式。

上海男人无疑是个好同事,自己的事总是弄得清清爽爽。偶尔遇到非用书面形式表达时,总会列几个要点给槿,然后求槿替他写好,一付知好知歹的样子。槿其实一向替人捉笔的,只是别人觉得槿的帮忙是应该的,谁叫你能写?于是槿对上海男人交待的差事就格外上心。就说他入党吧,从申请到思想汇报再到后来申请转正的材料一概是槿一手包办,只差替他举手宣誓了。好笑的是槿自己并不是党员。

槿有段时间计划去云南,旅行团都找好。却因为上海男人突然病倒不能成行,那段时间槿包揽了他的工作,忙得时常带回家做。病好后的上海男人到杭州出了一趟差,给槿买了一条价格不菲的丝巾,颜色花样都是槿喜欢的。一般男人若替不相干的女人买这样私己的东西,送者、受者往往都是尴尬的,而在上海男人做来却不显突兀,有了光明磊落的意思。槿也大方地收下,心里知道上海男人是不肯欠人人情的。上海男人天生是细致而又讨人喜欢的,出差无论到哪儿,都会给办公室的人带小礼物。到广东会买干花给女人泡茶养颜,到四川会买合川的桃片,哪怕到鸟不拉屎的贵州也记得带一些民族风味极浓郁的蜡染。

工作之余的上海男人喜欢说微妙值得玩味的话,调笑却不下流,极有分寸。槿早向将头发修剪了些层次,看上去仍是披在肩上的长发,几乎没人发觉。进得办公室,上海男人瞄了一眼就丢过来一句:“失恋了?”槿对付他有一套办法的:“这年代有恋可失也是一件奢侈的事啊。”上海男人倒是长叹一口气:“闲着也是闲着,多可惜,唉。”

槿一直疑心他暗恋着隔壁办公室的雅芳。只见他常常给雅芳发一些暧昧的短信息。前一段看得雅芳心扑扑乱跳,后半句又让雅芳哭笑不得。誓如:那天我隔着玻璃,静静地望着你性感的身躯,一丝不挂地在我面前扭动,水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肌肤,我无法抵挡你的诱惑,掏出钱,对老板说:我要这条鱼。又誓如:想问你一句话,又不敢开口,特别是在宁静孤独的夜里,思绪万千,让我碾转难眠,只好发短信问你……你还尿床吗?直挑逗得雅芳没事就往槿的办公室里钻,任什么话题最后都要落脚到上海男人。凭女人的直感槿是觉得雅芳有些乱了心思的,但见上海男人却稳坐着,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意思。这样清醒的男人是不会弄出风花雪月的,尽管心头暗涌的是另一回事。

午休时,上海男人有时也聊QQ,无奈打字太慢,没有MM青睐。有天槿过意不去,就说你讲我来替你打字。进得聊天室,上海男人网下的幽默在这儿一点也不能显现,无人招理。槿就说你干脆一边呆着,我来替你搞掂。随即把他的名字“六月”改成“人间四月天”,马上就有MM过来问好了。槿是懂得女人的,而且不是自己的QQ就更是放任。一会儿便聊得热火朝天,一气加了五六个MM。其中有一个还说想打电话给他,槿便扬声问他敢不敢留电话?上海男人一脸无畏,没有什么不敢的。槿就不由分说地留了电话。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一个重庆MM温软的声音传来了,只是可气的是上海男人竟坚持说她打错了。从此槿再也不替他聊天。他是深昧适可而止的道理的,也是舍不得自己现有的一切的。尽管有时因为日子的乏味而需要一些刺激。

有段时间,上海男人下了班也不回家,呆在办公室玩电游。槿就说:“你女儿还等着你回家做饭呢。”上海男人一向疼他的女儿,一个大男人却会替女儿梳很多花样的小辫。只见他头都不抬地说:“不会饿着她的,在奶奶家的。回家就是吵不完的架,烦。”槿只好劝说开导:“其实婚姻都这样的。换一场的话,两三年后不是一样吗?想来还是原配的少些麻烦。女人嘛,哄一哄就好了。”听槿这样一说,上海男人就不由苦笑了,说有道理。关了机子回家哄他的女人去了。

上海男人的可爱在于他喜欢在既定的圈子边缘走走,看看,对圈子外的风景有些向往,却绝不会允许自己走出太远。因为他始终清楚他不能也无力去对抗圈子固有的向心力。



--  作者:雨夜昙花
--  发布时间:2002-11-25 10:09:00

--  
呵,珠儿姐阅人如看书。
真好,我是说这篇文章。

--  作者:布衣
--  发布时间:2002-11-25 11:17:00

--  
哈哈,这篇好。
精华

--  作者:江月
--  发布时间:2002-11-25 11:19:00

--  
身边熟悉的人也是道风景,珠儿的描述细腻,深刻。
--  作者:迎风飞扬
--  发布时间:2002-11-16 22:47:00

--  大约在冬季

   

天的门扉,被你信手推开,步1径的香雪梅花。那些   
薄如蝉翼的片朵,在枯瘦的仄枝上芳菲乍吐,嫣红娇蛮,   
宛如你洒落风中的浅笑。无声的落雪梦幻般铺过来,悄然   
展开岁月广阔的背景。   

大约在冬季 我会   
    沿着北方1条窄窄的雪路   
    走远 紧贴泥土的浅草   
    依然对未来保持着沉默   
      
    空中的舞叶微微发抖   
    在你看不见的远方   
    将会有如蝶的雪花   
    从高处飘落   
       
    这是季节的葬礼   

    我的笔尖穿过洗炼的林子,1丸苍月在你的眉梢斜挂,照   
我1身的单寒,北方的夜色越发的凄清。轻抚梅花,轻抚你额   
头的雪意,便有1丝微温随空落的鸟声暖过我鼻尖上的酸楚。   
你沉默的眼神象锋利的薄刃,在我素白的雪地上留下血痕。我   
打开手掌,生命中潜伏折叠的道路,便在减尽芳容的枯叶上再   
现出来,我仍在聆听你的脚步,踏动月华的轻响。   

    片刻之前还在暮色和星盏   
    中发光的语言暗淡下来   
       
    我沿着墙角的蛛丝 走上   
    轮回的道路 天堂微弱的回音   
    是你久远的 来信   
       
    我看不清擦肩而过的飞鸟   
    和匆匆的行人   
       
    长长的边界遍布伤口 刀刃   
    和荆棘   
       
    你的叹息还是穿透了黑暗   
    成为我眼中依次消失的地址   

    竹影摇窗,烛花挑尽。今夜的搞笺,便落下思念点点斑斑。   
    可是,谁能听懂我哽咽的呓语呢?青春和爱情在我的字典   
里只是两个单薄的名词,当我细细品读时,才发觉身边所有的   
日子都已悄然老去,在悲剧1样暗黑的路上,只有你的微笑是   
我携带的背囊。也就是这样了。尽管你的笑瞳里也有泪光有刻   
骨相思过的梦影。而我不是庄周,化不成精神之蝶,只能用现   
实的笔尖重复的写出你的名字,让细细的思念在这静清的夜晚   
长出羽毛和翅膀。   

    我在如梦的灯影里 吹灭   
    这个夜晚 吹灭我生命唯1的火   

    大约在冬季 我将   
    重归寂静和单纯   

    握1把温柔给你,在这红花飘雪的冬季。我会拣尽所有的   
寒枝,寻找你身体的余温。   

2002.10.4 北京 悟灵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1-16 22:47:12编辑过]

--  作者:迎风飞扬
--  发布时间:2002-11-16 22:47:00

--  大约在冬季

   

天的门扉,被你信手推开,步1径的香雪梅花。那些   
薄如蝉翼的片朵,在枯瘦的仄枝上芳菲乍吐,嫣红娇蛮,   
宛如你洒落风中的浅笑。无声的落雪梦幻般铺过来,悄然   
展开岁月广阔的背景。   

大约在冬季 我会   
    沿着北方1条窄窄的雪路   
    走远 紧贴泥土的浅草   
    依然对未来保持着沉默   
      
    空中的舞叶微微发抖   
    在你看不见的远方   
    将会有如蝶的雪花   
    从高处飘落   
       
    这是季节的葬礼   

    我的笔尖穿过洗炼的林子,1丸苍月在你的眉梢斜挂,照   
我1身的单寒,北方的夜色越发的凄清。轻抚梅花,轻抚你额   
头的雪意,便有1丝微温随空落的鸟声暖过我鼻尖上的酸楚。   
你沉默的眼神象锋利的薄刃,在我素白的雪地上留下血痕。我   
打开手掌,生命中潜伏折叠的道路,便在减尽芳容的枯叶上再   
现出来,我仍在聆听你的脚步,踏动月华的轻响。   

    片刻之前还在暮色和星盏   
    中发光的语言暗淡下来   
       
    我沿着墙角的蛛丝 走上   
    轮回的道路 天堂微弱的回音   
    是你久远的 来信   
       
    我看不清擦肩而过的飞鸟   
    和匆匆的行人   
       
    长长的边界遍布伤口 刀刃   
    和荆棘   
       
    你的叹息还是穿透了黑暗   
    成为我眼中依次消失的地址   

    竹影摇窗,烛花挑尽。今夜的搞笺,便落下思念点点斑斑。   
    可是,谁能听懂我哽咽的呓语呢?青春和爱情在我的字典   
里只是两个单薄的名词,当我细细品读时,才发觉身边所有的   
日子都已悄然老去,在悲剧1样暗黑的路上,只有你的微笑是   
我携带的背囊。也就是这样了。尽管你的笑瞳里也有泪光有刻   
骨相思过的梦影。而我不是庄周,化不成精神之蝶,只能用现   
实的笔尖重复的写出你的名字,让细细的思念在这静清的夜晚   
长出羽毛和翅膀。   

    我在如梦的灯影里 吹灭   
    这个夜晚 吹灭我生命唯1的火   

    大约在冬季 我将   
    重归寂静和单纯   

    握1把温柔给你,在这红花飘雪的冬季。我会拣尽所有的   
寒枝,寻找你身体的余温。   

2002.10.4 北京 悟灵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2-11-16 22:47:12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