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红网论坛  (http://202.103.69.41/bbs/index.asp)
--  情感交流  (http://202.103.69.41/bbs/forumdisplay.asp?boardid=5)
----  不死恋情  (http://202.103.69.41/bbs/showthread.asp?boardid=5&rootid=&id=43865)


--  作者:鹤舞白沙我心飞翔
--  发布时间:2003-4-6 16:07:00

--  不死恋情
昨日你还在身边 
  你说永不分离海枯石烂 
  今天你已很遥远 
  你说苍天有命再续前缘 

  这是阳春三月 
  你却无声地凋零 
  雨无常风无向 
  我们玫瑰般的爱情 
  本该盛开在春的季节 
  不食烟火的神灵 
  划下一条无边的天河 
  隔离了朴实美丽的爱情 
  天河中流动的 
  是我们浓浓的相思 

  喜鹊叫了 
  牛郎织女在桥头相会 
  我们呢 
  默默在奈何桥守候 
  你在那一边 
  我在这一头 
  等待判官在我的名字上 
  划下庄严的一笔 

  奈河桥上 
  延续那段不死恋情 


  初遇眉黛是在公共汽车上。 
  眉黛是公共汽车上的售票员,长发披肩,薄施脂粉却无一分妖艳,身材苗条弱不禁风却有一种风韵成熟的女性美,谁看见她都有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 
  冬日的天气总是阴雨多云,我的心情也十分糟糕,就如天气一样灰蒙蒙的一片。 
  那天上司心情极差,大概头一天晚上打麻将手气不好把老婆输掉了或者下班后在外四处游荡拈花惹草深夜才归,被老婆一脚蹬下床来关在门外冻了一夜以敬效尤,他便把对老婆的不满和受的恶气发泄在下属头上,每个职员被骂得狗血喷头,作为他的秘书更成了他的出气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官大一级压死人,为了保住这份不错的工作我不得不忍气吞声。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职员争先恐后的跑出了公司,大家明白上司今天神经出了问题,跑慢了说不定要遭什么殃,作为上司身边最亲近的人,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留下来,好在上司似乎没有再少哪一根神经,没有耽搁多久便走回去了,他大概不再想尝被老婆蹬下床或者关在门外挨冻的滋味。上司走后,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带着对上司的几分不满和不快逃出了公司。 
  我的住处离公司不远,大概步行二十分钟便到了。平常下班我一般独自步行回家,一来散散心,二来顺便从市场上带回一些每天的生活必需品,那天却例外。 
  走出公司,我不停地漫骂鬼天气,受上司的气不说连天都跟我作对,真他妈的晦气。 
  雨还在不停地下,看到绵绵细雨和满街泥泞,我的心更加烦躁。我撑开雨伞向公共汽车站走去。 
  蹬上公共汽车,上面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我找了一个最后排的角落坐下,也无心四处观看那熟悉得眯上眼都能勾画出的风景,便眯上眼假寐起来。汽车动了一下,我感觉到汽车正缓缓启动,接着便跑了起来。 
  “各位乘客,请坐好拉好扶手,欢迎各位乘坐201公共汽车,此次客车开往郊区,票价一元,有月票的请出示月票,无月票的请自备零钞主动买票,谢谢合作。”一阵甜美纯正的普通话传进耳朵。 
  一阵骚动过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来到我面前。 
  “先生,请出示月票或买票。” 
  我摸出钱夹,抽出一元递了过去,票也没接便又眯上了眼。 
  一阵颠簸,汽车停了下来,我睁眼往外看去,正好到了家门外的车站,我慌忙跑到车门口跳了下去,脚还未着地汽车已经跑了老远,还差点摔了一跤。 
  “妈的,怎么什么都和我作对。”我恨恨地骂道。 
  打开房门,公文包一扔,我四肢一伸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隔壁新闻联播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想起今天的晦气事,晚饭也懒得弄了。气都气饱了,肠胃内的气体是不会容忍异类的侵入的。 
  还是家好,逍遥自在无忧无虑,不用受谁的气,也不用去理会那些烦心的事,也不用去体会那糟糕的天气,家犹如避风的港湾,它为我们遮风避雨御霜避寒,它收容我们的失意与苦痛,分享我们的幸福与欢乐,难怪人们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窝”。 
  我的家不算大,二室一厅八九十平方米,父母远在乡下由姐姐照顾,他们是老一辈典型的勤劳朴实的农民,过不惯悠闲的城市生活,在他们住了一两个月后便打道回府了,留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日子。 
  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家也不象家了,东西随处乱就像堆杂物的仓库一样,东一台彩电,西一台冰箱,南一台洗衣机,北一台空调,中间一张茶几,上面堆起一摞凌乱的书,靠西边的沙发上扔满了衣服袜裤,下面堆着一堆臭鞋,没有一分和谐美却有几分自然美。 
  没有老婆的日子,家冷冷清清,没有不休的唠叨声,没有小孩的哭闹声,没有烦躁的吵闹声。我喜欢在工作之余搞点创作,所以喜欢清净。为此,我没有动过念头去追过哪位女孩,在仍然比较传统的社会里,也没有哪位女孩向我发动过爱情攻势,我就是这样一个平凡且毫不起眼的人,一切都顺其自然任缘起缘落。 
  烦恼苦闷的时候才发觉女人的重要性,受气时听不到知心的话语,心烦时没有女人温柔的抚慰,一切的的烦恼忧愁只有女性的嫣然一笑才能化解,一腔的心事只有女性的温柔才能承载。 
  风依旧,人依然,。一夜的睡眠足以让人忘却所有的痛苦忧愁,昨日的不快在潮湿的空气中在芬芳的清晨消失殆尽。 
  走进公司,上司又恢复往日的笑容,看起来他又和蔼可亲起平易近人起来,昨日的不快似乎他忘记得更快。出于礼貌和职业习惯,我微微一笑打过招呼便开始了惯常的工作。 
  日子悄悄从手中溜走,不知不觉到了周末。 
  周五是最忙最累的日子,为了过一个愉快的周末,我用尽浑身解数把所有工作干完。干完所有工作,时钟已经指向6点30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孤零零的剩下我一个人,空旷的大厅让我感觉到世界之庞大人之渺小。 
  走出公司,我无暇欣赏美丽的夜景。我匆匆往家赶,只有那冷清的家才能支撑起我快要散架的身躯。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把我从一个虚幻的世界拉回现实,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打开了门,一束美丽温柔的目光抹净了我惺忪的睡眼。门外站着一位十分漂亮清纯的姑娘,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双水汪汪透着灵气的眼睛放出柔和的目光,在她的目光里,一切都有可能被融化。她一身白色着装,与周围的颜色是那么和谐宛如白衣天使。她手中拿着一把黑色丝绸伞,在白色着装下显得那么耀眼。她手中的伞和那俊俏美丽的容颜在我脑海里一次又一次闪过,一切都似曾相识。 
  “请问这是木杉先生的家吗?”姑娘带着羞涩问道。 
  “是、是、是的。”第一次面对登门造访的陌生女孩,我惊慌失措不由得结巴了起来。 
  “这是你的伞吧!伞上有‘木杉’两个绣字。” 
  “哦,是的,那是我母亲怕我拿错伞而帮我绣上去的,太感谢你了!你的心地真善良。”我恢复了常态,不忘记说两句客套话,事实上她也很善良,否则也不会大老远跑来只是为了给失主送伞来。 
  姑娘微微一笑,“没什么,这是小事。”在繁华喧嚣看似平静安定的大城市到处隐藏着邪恶与犯罪,黑灯瞎火的她孤身一人跑来,她竟然说这是小事。或许这在她心里是小事,但对于别人呢?特别是她仅仅为了给失主送伞竟然不惜孤身犯险,她的心地是何等善良,这份小小的恩情何等博大,对于伞的主人有何尝不会感动莫名呢? 
  “你是售票员吧!”虽然买票时那不经意的一瞥,但仍然依稀记得她的容貌。 
  “是的,那次客车到站后我清扫车厢时发现了这把伞,我以为失主第二天会来认领,我就一直带在身边,但直到今天都没有失主前来认领。今天下班后我打开伞,看见上面印刷着‘金鑫有限责任公司’几个字,下面还绣者‘木杉’两个字。恰好我的邻居也是你们公司的,我问她后才知道你的地址,本来我打算送到你们公司的,但明天后天不上班,所以我就抽空给你送来了。” 
  “谢谢,进来坐一会儿吧!”此时我才发觉堵住了门口,赶紧让开了一条路并邀请道。 
  姑娘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进来了屋。 
  我急忙跑到沙发边把东西挪开,并整理起房间来。 
  “不好意思,工作忙没有时间整理。”我歉然道。 
  姑娘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她心里明白这是我的借口,她也知道这是男人的通病,特别是单身男人的通病。 
  姑娘也动手帮我收拾整理起来,一会儿工夫便焕然一新,里里外外有条有序整洁明亮。 
  “麻烦了,你坐会儿,我给你倒杯咖啡。” 
  姑娘拿起一本书翻了翻,那是徐志摩的诗集《落叶》。 
  “你很喜欢诗歌?”他盯着我问道。 
  “是的,怎么?你也有兴趣吗?”我带着兴奋问道。我一直都在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希望一起共同探讨文学探讨人生,在文学和人生道路上共同前进,然而一直都没有结果。 
  “恩。从小我就喜欢文学尤其是诗歌,最崇拜搞文学创作的人。我也拜读过许多名家的诗,徐志摩、戴望舒、艾青、臧克家等,特别是徐志摩、闻一多为首的新月派诗歌令读来清新感人,我曾经就感动莫名,敬佩万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吸收融入了他真挚的康桥情,这种情不仅仅是留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一挥手,我不带走一片云彩。’作者不忍心带走康桥的一片云彩,带走了云彩就带走了康桥的美丽,就破坏了康桥在人们心里的美丽形象。其实,作者表面看来不带走康桥的一片云彩,实际上他想带走的不仅仅是云彩,而是整个康桥,康桥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我们不能怪作者贪心不足,作者越贪心,说明他对康桥的情越深越真挚。在作者心中康桥不再是只是康桥,而是一种情感的升华,这种情感就是作者心灵的呼喊……” 
  姑娘侃侃而谈,我听得出了神,他被我炽热的目光盯得害羞起来,面颊悄悄飞来两朵红晕,我发现她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我痴呆了 
  姑娘告诉我她叫眉黛。 
  时间悄悄地从我和眉黛交谈中逝去,我们谈文学、谈人生、谈家乡、谈家庭、谈逝去的岁月谈经历的风风雨雨。经过一夜的交谈,我们发现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除有共同的爱好外,还有相似的经历、家庭背景,有共同的性格、价值观、人生观。 
  眉黛也是农村娃,家住北方。偏远落后的小山村很少与外面的世界沟通,贫穷的小山沟也很少有人进来,每天接触看到的都是父老乡亲熟悉的面孔。偏僻的小山村养成了她沉默内向的性格和她的温柔体贴,偏僻的小山村也造就了她自信自强的信念。春去秋来,花开花落,眉黛伴着泪滴和汗水与命运抗争,自信自强的信念支撑着她冲出穷山沟,走进小学课本上才描绘得有的山沟以外的花花世界。工夫不负有心人,眉黛终于以友谊的成绩考入县中,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在初三那年她填报了中专院校。终于,穷山沟飞出了金凤凰,眉黛成为第一个走出山沟跳出农门的农家女孩。眉黛告别了偏僻的小山村,告别了淳朴勤劳的父老乡亲,跨进了外面的精彩世界。中专毕业后她被分配到离家乡很远的一个大城市也就是现在这个城市的一家汽车公司当售票员。工作后,眉黛本来想把父母从穷山沟接出来享享清福开开眼界,但由于城市的种种规章制度等原因最后终未实现,父母走了一遭后就回去了,眉黛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在每月发工资时,他差不多寄回了工资的一半,她认为父母过去太辛苦了,现在该享福的时候了,自己苦点累点算不了什么。 
  我的经历同眉黛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初中那年我没考上中师却踏进了高中校门,自进高中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对大学学历以上的知识分子的需求增加了,而中师生则一落千丈,我暗自庆幸过,或者这就是命运,我也没想到从此以后我就同命运纠葛在了一起。在高三那年我填报了学费最少的师范院校,大学的空闲时间很多,当很多同学在谈情说爱在为考研做准备时,我却在为自己热衷的文学为将来能找个好工作拼命。在大四毕业时,由于我在文学上小有成绩,被一家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公司录用当秘书,条件优厚,附送两室一厅的房子,月薪两千多元。 
  眉黛和我是同一个级的,只是她家住北方而我则使地道的南方人,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们共同踏进了同一座城市,也许是缘分的使然我们从陌生到相识,从陌路相遇到成为朋友。我真的很感谢那把伞,是它让我们相识相知并成为知己,或许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不是遮风避雨而是让我和眉黛相遇吧! 
  我和眉黛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天亮,当晨曦透进窗缝照在她长长的秀发上,我们停止了一夜的交谈。 
  “走吧!到外面透透气。”我建议道。 
  眉黛站了起来走向阳台,我也跟了过去。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边泛红的彩云在呼唤大地快快舒醒。我们呼吸着新鲜潮湿的空气,沐浴在晨露中。一会儿,太阳露出了红红的圆圆的脸庞,就像眉黛那秀气的脸蛋一样,让人如此痴迷,我们沐浴在穿透地平线的第一束阳光中。 
  吃过早餐,我和眉黛分了手,彼此留下电话号码和地址。 
  “好好休息,昨天、今天是我最兴奋最激动最难忘的日子,感谢你,是你带给了我从未有的快乐。” 
  “你也好好休息,我也有同感。” 
  我目送眉黛离去的背影,微风徐徐吹来,送来一阵淡淡的清香。 
  送走眉黛,我沉浸在昨晚的回忆中,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美丽的世界。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眉黛拉着我的手在河边散步,让细沙深吻疲惫的脚丫,让翻滚的浪花多增一分浪漫。微风轻拂,我和眉黛偎依在公园里,拥抱、亲吻……在祝福与祈祷中,眉黛披着婚纱挽着我的手臂走进教堂…… 
  一阵吵闹的声音赶走了美丽的景象,原来一切都发生在梦中,留下的仅仅是幸福的余味。能有那一天吗?我和眉黛真能走进神圣的教堂吗? 
  “努力争取,有的,有的……”苍穹外传来的声音在我心中回荡。 
  是啊!努力争取,没有付出哪有回报呢?世事如此,爱情何常不是如此啊!心如止水的我终于荡起了涟漪,平静的江面在威风的吹拂下荡起了微波,在我心中为第一个女孩萌发了情愫。虽然只有一个晚上的理解,但她已经拨动了我的心弦,开启了尘封了多少年的情感。 
  时针悄悄指向七点,隔壁又传来新闻联播的声音,又到了昨晚那令我铭记的时候,她在干些什么呢? 
  “努力争取,有的、有的……” 
  苍穹外的声音鼓起了我的勇气,我拿起电话拨起了电话号码。勇气就是那么奇妙,它可以使人从懦夫变为勇者,有弱者变为强者。 
  电话响了半声就被接了起来,传来那令我痴迷难忘的声音。 
  我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拿出只有在大四毕业找工作面试时穿过一次的西服,装扮后才发现找回了大学时代的我。由于忙于工作,疏于打扮的我变得憔悴沧桑,今天,我似乎恢复了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脸上洋溢着青春和活力。 
  走出家门,我收到许多惊诧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是邻居不认识我了还是自己变成了武大郎或者换了新装具有了潘安的吸引力?我看了看手表,约会时间快到了,我加快了脚步,美与丑就让他们去说吧! 
  今晚的城市依旧灯火辉煌,我却发现今晚的城市比昔日更美丽,是心情的转变还是城市中增加了一种潜在的东西? 
  我们又相见了,在金鑫有限责任公司外面的公共汽车站旁,也是我们相识的起点。 
  到车站时,眉黛已经到了,她依旧是昨晚那身白色装束,在七色的灯光下如荷花般纯洁高贵美丽,刹那间我仿佛变成了痴呆,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对不起,我迟到了。”半天我才恢复常态,这时我才发现她在用同样的眼神望着我,眉黛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立即变得通红。 
  那晚我们不仅谈了中国著名作家,还谈到了外国知名作家,惠特曼、拜伦、屠格涅夫等,两颗心再次因为文学而碰出火花。 
  我也不知道那晚是怎么过去的,只感觉到时间很短,只知道我把她送到家门口,然后沉浸在喜悦与幸福中回到了家。 
  相识相知的那个周末让我刻骨铭心,相识相知后的每个日子让我永远铭记。 
  从此以后,我每次下班都要乘坐公共汽车—眉黛所在的那辆公共汽车,即使那些公共汽车再空我也绝不踏上一步,即使等很久我也不在乎,不管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有一种力量在支持我等下去,坚持下去,我真正的喜欢上了她。 
  我和眉黛的交往仍在继续,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驱使着我每晚约她出来,不为别的,只为每天见上她一眼。我和眉黛的了解也在加深,我知道她就是我追寻已久的梦中情人,她不仅仅可以做我志同道合的朋友、红颜知己,更可以做我忠实的生活伴侣,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我深深的爱上了她,哪怕现在是我一相情愿,我也会坚持下去永不放弃,用真诚和行动打动她。
 


--  作者:子爵
--  发布时间:2003-4-6 20:00:00

--  
用真诚和行动打动她,祝你成功吧.
--  作者:鹤舞白沙我心飞翔
--  发布时间:2003-4-7 9:50:00

--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