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湖南在线华声论坛  (http://bbs.hnol.net/index.asp)
--  网际风云  (http://bbs.hnol.net/list.asp?boardid=2)
----  杀贴四  (http://bbs.hnol.net/dispbbs.asp?boardid=2&rootid=&id=52058)


--  作者:xiaowen
--  发布时间:2003-8-13 21:47:00

--  杀贴四
九张机 


八月桂花和雨丝,风云在线起杀机。从来游戏知多少,花农杀手两不知。

八月有雨,满是桂花的雨,下了一夜,夜凉如水。桂花的雨于庭前洒下点点班驳的花影。是哪一缕夜风,携来竹笛的脉脉流韵?如此星辰良宵,你不在我身边,我在游戏里,我只是一名花农,我孤独无助的身影,正在迷茫,谁将是砍向我的那把刀?

一张机。桂花著雨栖满枝。千朵万朵相萦系。流光彩溢,漫天蝶戏,双燕语迟迟。

风乍起,吹乱一树桂影,桂花的香绕着风旋转着,一缕缕的沁入我的心里,透过绿雾色的丝幔,寂寞的我,躺在冰冷的雕花椅上,眸子里闪现过往日的欢欣,萧瑟的蝶儿舞尽灿烂,悲伤的在我眉间滑落。
绿腰啊绿腰,纵然是,抽新如绿,诱舞若腰,又如何?竟落得,夜永无寐,相思如焚。  

两张机。听香小榭漏声稀。轻转绿腰拈纤指。月明人静,春心滴露,把盏携郎归。

曾经,我的手臂,象一节小小的藕,月光一样的白,我的衫,象极了一片琮绿的荷叶,我的眼,会晕出浅绿色水样的盈盈波纹。而如今,绿裳已淡,绿腰渐黯,隐隐约约中,青铜炉余留的檀木散出陈旧的香,听香小榭的木棂窗叶间飘浮着被岁月忽略的尘,而我在枯瘦伶仃着,寂寞得就象炉中欲燃尽生命的最后一丝光亮。
绿腰啊绿腰,纵然是,抽新如绿,诱舞若腰,又如何?竟落得,夜永无寐,相思如焚。

三张机。笺花凝就片片思。椒房一刻千金值。双头烛下,两同心处,相对浴红衣。

思念的目光越过耿耿星河,告诉我,你又在哪方踽踽独行?我是你的腰腰,是否你也在寂寞如我?我坚守着长夜的寂寞,你,依然是我长夜里唯一的惆怅。
相思从来一种,闲愁只管两处。
绿腰啊绿腰,凝就片片笺花意,由来只为伊一人。为伊消得人憔悴,而我呢,何处听孤魂?

四张机。无边光景去如飞。深心不忍付别离。昨宵缱绻,历历在侧,分作两般衣。

流年似水,美丽过的,一去不返。唯一苍白的,是对死亡的淡漠。而今,沉重的回忆,黑色的刺痛,与颓丧的火苗一同升凝,我的心,早已荒成枯竭的沙漠,无助的手,触摸不到温暖与芳香。
我象只奄奄垂死的鸟儿,残喘在悬崖陡峭的边缘。偶尔,紧闭的双眸,露出浅浅的悲哀。冥冥中,天的那端有温暖的手和怜惜的眼在轻轻唤着,谁?
    
五张机。芳心织与并蒂枝。娇红嫩绿春明媚。相思一段,回纹千字,犹自念归期。
  
拂去千年尘烟的封存,我在轮回的渊薮里溯游。想寻找你我缘起的初时,那目光胶著的瞬间。
若有前尘,你我曾以怎样的方式盟约了后世?为何今生的相逢,总有冥冥中宿命的促成,却又只能隔着无奈沧桑,相互遥望?
 
六张机。一心长在玉门西。欲问情郎变心未?频理尺素,抛梭独伫,窗前正迟疑。

我的爱只是那么短暂如瞬。没来得及回味,爱就如云烟,一飞而离了玉门,向西,向西,可知道向西是去往哪里?
黄金门,琉璃墙,尺素心,独徜徉。
绿腰啊绿腰,纵然有,柔韧轻盈的舞姿,姣洁空灵的面容,纤纤弱弱的媚骨,锁住了终究锁住了,我含苞凝露的清香。     

七张机。一掷梭心一缕丝,朝朝空倚待信至。无端剪破,凤鸾罗绮,行客不言归。

天际线暗暗衔接了黄昏,窗前我的目光缓缓驻足。
喝了杯红葡萄酒,喝的很精致,保持自己的姿势。用一杯酒祭奠了一个感觉,从此我变成一个在感觉上不再懂得节制的人。
然后,学他的样子,燃一支香烟,没有去吸,烟的味道,纤细绵长。低头弹烟灰的一刹那,我告诉自己:绿腰啊绿腰,伊已不再言归,你的相思已然空付!
葡萄美酒不醉人,让人醉倒的思念一个人。 

八张机。未凝霜雪上鬓丝。一样花开为谁倚?此生难再,来生休许,遥遥渺无期!

为你花开一度,只为博你驻足一睹。如今只见着我青春的容颜渐次憔悴,风霜侵染了我鬓边的发线。我横斜的枝,也够不上你回转的额了。
绿腰啊绿腰,此生难再相续,今生的因已然酿就痴迷的果,就让你我在来生了结吧,秋风清,秋月明,离离复迟迟,渐行渐徘徊……
借一阵桂花的香风,我拔剪而起,轰然倒于怨你的窗边。

九张机。经年恨已不成悲。红尘碧落空垂泪。呕血作谮,折纸成筮,从兹无了时。

这一瞬间,我终于清晰了来世的企图:我要诅咒你修成女儿身,我要你为我思念不断!




    [大盗迷魂:帖杀绿腰]

--  作者:子夜澜
--  发布时间:2003-8-13 21:58:00

--  
好美,好美,好美,亲爱的同伙,真希望不是你的同伙,真希望这贴是赠与我的绝唱。

可希望终究只是希望。。。
--  作者:轻燃寂寥
--  发布时间:2003-8-13 22:02:00

--  
一张机,芳草萋萋连天际。脉脉愁雨细如丝。蜀山烟雨,满怀愁绪,离人悄无息。

二张机,凭栏独对东风泣。百转柔肠付与谁?独对黄昏,细雨轻润,怎敌晚风急。

三张机,琵琶弦上诉相思。衣带渐宽人无悔。凭窗双眸,含情带露,翘首盼君归。

四张机,菱花镜前弄青丝。两重心字是罗衣。千言万语,欲诉尺素,脉脉已成痴。

五张机,庭前清音萧如水。烟波雾笼鹊桥稀。牛郎织女,尚能相聚,何时与君栖。 

六张机,月影西斜漏声稀。不恋单衾再三起。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清泪湿薄衣。

七张机,红笺小字书心事。一笔一划泪水滴。字字啼血,句句断肠,彻骨是相思。

八张机,魂儿几许梦戚戚。飒飒风雨难将息。三生石上,誓言依稀,何日比翼飞。

九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千丝万缕无人理。泪竹痕鲜,佩兰香老,花落无人知。

--  作者:绿腰
--  发布时间:2003-8-14 1:17:00

--  
我多么希望是他的同伴
写出如此出色文章的男人
能够天天和他相伴
比和他对立而言
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情。。
--  作者:梅疏香隐
--  发布时间:2003-8-14 1:29:00

--  
偶知道谁是这帖是谁写的了,嘿嘿~~~
--  作者:蝉衣
--  发布时间:2003-8-14 8:27:00

--  
以下是引用梅疏香隐在2003-8-14 1:29:00的发言:
偶知道谁是这帖是谁写的了,嘿嘿~~~



梅子,不是某人吧?
--  作者:老顽童
--  发布时间:2003-8-14 12:05:00

--  
梅子,是不是那个小兽啊? 呵呵
--  作者:晚云
--  发布时间:2003-10-4 22:31:00

--  
小文你推荐的是不是这张帖呢?写得真的好啊!没加精真的是奇了怪了,也许是你不谋私利吧,你真的好啊!
--  作者:珠儿
--  发布时间:2003-10-6 13:39:00

--  
晚云姐姐,应该不是这张,我记得他说的是杀清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