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一个人客栈  (http://www.ygrclub.com)
--  『网情悠悠』  (http://www.ygrclub.com/bbs/list.asp?boardid=11)
----  客栈内幕--穹荻自杀之谜  (http://www.ygrclub.com/dispbbs.asp?boardid=11&rootid=57042&id=57042)


--  作者:弯弯
--  发布时间:2002-11-1 23:10:41

--  客栈内幕--穹荻自杀之谜

我跳下出租车时,大量的旅客已经从出站口涌出来了。我慌忙朝那边赶过去,就连出租车司机在我身后晃动着几张角票大声叫我也顾不上回头了,只是举起手臂来,挺大方地摇了摇。我用目光在旅客中搜寻着,像篦子篦头发那样过滤着,我相信我的第六感觉,也相信我要接的朋友有第六感觉。虽然我们还素昧谋面。
我匆匆赶来火车站,就是为了接待我们客栈上的两位朋友;一位是“穹荻”,另一位是“5.5.5”。他们抵达成都的时间相差半小时,按照铁路上的车次时间,应该是穹荻先到,5.5.5半小时以后到。我看了看钟楼,估计眼前这拨旅客中,就有我的朋友穹荻。
很令我失望,眼前的旅客都已经走过去了,那个穹荻还没有出现。我虽然不知道他的模样,但我肯定他是一个帅小伙儿,再说,我的照片已经上过客栈,他也一定能认出我来的!我蹲在一边,眼巴巴的盼着某个帅小伙儿猛地拍一下我的肩头:“哈哈,弯弯!”
果然有人在我身后使劲拍我的肩头,我回头一看却傻眼了,原来不是帅小伙儿,而是一位靓女呢。怎么,难道我搞错了,难道是江月来了?或是凤凰来了?或是葱妹来了?或是客栈上的另外哪位MM来了?但还是不对呀,客栈上的MM们都看见过我的照片,应该叫我“弯弯”呀。这丫头不知道我是弯弯,那么肯定不是我们客栈上的朋友了,看她那珠光四射的样子,说不准是克格勃的耳目呢。我正在胡思乱想呢,这靓女沉下脸来,压低嗓门说:“你跟我走!”
“干吗?”我问。
“我是公安局的!”那靓女拿出一本印有国徽的证件在我眼前晃了晃,另一只手在屁股后边掏着,不知是在掏手铐呢还是在摸手枪。
我脑子“嗡”地一下迷糊了,我赶忙朝出站口看了一眼。我怕穹荻看见我被女警官带走的狼狈样,假如被客栈上的朋友们知道了,不笑掉大牙才怪呢。再说了,我以后还怎么在客栈上混呢。还好,这一拨旅客已经离开了,下一拨旅客还没有到达。
这靓女将我带到一僻静处,凶巴巴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站在那里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呀。我来接朋友呢。”我瞅着这女警官心里有些好笑;这MM还挺可爱的呢,虽说瞪起眼睛皱起眉毛来,却还是那么一副天真娇小的模样,谁也不能吓唬住。如果能将她拉到我们客栈上来就好了,堕落英雄和刀兄以后再敢惹我,我就让这女警官用手铐铐他们,将他俩铐成一对蚂蚱。我掏出一张信封般大小的名片递给她,说:“我是一个人客栈上的,今天在这里接朋友呢。”她看了看名片,突然笑了,说:“哦!原来是一个人客栈上的朋友嗦!误会了!误会了!不好意思啦!”
我有些奇怪,问她:“怎么,你知道我们一个人客栈?”
女警官又笑得很温馨很漂亮了,左眼是双眼皮,右眼也是双眼皮,眼里还汪汪的盛着一片深情。她慢慢将我的名片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说道:“咋个不知道一个人客栈呢,我们警局里边的警官们成天都在念叨着客栈呢。就是夜里值班站岗的口令都改了,口令是‘网情悠悠’,回令是‘光阴的故事’呢!答错了就得吃子弹!”
就这样,我跟她成了朋友。她很高兴,不停地跟我说着话呢:“我们今天在这里执行特殊任务。根据可靠情报,待会儿有走私犯在这里交易独脚蜈蚣。你知道的,独脚蜈蚣是联合国重点保护动物,仅次于大熊猫……”
这女警官突然顿住了,眼睛紧盯着前面,拿出对讲机悄悄地说道:“报告队长报告队长,目标已出现,目标已出现。身高;帅哥。体重;帅哥。特征;一个脑袋两条腿,脑袋上有两个耳朵,一边一个。面部正中间是鼻子,鼻孔朝下,正对着嘴巴……”她朝我递了个眼色,我俩便迂回着朝前边那个蹲在广场中央吃蛋糕的年轻人包抄过去。
当我们来到那年轻人背后,正准备扑上去的时候,女警官腰里的对讲机响了:“7654321请注意,7654321请注意!这次任务取消,这次任务取消!”我俩一下子泄了气,女警官拿起对讲机,说道:“收到收到!口令?”对讲机说:“‘网情悠悠’。回令?”女警官说:“‘光阴的故事’。队长,我想请半天假,行吗?”对讲机说:“可以。但晚上十点必须归队!”那年轻人听到了后边的动静,转过身来不去看漂亮的女警官,却直着眼睛看我。突然,他笑了起来:“嘿嘿,你是弯弯!”
“是啊!你是……”我虽然估计到穹荻是个帅哥,但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帅,简直帅翻了,简直帅得一塌糊涂,简直帅得令我眼花缭乱。
“哈哈,弯弯!我是穹荻呀!”穹荻高兴极了,张开双臂,嘟噜起嘴巴就要扑上来跟我拥抱。我吓了一跳,生怕他满嘴的奶油涂到我脸上来,赶忙伸出手去:“还是握手吧!你好啊,朋友!”
我俩着实亲热了一番,我又将女警官介绍给了穹荻,我们便一同朝出站口走去。那穹荻一边走还一边埋怨我呢:“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吃了八块蛋糕了。”
我和女警官一齐笑起来。我对穹荻说:“其实,我早来了,刚才被她带到一边去盘问去了。哦,对了!你要注意自己的肚皮,成都的小吃很多,谨防把肚皮给撑破了!”
我们来到广场边的树荫下,坐了下来。
又是一趟列车到站了,旅客们蜂拥而出,我们赶忙站起身来,不停地观望着。过了许久,5.5.5还是没有出现,大家都有些气馁,穹荻一屁股坐了下来,满脸的迷惘:“这个5.5.5该不会坐错车吧?”那女警官却挺有耐心的,笑眯眯地劝我们沉住气,再等一趟火车看看。
一小贩挑着担子从我们跟前走过,嘴里还吆喝着:“麻辣豆花,一块钱一碗!”
穹荻凑过去问道:“什么,一块钱一碗?成都的生活这么便宜?来,给我舀三碗,我们一人一碗。”
我从来不吃这种小吃,怕不卫生,我的肠胃不是很好,乱吃东西会跑肚子的。还有,我老婆也不准我在外边吃街边小吃的。女警官也不敢吃,她们有着十分严密的组织纪律,即使着便装,也绝不允许蹲在路边吃东西,若被人发现举报了,肯定会关禁闭写检查的。可怜这些漂亮的女警官,一方面要保持自己窈窕的身材,一方面又要维护警官的尊严,只得虐待自己的那张嘴巴了。
只有穹荻没有顾忌,“呼拉呼拉”地吃着那三碗豆花,吃得满脑袋都是汗珠,嘴巴腮帮子下巴上都糊满了红红的辣椒。我看着有些难受,心里觉着他有点辱没了“帅哥”这个光荣称号。人家女孩子为了自己苗条的身材,一般都不肯多吃东西,宁愿肚子“咕咕”乱叫也不肯乱吃东西,你这可好,帅哥的模样才保持了十分钟,就变得有点像巴西的那个民族英雄“七把叉”了。我想说他几句,但又抹不开面子,毕竟我们都是客栈上的哥们弟兄,更何况今天是首次见面呢。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穹荻已经将那三碗豆花消灭了,他把那些泡沫碗重叠起来,扔进一旁的垃圾筒里,往回走时,一边用手掌抚摸着肚皮一边说:“嘿嘿,还没有吃饱呢!”
八块蛋糕加三碗豆花还没有吃饱?我着实吓了一跳。身旁的女警官冲我一伸舌头:“你们客栈上的朋友真不简单哪!我好喜欢他哟!”
穹荻递了一支烟给我,我正低头点烟呢,却听见他压低声音对我说:“5.5.5来了!”
我抬头四处打量,仍不得其解,茫然问道:“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呢?”
穹荻指着前边一个蹲在地上系鞋带的人说道:“那就是了。”
我又仔细看了看,问穹荻:“你跟他见过面吗?或是看过他的照片?”
“没有哇。”穹荻十分肯定地说道。“我在一个人客栈上看见过他头像下边的那张图片,蹲在地上象个青蛙。如果你用鼠标点击那个青蛙,他还会‘呱呱呱’地叫上几声呢。你看前边那个人蹲在那里像不像青蛙?咳!咳!他还站起来了咳!站起来是帅哥,蹲下去是个青蛙。不是他是谁?”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又问穹荻:“真的?那我用鼠标去点击他头像下边的那张图片的时候,他咋个不‘呱呱呱’地叫呢?”
穹荻说:“那是你的声卡程序没有弄好,重新设置一下就可以了。”
“哦!”我赶忙点头。看来,我们客栈上除了我以外,个个都是电脑高手。
那人立起身来朝我们这边走,我突然觉着心跳加快,手上脚上太阳穴上屁股上的动脉血管都在突突乱跳。我竟然有些心慌了。第六感觉告诉我;眼前这个站起来是帅哥、蹲下去是青蛙的人就是我们客栈上的哥们5.5.5。我身旁的那个女警官也有些激动了。刚才她见到穹荻的时候,就扎扎实实的激动了一回。前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她就猛然见到了两位帅哥,她怎么能不激动呢。她“啊”地一声软下了身子,朝**过来。我吓坏了,赶紧扶稳她,跟穹荻说道:“你先照顾好她,我上前去迎接5.5.5。这几天,葱妹在成都开那个什么宇宙银河文学研讨会,万一突然撞见了,看见一个MM倒在我身上,还不跟我急?”
我满面春风迎上前去,大声说道:“我爷爷我父亲及我,皆弯弯也……”
“呱呱呱呱……”果然是5.5.5。我在广场中央跟5.5.5抱在一起了,穹荻也在广场边上跟女警官抱在一起了。他俩缠绵上了。

我们走进一家茶坊坐了下来,情绪这才平静了一些。我跟5.5.5聊着,穹荻跟女警官聊着,在幽幽的浅蓝色灯光的照映下,气氛显得格外友好亲切。
“5.5.5,我觉得你特别帅。”我由衷的感叹道,接着又说;“但你为什么喜欢蹲在地上呢,那样子好像一只青蛙哦。”
“嘿嘿!”5.5.5递给我一支香烟,点上后呼出一口气,说:“一般我都站着,你瞧见了,我站着的姿势还是挺不错的嘛。‘站如松,卧如弓,坐如钟,行如风’嘛!”
“但是,你蹲着的时候却像青蛙呀!”
“有时累了,或是心情不好,就蹲下‘呱呱’两声,解乏,心情也就会好些!”
“哦,原来是这样……我累了就不蹲下叫唤,我就坐在那里喝茶,我们四川人都喜欢喝茶呢。”
……
茶桌的另一边,女警官再也不是女警官了,其模样比我们客栈上的那些MM还要MM。她用双手握在一起支撑着腮帮子,脑袋歪歪,两眼水汪汪的直瞪着穹荻:“我好喜欢你哦!我好崇拜你哦!你写的那些古诗,时不时撞击着我的心扉,时不时让我热泪长淌。”
穹荻摆了摆手,说:“别这样说。我们客栈上除开弯弯,个个都是写作高手呢!”
“我最爱读你写的‘无题四首’、‘无题九首’,只要一失眠就读你的那些‘无题’。真的,你的那些‘无题’比安眠药还管用呢。”
“怎么,你还失眠?”穹荻关切地问道。
“是嘛!”那MM红着脸扭了扭腰肢。“人家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也应该有心事,也应该失眠了嘛!”
“咦——”别看这穹荻是个奇帅无比的帅哥,但在这方面却傻头傻脑的不得要领。
“你啥时候写一篇‘无题一百单八首’来,让人家以后失眠的时候好拜读嘛!最好不要在客栈上发表,直接发到我的伊妹儿里边就可以了。我的伊妹儿是[email protected]啊!”那MM的脸更红了,慢慢地就朝穹荻那边靠了过去。不料,穹荻突然站了起来,问道:“你们成都的麻婆豆腐店在什么地方?我想去尝尝。”
我和5.5.5一齐大笑起来。那MM是个理想主义者,穹荻却是个现实主义者。
--  作者:弯弯
--  发布时间:2002-11-1 23:11:36

--  
刚写到这里,游戏就结束了,所以没有继续往下写。
呵呵,这次就放过穹荻了。下次,一定让他胀死在成都哦!
嘿嘿!瞎编的,让大家见笑了!
--  作者:5.5.5.
--  发布时间:2002-11-1 23:35:37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挺有意思的,强烈要求连载————
--  作者:我为何来
--  发布时间:2002-11-2 0:31:59

--  
呵,有趣~
--  作者:采莲女
--  发布时间:2002-11-2 9:06:28

--  
和和。。。
穹大侠怎的不见影子了咯?
--  作者:江月
--  发布时间:2002-11-2 16:18:36

--  
支持555的要求,强烈要求连载~~~~~~
--  作者:弯弯
--  发布时间:2002-11-2 20:46:14

--  
谢谢朋友们的关心和鼓励,我有时间就继续写下去。
--  作者:灰姑娘
--  发布时间:2002-11-4 11:19:54

--  
忠 实观众,呵呵
--  作者:白勺
--  发布时间:2002-11-4 11:21:00

--  
快点啦,吊人胃口
--  作者:欢乐书生
--  发布时间:2002-11-7 17:21:06

--  
这样的MM,咱客栈还没有哦
--  作者:独自精彩
--  发布时间:2002-11-7 20:11:20

--  
上次看到这贴,觉得太长就没细看
这次见有这么多人回贴,心想一定挺好看的
就仔细地读了起来
确实有趣啊
有件事想问一下
那位穹荻是不是真的这么能吃啊?
佩服之极呢
呵呵呵
--  作者:凝幽
--  发布时间:2002-11-9 9:11:41

--  
哈哈哈哈。。。
--  作者:弯弯
--  发布时间:2002-11-9 15:03:01

--  
呵呵,独自精彩,这是瞎编的。
只要穹荻不气炸肺,我就放心了!
--  作者:独自精彩
--  发布时间:2002-11-10 8:30:04

--  
啊?
编的?
真是可惜啊
我本平还想请教他一下
怎么才能吃这么多却吃不撑
哎~~~~~~~~~~~~~~
--  作者:炎樱舞焰
--  发布时间:2002-11-12 22:22:56

--  
呵呵。。。终于注册进来了。。。。
:)
写的好好。。。我好喜欢的。。。嘻嘻。。向你们看齐