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红网论坛  (http://202.103.69.41/bbs/index.asp)
--  情感交流  (http://202.103.69.41/bbs/forumdisplay.asp?boardid=5)
----  网络作家?  (http://202.103.69.41/bbs/showthread.asp?boardid=5&rootid=&id=8196)


--  作者:沧浪之水
--  发布时间:2002-12-7 23:29:00

--  网络作家?
1 谁在写? 

这个问题有点居高临下,但足以让人面面相觑。可能李寻欢会跳出来说我在写,安妮宝贝在屋子里说我在写,南琛拍拍屁股说我在写,SIGE在喃喃自语我在写。可能他们的确是当了真的。在传统之树上他们无枝可栖,网络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谁还管它是凤凰巢还是乌鸦窝呢。诗人已死,家园已废,野渡无人舟自横。鸡鸣风雨,晨亮三更,仗剑骑马的网络写手们前仆后继,形成了如今空前的喧闹之声。 

陈村王朔借着头晕一再说网络上要出天才,要出最伟大的作家。说的简直不是人话,完全是误导青少年。弄得一些写字投机家也来参加了这场盛大的假面舞会。带着光环的啤酒炮沫在空气里飞舞,人人都在举杯狂欢。夜深人静后睁眼来看,一地鸡毛,几个醉汉。 

谁都可以借“文学”之名来说话,不用鹅毛笔,不伤舌根,只需敲键盘。网络作家们破壳而出,练了几年走路后就开始组织奥运会,以官方的精神民间的风格来传承他们的文学火把。对他们而言,写作是一个时间流程而不是空间概念,希望引人注目,害怕被人忘记。他们对时间过分焦虑,大家热心于自己是否出现在某大赛的获奖名单上,出现了几次,还能出现几次。然后凭此资历自立为一代人,去提拔下一代人。往复循环,遂成流程。如果你想在这块地盘上站稳脚,不入他们的圈子是件很危险的事。特别是后来者,成名史都无比辛酸。如果你刚开工,写得不好不坏,肯定会有人夸你,因为你对他构不成威胁。如果你写得有点成色,就要准备好被人伤筋动骨,挑刺的人往往针对你的态度而不是文章本身乱扎,扎痛你他就高兴了,扎不痛就接着扎。直到扎到有一天觉得实在扎不动了,有必要反目成友,便把你吸收为成员,大家笑脸相迎。他们写作、苟且、相互利用,殊途同归:奋斗,进入秩序,然后咬咬,咬够了把咬当做游戏,握手,坐下来互相抬着混,维持,维持不住的时候就完蛋。等下一个光临了,再来一遍。 

好笑的是他们都打着自由的大红旗,抱着玩具枪呐喊:打倒腐朽作协。可他们自己又自由了多少,腐朽了多少呢?体制就是这样产生的吧?当然这也可解释为义气相投,抹不开情面等等。你敬我一尺,我当然得敬你一丈。大家套上笼头一起当三驾的马车或几驾的马车。精神品格和价值立场分崩离析,只为了占据一个位置,设文集,开专栏,出书。剩下的就是如何和各方面更好地合作,他们和商业也有共同的策略和动机,彼此心照不宣。就象玩丢手巾游戏一样,那里有个空档口,你走过去,别人的手绢或许会赐临你,大家机会均等,公平待遇,玩得开心,玩得有趣。这就是游戏规则。 

有另一类,他们在寂静里点燃血色的烟花,让那灿烂的光华只在自己的眼界里明灭,然后拂袖而去。也有人成为孤独的拓荒者,他们不认可,不妥协。也可以了解并学习游戏规则,掌握它,玩弄于股掌之上,玩弄这些用自由换来的框框。在不严重妨碍自己的基础上,这无可指摘,也出了腕儿。 

2 写什么? 

网络文学一开始的确是以弱智起家的,写两小无猜,写网际偶遇,写鸡毛蒜皮。现在成了气候,有点血脉了,孬种庄也出好汉嘛。打字环境宽松了,打字精神自由了,却陷入了表面纵欲的陷阱。 

由于往昔的作家过重对待认识、教育、审美功能,文学自身的娱乐消费被简化了。等作家从平民队伍里产生时,他们便只生产真正的消费品了。他写出来就是为了占你点时间,让你阴沉让你乐,让你自作多情地和他一起白痴一回。网络作家们把产权拱手出让,读者当然乐不可支。他们一起挥霍语言。写手总希望有人看他表演,于是他扭曲肢体或扭曲心智,或生拉活扯或借题发挥,或幽怨或搞笑,或促狭或自恋,他只求你看他一眼。 

写啊就有个风格问题。风格这东西易于复制,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网络作家们声称自己很独特,也许他们可以靠文字功夫于大多数人保持距离,但在小团体范围内,他们是如何惊人地相似,甚至不分彼此。更可怜的是,他们自认为比传统作家更具有表现力,可一旦有人把他们冠以“网上的XXX”,“XXX第二”时他们就欣喜若狂。他们以此作为成功的依据,他们需要区分的也就是那些识字不多的人。抛弃了传统的骑士精神,自封为落草英雄。一样的使刀,一样的马上生涯,有什么分别?肉体的驰骋只会加剧心灵的毁灭,这就是速度危机,每个人都在疯一样地转,停不下来,以停下来就要猝死。他们无法于生命的实质正面交锋,而只能在皮层上抓挠几把。在城市漂流里浮萍无根,倾诉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而读者相应的窥秘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他们相互需要,畸形地结合并牢不可分。 

有些从事先锋小说,实验文本的,中气不足,却一味先锋。从表面拓宽文学领域有足够的用处吗?文学的衣服上辍满蕾丝花边,可衣服料子却实在算不上什么质地。操正步不好胡打胡闹未必就好。能悠闲地走自己的路的人不多了。有人说为后世写作是虚伪,速朽就不虚伪?为一种态度而写作,为了自立门户写作,只能用无聊与否来袒露了。铲除象征培育空洞,消解英雄创造美女,以纵代深,不过是改朝换代且一代不如一代。借用后现代拼贴模式所糊的窗棂,已经满目疮痍。 

罗兰 巴特曾断言读者已死,只有真正的写作者能兼任读者身份。所以写作者当为自己而写,把写作和生活溶为一体,它们相互交织,互相感应,不分彼此。朱文说写作是自我教育的最良好方式,韩东说写作是寻找与真理的契机。值得一想。而网络文学,在假模假式的滑车上要走到哪里去?拭目以待。 


--  作者:一叶秋
--  发布时间:2002-12-7 23:42:00

--  
一个时代一朝文人~~~~~~~~~
--  作者:沧浪之水
--  发布时间:2002-12-7 23:50:00

--  
说的好~
--  作者:六月的错觉
--  发布时间:2002-12-8 12:04:00

--  
网上的文学游戏的参与者,大都为70、80年代出生的年轻一代,偶尔也有十一、二岁的无知自大的少女和四、五十岁的利欲熏心的中年男女。

现在,对他们的流行的称呼是“网络写手”。

年轻、冲动、激情、幼稚,以及其它种种青春病,使得从他们笔下流出来的文字犹如寂寞山沟里的野百合,自生自灭是它们最好的结局!而自以为是以及仇视社会的边缘心态,又使得另一些人的文字充满了病态、霉变、腐烂的气息。更为严重的是,在这些病症之外,这些写手们还有着人类与生俱来的永恒痼疾:异化。

现在都上网来了。他们是在一个宿命的控制之下来到网上的,他们也必将随这个宿命而去。

他们带着面具通过模糊的ID来写作,通过这些面具流泻出来的作品,逃避人类重大问题,逃避对人性的体察与对生命、社会的切实关心,逃避内心的政治斗争与灵魂深处的宗教关怀,津津乐道于自我中心主义、名利至上观念,反复冷炒经典名著、历史轶闻、明星趣事、高考现象、南方周末……等等等等。所有这些,充分暴露出这些看似活跃的写手们,实际上不是“空心人”就是“单面人”,时间之风一吹就会纷纷地迎面跌倒。 

时代的疾患和写手的低劣一齐把网络文学推向绝望的境地。

“来于尘土,必将归于尘土”。

默哀!为网络文学迷茫的未来。 


--  作者:沧浪之水
--  发布时间:2002-12-8 17:38:00

--  
说的很好呀~~~~~~~
--  作者:一叶秋
--  发布时间:2002-12-8 20:06:00

--  
啊!
沧浪你平常就这样夸人的呀!
不是吧```来点有新意的词汇好不好,兄弟
--  作者:soho100
--  发布时间:2002-12-9 11:59:00

--  
我好像还做不到,不知有何解法!1
--  作者:comeon
--  发布时间:2002-12-9 12:00:00

--  
唉 看来以后的专业设计师都比不过你们了
--  作者:沧浪之水
--  发布时间:2002-12-9 12:34:00

--  
我还是说~写的好~
--  作者:月儿弯弯
--  发布时间:2002-12-9 12:35:00

--  
写得好,不错,我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